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化

|共104篇|

海上耕種,或成糧食危機救星?

根據 2015 年一個研究,由於土壤侵蝕,在過往 40 年,世界整整失去了 3 分 1 可耕土地。海平面因氣候變化上升,本用以灌溉農地的河流與地下水源被鹽入侵;根據 2014 年數字,每年因此損失之農作物估計價值 273 億美元。隨著氣候變遷加劇,這個數字相信只會一直上升。若無法逆轉大勢,改為在海水上種田或引進鹹水植物,又是否可行?

武肺危機,將重擊對抗氣候變化工作?

今次武漢肺炎危機,嚴重打擊各國的經濟和文娛活動,企業停業、各大體育聯賽停辦、電影上畫延期,連談情說愛都很難。唯一好消息是,武肺危機一度令中國工廠停工,專家預計今年溫室氣體排放會減少,「紐約時報」專題報道也認為,減少社交接觸,變相可以對抗氣候變化。可是,麻省理工學院旗下的「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卻認為,武肺危機只會重擊多年來的反氣候變化運動。

【澳洲山火】遠古樹種滅絕危機

澳洲山火蔓延多月,嚴重威脅當地生態,其中本已瀕危的古樹種夜冠橡樹(Eidothea hardeniana)亦受大火波及,存活更形嚴峻。夜冠橡樹溯源自上億年前的岡瓦那大陸,經受過大陸分離、冰河時期和殞石滅世,卻未必挨得過現代的環境挑戰。有專家表示,夜冠橡樹蘊含極多樣化的遺傳基因,其演化已經不起一棵半棵損失,遑論樹種滅絕。

兩個颱風,讓蝗蟲由東非進軍南亞?

自東非非洲之角 (Horn of Africa)地區而來的蝗災,已橫掃巴基斯坦,劍指印度,至今約 30 個國家的農作物遭蝗蟲破壞。據報是次蝗災的嚴重程度,是非洲之角數十年來之首。小小蝗蟲之所以影響東非 7 個國家,罪魁禍首可能又是氣候變化 —— 人類活動干擾海洋環流模式,引發連串異常事件。

植樹的政治

氣候變化日益加劇生態危機,應對方式依國而別,其中植樹可能是最常見的做法:聯合國著手在亞非籌劃 50 萬公頃城市森林;非洲多國聯手種建 8,000 公里「綠牆」;巴基斯坦「樹海」計劃承諾 5 年內種 100 億棵樹,印度則是 2017 年一次造林活動半日內就植下 6,600 萬棵;緬甸用無人機植林;中國聲稱造林計劃「綠色長城」40 年內植樹量超過 660 億;等等。植林可能普遍,但並非毫無爭議。不少論者指出,此類環保政策有時成效有限,有時更具政治目的。

成年人何以忌諱為氣候罷課者?

有年輕人為要求國際採取行動應對氣候變遷,在 9 月發起為期一星期的罷課活動,全球超過 760 萬人參與。然而,新生代保護地球的使命感,卻遭不曾盡力限制全球碳排放的成年人非議,甚至群起批評攻擊。英國巴斯大學心理治療師 Caroline Hickman 就撰文解釋,成年人對學生為氣候罷課感到不耐的原因。

李衍蒨:被冰封的南極探險家們

在 Scott 及同伴們去世的一世紀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這個由搜救隊伍所建立的墳墓開始慢慢移動!因為氣候變化的關係,墳墓底下的大冰架不停融化再結冰。換句話說,按照考察隊的研究,Scott 等人的墳墓、屍體等一共移動了 39 英哩,而移動亦沒有停下來的跡象。時至今天,再沒有人知道墳墓的確實位置。

【亞馬遜大火】科學解救亞馬遜?

亞馬遜大火愈燒愈旺,今年目前已錄得 9 萬宗活躍山火,數量之多是近十年之最。有專家估計,地球巨肺復原需時或數以百年計;一旦 4 成植被範圍消失,亞馬遜雨林系統將一去不返,並會逐步旱化成草原。不少媒體已指出亞馬遜火災的政治性質,而在開發雨林計劃獲巴西總統博索納羅背書之下,8 月份森林削減率按年高出兩倍有多。要調解這場政治-生態危機,或者可以借助經濟-科學手段。

應付氣候暖化的敵人 —— 民主中的世代之爭?

作為「地球之肺」,亞馬遜森林大火影響的可不止巴西、南美的氣候環境,更影響全球溫室氣體排放。氣候變化一直是不同國家共同關心的議題,然而,何以多年來問題始終難解?劍橋大學政治學教授、「民主會怎麼結束」作者大衛.朗西曼(David Runciman),於雜誌「外交政策」撰文,指就民主國家而言,氣候政治往往囿於年輕與年長選民間的角力。

保護環境,由「合成生物學」發展起?

要光復日益敗壞的自然環境,使地球成為真正宜居的家,科學家兄弟爬山固然是重要,假如能促進跨領域合作,結合生物學、工程學和環境學知識,或能挽狂瀾於既倒。「合成生物學」是一門新的跨學科領域,在生物學中應用工程原理,透過規模設計、編寫或修改微生物的基因組和細胞中的酶等,以執行新功能。環境作家 Renee Cho 在哥倫比亞大學環境新聞網站「地球狀況」,列舉了一些合成生物學為最棘手的環境問題,所提供的潛在解決方案。

太平洋島國陸沉,移民是唯一出路?

從地圖遠觀太平洋,可能只見一片藍,但太平洋島嶼數目實際多達 25,000 個,即便在一般地圖上看不見,太平洋島民依然存在。不過在氣候變化下,太平洋不少島國正面臨海平面上升的淹沒威脅。人們可以怎樣拯救他們,避免從地圖上消失的一日真正來臨?4 名來自英美的學者,就以島國基里巴斯為例,撰文呼籲國際伸出援手。

全球氣溫上升 1.5 °C,中國每年死亡人數增加 3 萬

歐洲熱浪肆虐,與全球氣候變化脫不了關係。遠在中國,全球氣溫上升的趨勢,亦足以危及無數性命。南京信息工程大學研究災害風險評估及氣候變化影響的副教授王艷君,早前於全球權威科學期刊 Nature 發表研究表示,假如全球氣溫從 19 世紀末工業化時的水平,上升 1.5 至 2°C,中國每年因此死亡的人數估計將增加 3 萬。

熱浪席捲:歐洲人要冷氣嗎?

「冷氣是偉大的發明」並非戲言,而是出自新加坡國父李光耀之口。相比星洲,歐洲氣候雖非長夏,可是近年熱浪侵襲,亦令人喘不過氣。上週四,巴黎氣溫更錄得 7 月有紀錄以來最高的 42.6℃。一直以來,多有報道指歐洲人到海灘或噴水池消暑,但在極度高溫的今年,終於有歐洲人想到冷氣。

綠色和平:成首名登上洛子峰的港人 黃偉建吶喊「氣候告急」

受氣候變化衝擊的不僅是雪山環境,更是阿建的心坎。「以前上山沒想太多,在山頂看看美景便回程,但親身體驗過這樣嚴峻的情況後,希望將我的所見所聞帶回香港,讓港人都知道全球升溫帶來的危機已迫在眉睫,且不單影響攀山者,更是全人類的存亡。」阿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