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污染

|共31篇|

極端天氣,導致企業市值下降?

人類活動造成全球暖化並導致極端氣候一早不是新聞,而商界、政府遲遲不行動的原因之一,往往是不希望經濟因環保減排措施而受損害。但是否只要商界不理氣候,氣候就不會影響商界?來自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會計學教授 Paul Griffin 認為,企業嚴重低估極端氣候危機帶來的經濟損失,而他的研究亦證明了他的觀點:酷熱天氣會影響企業市場價值。

綠色和平:傷十一 —— 過度消費之下的地球悲歌

自速食時裝及網購熱潮興起,大大刺激了人們的購物意欲,人們囤積的鞋、袋、配件遠遠超過實際所需。根據阿里巴巴去年「雙十一購物節」的商品出口量顯示,香港是境外地區的首位,可見港人熱衷於網購、掃平貨。但我們每次網購一件速食時裝或貨品時,其實都在間接地破壞生態系統,禍害更長達千年。

讓小蜜蜂告訴你大城市的整潔度

世界各國正全速城市化,聯合國估計 2050 年之前,全世界會有 3 分之 2 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地方。城市化帶來的污染,向來是人們關注的議題,但用傳統的方法收集土壤或空氣樣本去分析和監察污染物,則成本高且費時。來自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者 Kate Smith、Diane Hanano 和 Dominique Weis 就共同撰文,建議從看似微不足道的蜜蜂著手。

最被忽視的污染:動物糞便

人類絕大部肉食均來自畜牧業,要餵飽數十億張飢餓的口,自然要有龐大的畜牧業支撐。不過,畜牧除為人產出肉食,亦產出大量動物糞便。健康與科學記者 David Cox 於「衛報」撰文,稱每年牲畜產生數十億公噸的排泄物,已開始毒害自然界

綠色和平:政府小修小補空氣質素指標 罔顧公眾健康

香港的空氣看似不俗,惟一切其實只屬假象。「香港空氣質素指標」是法定標準,政府有責任確保各種空氣污染物的濃度達標。但原來即使達標,也不等於香港人正呼吸清新的空氣。因為政府退而求其次,現時最嚴謹的準則乃世衞指引,而香港政府對於部分空氣污染物卻採取較低水平的標準。本地法例規定政府須每隔 5 年檢討空氣質素指標,今年正值檢討年,政府應把握機會為著市民健康,提升香港空氣質素至國際水平。

綠色和平:走塑實錄 —— 走塑達人、食堂與社區

灣仔一間咖啡店甚至推出自備杯 10 元優惠,店長曾在不同的咖啡店工作,試過提供 2 元、3 元的優惠,但覺得反應不算大。因此,為了改變顧客的消費行為,她決定一口氣將優惠提升至 10 元,而且這提議更得到老闆的支持和響應。結果優惠推出至今,幾乎 9 成顧客都自備杯,成效斐然。

每一次洗衣,也在污染海洋?

提到流入海洋的塑膠廢料,膠樽可能是最深植人心的代表。但一些細小得肉眼難以察覺的微塑膠,更是無孔不入地影響海洋生態。在美國,一位滑浪風帆教練 Rachael Miller 便研發一件名為 Cora Ball 的洗衣球產品。在微粒隨洗衣水流出海洋,成為污染物前,先堵在洗衣機內。

綠色和平:勇士到訪,彩虹詠香江

香港,本已恍如日不落之地,拜「幻彩詠香江」所賜,夜色更炫亮 ;光影反照在維多利亞港的海面上,城市的晝夜難分難解。然而,幻彩再動人,也動不了香港水域的塑膠垃圾;比起天空的輝煌,海洋的繁雜似乎更超我們的想像 —— 海洋吞下的是香港每天 2,183 公噸的塑膠垃圾,海岸處處皆飲管、膠杯、發泡膠盒,還有全球每年多達 1,270 萬噸的塑膠垃圾。至於大海吞不下的,就由超過 170 種海洋生物來承受。海洋塑膠污染危機,可能比想像來得更嚴峻。要真正了解問題,唯有實地研究。全因這個目的,綠色和平彩虹勇士號特意在 12 月由地中海遠航而來。

