移民

|共215篇|

派錢予非永久居民?1996 年美國的福利大辯論

6 月 13 日,香港政府宣佈修訂領取消費券資格,容許「有條件成永久居民」者領取半額消費券,同時「有意圖永久離港者」則不合資格領取,引發網民熱烈討論。其實福利政策應否涵蓋非公民,是一個公共行政學討論已久的問題。1996 年美國亦曾進行過一場福利大辯論,當年改革大大削減非公民權利,影響深遠。

埼玉縣川口市 —— 為何最多外國人聚居?

與東京僅一河之隔的埼玉縣川口市,15 年來吸引各方遊子以此為家,現為日本最多外國人聚居之地。從最初壯大的中國及韓國圈子,到如今越南、泰國、菲律賓餐廳百花齊放,不少庫爾德人亦在附近生活。全國放送協會(NHK)早前實地採訪,探討這些異鄉人在此紛亂世代,選擇於同一座城落地生根的原因。

陶傑:移民英國,其實沒有離開過香港?

移居倫敦比較適合可以 online 工作、work from home 的香港人,亦即身體上已經移居英國,意識中和精神上完全可以仍然留在香港。這方面不存在是否「圍爐取暖」的問題,因為整個倫敦既然是一個大熔爐,就沒有圍爐的小冷灶 —— 即使 Ealing 和 Colindale,近兩年香港人聚居,打麻雀約腳,半小時內可以到齊人。

迷失在多重宇宙:外地人的香港印象

在宿舍附近,有一家新鮮蔬果檔,檔主是阿爾巴尼亞人。檔攤的蔬果比超市還要便宜得多,我每幾天就幫襯一次。初時,檔主都很熱情的跟我說一些我聽不明白的普通話,而我通常都沒有回應。有一次,我終究忍不住澄清其實我的母語不是普通話,他很驚訝問我不是中國來的嗎,我回應是香港,他好像恍然大悟,跟我說了一聲:「Konnichiwa(こんにちは)」。這種哭笑不得的情況,經常都發生。

告別大愛包容?更少美國人願意捐款予移民權益組織

近年,西方主流媒體吹起大愛包容之風,主張種族共融平等。在美國,美墨邊界圍牆,以及來自拉丁美洲的無證移民問題就屢屢在政壇掀起爭議。不過,美國人對移民的微妙取態,或可從金錢反映出來。馬里蘭大學和華盛頓大學公共行政學者進行的一項調查就指出,更少美國人願意捐款予移民權益組織,特別是聲援無證移民的機構。

紳士大哥:移民外國如何由二等公民進化成一等公民?

某些人口中的「二等公民」,說來說去,不就是「因為無錢所以要做下欄工作」。說著這些話的,包括身上早拿了別國護照的既得利益族群,或是沉迷於民族主義但經濟條件差得沒選擇餘地的守舊者。這些人所認識的「生活」,就是在每一件事都標上價錢牌,生命就只剩下單純的金錢數字。

商場裡的異鄉空間:倫敦的移民博物館

就算在英國生活了很長時間,移民的人也經常處於夾在中間的狀態,既不能完全遺忘他們的過去,又不能完全去了解和融入當地的文化,但從這次的博物館經歷,我知道海外香港人故事,原來在世界移民史中佔了重要的一頁,而我們每天在異地上演的片段,原來可以跨越時間和地域的維度,和無數的人連結在一起。

王鷗行:得獎香港詩人的英詩寫作啟蒙者

來自香港的 19 歲劍橋大學學生葉晉瑋(Eric Yip),憑藉詩作 Fricatives 奪得英國國家詩詞比賽(National Poetry Competition)冠軍,為史上最年輕得獎者,廣受港人關注。他在訪問提到,創作受美籍越南裔詩人王鷗行(Ocean Vuong)經歷啟迪,究竟王鷗行是何許人?他又如何鼓勵葉晉瑋在內的非英語母語作家?

日本災難時,被遺忘的一群

3 月 16 日,日本再一次遭遇強烈地震,至少 4 人死亡,逾 200 萬戶電力中斷。日本處於活躍地震帶,土生土長的民眾普遍都有應對災難的知識,可是由於出生率持續偏低,當地陸續吸納更多移民和外籍工人。名古屋大學三位學者就在「東亞論壇」共同撰寫評論,呼籲政府要加強外籍居民的應對災難的能力。

【烏克蘭戰爭】俄羅斯人也出走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局勢受舉世關注。俄國國內不缺乏支持或反戰之聲,除此之外,當地獨立民意調查機構列瓦達中心早在俄國揮軍烏克蘭前曾指出,開戰令俄羅斯人深感恐懼。如今戰爭已成事實,加上戒嚴的傳言、國內經濟受西方孤立影響,一些害怕留下的俄羅斯人,就選擇出走。

海外烏克蘭人,如何捍衛民族認同和國家主權

面對極權來襲,有人選擇身土不二,留守故鄉,也有人選擇離鄉別井,呼吸自由的空氣,這兩類人都可以發揮各自角色。過去一個多世紀,由沙俄到蘇聯,烏克蘭人長期被打壓,很多人因而流亡海外,到今天烏克蘭再被俄國入侵,這班海外烏克蘭人就繼續捍衛民族認同和祖國的國家主權。

疫後部署:澳洲準備增加接收移民至 19 萬?

到了 2022 年 2 月,有些地區不惜暫停部分經濟活動,不理外商反對也要堅持清零;同時,不少國家調整抗疫策略,準備與病毒共存,甚至進一步放寬移民政策,吸納人才為疫後經濟重建鋪路。澳洲過去一直是港人熱門的移民勝地,但在疫情期間,該國實施非常嚴格的入境限制,到今年 2 月才放寬予接種疫苗者入境。該國大部分經濟學家都呼籲澳洲政府進一步接收更多移民。

茶里:港仔搬來台灣後的日常娛樂

先不說騎車到哪裡玩,光是「騎車」本身就已經是一種娛樂。第一次感受到騎車那速度感後我就上了癮,然後專挑一些路又大又直的地方極速狂飆(利申:都是在法定的車速之下),那種迎風奔馳的舒爽感覺讓人一掃悶氣。就這樣偶爾騎到山上看風景、閒時騎到海邊看夕陽,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