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

|共5篇|

李明熙、Kimberlogic:訪佩里托莫雷諾冰川 近觀菲茨羅伊峰

阿根廷南部的埃爾卡拉法特(El Calafate),地理位置比紐西蘭更南,雖是 12 月南半球的夏天,這裡只得幾度,我們從三十多度的伊瓜蘇瀑布飛來,生理心理都需要時間去調整。來埃爾卡拉法特有兩個目的:第一是到 El Chaltén 登山,近看 Patagonia 最多人認識的 Mount Fitz Roy;第二是到訪佩里托莫雷諾冰川(Glaciar Perito Moreno)。

為何地球最後的雪會是一片紅

每年春天,全球大部分高山霜雪不免色變一場,皚皚白雪上泛出淡淡西瓜紅。2,000 多年來自亞里士多德發現起,一直叫科學家費解。其實,「雪下」元兇是單細胞綠藻。它們類近海藻,卻居於霜雪。冬天蟄伏於積雪中,春天才覺醒,透過融雪浮面,不斷分裂並進行光合作用,在過程中逐漸染紅白雪。西瓜雪驟看淒美浪漫,但對岌岌可危的冰川而言,原來也暗藏殺機。

氣候變化的河川襲奪:正釀生態大災難

不相信氣候變化的人指氣候變化純屬人為捏造,而現實中大自然則不斷拿出「證據」來:地質學家 Dan Shugar 去年與研究團隊到實地監察加國冰川後退的情況時,不幸見證位於育空區依靠融冰水供水的 Slims 河,因冰川後退導致水流改道,昔日近 150 米闊的河道消失,而這「99.5% 都是人為氣候變化的錯」。

不丹:負排放的絕望真相

繼全國幸福指數後,不丹再創「壯舉」:不丹平均每年釋出 150 萬噸二氧化碳,國內森林則吸走 600 萬噸,成為世上首個「負排放」國家。不丹又致力發展再生能源,大推環保政策,目標於 2020 年達致零排放。綠色藍圖背後,卻隱藏著不光彩的事實:過分依賴水力發電,導致不丹負債比率過高;水壩建設耗費甚巨,人力及環境成本又大;加上全球暖化威脅國內水源,不丹環保政策能否持續,前景不容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