她寫下環保預言書,換來被抹黑的人生

上世紀 50 年代,生物學家卡森收到麻省一位朋友的來信,信中指自從州政府半年前滅蚊後,區內再聽不到鳥鳴。數年後,英國農村雀鳥大量死亡,皇家保護鳥類協會(Royal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Birds)接獲全國 6,000 多宗死鳥報告,數字比前幾年暴增。多年來,美國報道亦指出包括禿鷹在內的鳥類數量急劇下降。卡森當時出版「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道出真相,卻因此換來被人身攻擊、抹黑的一生。

為何地球最後的雪會是一片紅

每年春天,全球大部分高山霜雪不免色變一場,皚皚白雪上泛出淡淡西瓜紅。2,000 多年來自亞里士多德發現起,一直叫科學家費解。其實,「雪下」元兇是單細胞綠藻。它們類近海藻,卻居於霜雪。冬天蟄伏於積雪中,春天才覺醒,透過融雪浮面,不斷分裂並進行光合作用,在過程中逐漸染紅白雪。西瓜雪驟看淒美浪漫,但對岌岌可危的冰川而言,原來也暗藏殺機。

只花 13 年便生產有史以來一半的膠

2014 年國家地理雜誌報道過一種學名為「膠礫岩」的另類岩石,在夏威夷的海難發現,由高溫融化後的塑膠垃圾,與沙、玄武岩碎屑、木頭及其他碎屑混合而成,看起來就如垃圾。有份發現此種新岩石的沉積岩石學者 Patricia Corcoran 表示,這種岩石或許是標誌人類文明開始大規模使用及丟棄塑膠的里程碑。

中國成海洋廢膠最大出口國

中國的急速發展除了使其成為「經濟大國」,更淪為「污染大國」。在缺乏保護措施及嚴格執法下,中國的污染不只影響國內環境,更波及屬於全球的海洋生態。根據調查,每年有約 115 萬至 241 萬噸廢膠掉進河流繼而流入大海,殺害海洋生物;環保組織亦指出,有近 9 成廢膠來自亞洲國家,當中近 7 成由中國河流「出口」到海洋。

中國污染最棘手的不是空氣,是泥土

噁心的東江水,灰黑的霧霾——於港人印象中,中國的水源和空氣與「潔淨」二字扯不上任何關係,但原來,在中國自然生態中,污染問題最嚴重的非水源,也非空氣,而是泥土。「經濟學人」專題報道,中國至少有 16% 土地受到污染,其中不少還是農地,這些農地會長出含有毒素的作物;由於政府缺乏監管,有毒食物現正遍佈中國,損害人民健康。

最需要保護的物種

當世界步入第六度物種大滅絕(The Sixth Extinction),生態多樣性亦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不過對於物種保育,大眾往往只知愈多愈好。「自然」科學期刊近日一篇研究調查全球 1 萬多種物種保育狀況,提出除了數目,當局更應考慮該物種在演化軌跡上的獨特性,按此加強部分地區與物種的保育,便能大幅增加生態多樣性。生物學研究中,有些動物確實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有機環保大使:食膠袋的蠟蟲

21 世紀是膠世紀:單在 2014 年,全球出產 3 億噸塑膠,數量預期 20 年內加倍,其中有四成來自聚乙烯(polyethylene),亦即製造膠袋的主要物料。由於分解期可長達百年,膠袋氾濫嚴重危及海陸生態,已成環保關鍵議題。要解決白色污染,科學家發現或可借助一種食膠袋的生物:蠟蟲。

你不為意的污染源 —— 人字拖

過去,人字拖是平民恩物,愛其廉價又輕便,兩趾一夾就能出門。近年,人字拖更是時尚配搭,鮮艷沉色都好襯衫。於是懶人也好,潮人也罷,誰都有對(甚至幾對)人字拖。但買的人多了,丟的鞋也多了。每年有數以噸計的人字拖,被直接掉進汪洋大海,流落他鄉彼岸,加劇生態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