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

|共153篇|

達文西是當年的環境保護主義者?

博學全才達文西的筆記本中,人像以外,還有不少大自然、植物及動物插圖。若非與當地生態有緊密聯繫,恐怕畫不出這些細膩的畫作。適逢達文西逝世 500 週年,各界學者開始重新審視達文西與現代的關係。在人人講求環保的年代,學術媒體 Conversation 就專文淺析,他與自然界如此深入接觸,可否稱得上是當時的環保主義者?

廉航大行其道,通宵火車有何意義?

隨著廉航興起,加上速度愈來愈快的鐵路列車出現,現今似乎已沒必要通宵坐數小時火車了。正當夜行火車踏入被淘汰的邊緣時,瑞典政府卻指火車是低成本又環保的旅行交通工具,仍有重大價值。為減少全球運輸所帶來的大量碳足跡,瑞典計劃重振通宵火車。

綠色和平:走塑實錄 —— 走塑達人、食堂與社區

灣仔一間咖啡店甚至推出自備杯 10 元優惠,店長曾在不同的咖啡店工作,試過提供 2 元、3 元的優惠,但覺得反應不算大。因此,為了改變顧客的消費行為,她決定一口氣將優惠提升至 10 元,而且這提議更得到老闆的支持和響應。結果優惠推出至今,幾乎 9 成顧客都自備杯,成效斐然。

狼的恩人:軍事基地成庇護所

自從 2001 年再度發現狼崽,德國隨即成立了專門監控野狼的研究院 LUPUS,專家 Ilka Reinhardt 稱,鑑於德國的公路和人口密集程度,野生棲息地之零碎分佈,有關數字實在令人欣慰,可見狼群有高度的適應力:狼群並不需要完全野生的環境,在接近人類生活空間的地方,只要有足夠的獵物和安全的棲息地,便能繁衍。

巴西雞翼我鍾意食,運輸業如何減排?

經濟全球化,各地有不同的生產優勢,商品的供應鏈遍佈全球,是不爭的事實。除了被拿作「soundbite」的「巴西雞翼」,林超英的苦心婆心,在於提醒大家減少浪費、注意購買耐用及可重用物品。消費者或有一定責任履行低碳生活,不過運輸業本身,其實也有減排空間。

日本創新:如何減少成人紙尿片

如果日本能夠研發出更好的成人紙尿片,還可能進一步開拓海外市場,因為老齡化在多個國家已是大勢所趨,市場調查公司 Euromonitor 的調查預測,美國的成人尿片銷量在 2015 至 2020 年間,將有48%的增長,相較之下,嬰兒尿片的增長只有 2.6%。

Moyashi:飲管戰爭

一間餐廳打著「減少塑膠」的旗號,不再提供飲管,而非改用其他材料的代用品,那只不過是利用「環保」的光環去節省成本,沒有解決存在的問題。小餐廳或者仍可用資金不足之類的理由推搪,但麥當勞之流的跨國財團,實在責無旁貸。飲管戰爭,是企業沒有負上應有的責任,反而將顧客推上道德抉擇的位置上。

支持環保,飲植物奶?

純素飲食正在全球各國持續增長,而其中一個備受關注的新潮流,莫過於以燕麥奶、豆奶、杏仁奶或椰子奶這些植物奶來代替牛奶。原因之一,是部分環保人士相信,植物奶在生產過程中排放的溫室氣體過傳統牛奶,能有效改善氣候變化所帶來的潛在問題。

飲管之後:海洋潔淨了多少?

一段拯救海龜的影片,令塑膠飲管頓成為眾矢之的,人人得而誅之。全球飲食業紛紛承諾,不再主動派發飲管,說要為環保出分力。但未見其利,便先見其害。殘障人士對著飲料不知如何是好,有些食客更與店員發生口角。不過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指出,爭議背後藏著更大的問題 —— 光靠走飲管,根本不足以還地球一個乾淨的海洋。

綠色和平:唐寧化身環保女神 見證走塑餐廳力量

唐寧近年致力推廣環保訊息,數年前開始更成為素食者,為地球出一分力。除了茹素,她亦身體力行走塑。她最近與綠色和平合作,走訪長沙灣的走塑食堂,更自編自導自演,一手一腳包辦剪接製作短片,向市民表達「走塑一啲都唔難」的訊息。

抹手紙大國,背後的美國人欲望

在公眾廁所如廁後洗手,總會看到有人毫不吝嗇地扯下抹手紙,只為弄乾一對手;煮食時,在砧板上切好食材,有些人也會馬上用抹手紙抹走污漬;或在打掃時,因不想清洗抹布,也會用到抹手紙。在方便為上的社會,這些可能是香港人的日常,更絕對是美國人的日常,雜誌「大西洋」形容,美國人正居住在「抹手紙之國」。

陸仙鋒:全球向發泡膠宣戰

政府部門將於明年首季「帶頭」停用飲管及發泡膠飯盒, 然而管制或禁制即棄塑膠餐具的可行措施,卻仍處於「研究」階段。但我們不能再等了,早前強颱風「山竹」帶來的「發泡膠海」,相信大家仍歷歷在目。有人在清理災後垃圾時,竟然發現 22 年前出產的快餐店發泡膠盒,不禁令人深思:究竟地球上還有多少發泡膠和塑膠製品?它們要過幾多年才能被分解?

氣候災難當前,叛國是挽救全人類的辦法?

近年國際間衝突此起彼落,世界徘徊在戰爭邊緣,與此同時,科學家接連不斷發表報告,警告不可逆轉的氣候災難將至,可挽救的時日無多。斯洛文尼亞左翼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便主張,國家利益和地球生態已是不可兼顧,假如我們還想繼續生存於地球,便必須放棄以國家為先的觀念 —— 氣候災難當前,我們是非叛國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