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

|共215篇|

哥斯達黎加:要成零碳傳奇,先從交通做起

不過,哥斯達黎加雖然自詡世界減碳實驗所,該國擁車率卻為拉美第 3 高,而且有上升趨勢。首都聖荷西市中心的繁忙時間車流量,自 2015 年來已上升逾 4 成,城市急促擴張,對交通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因應武漢肺炎疫情,當局為控制人流頒佈汽車管制令,城市空氣霎時變得清新。一旦恢復常態後,這個國家又有甚麼板斧?

【天天外賣】病毒毀掉的環保意識,如何回來?

即棄製品雖然不環保,卻是此時此刻的方便衛生之選。為怕病菌殘留物件表面,吃完外賣就丟掉膠盒及餐具、購物後丟掉膠袋、濕紙巾抹走細菌後即棄。即棄用品助人在疫情中「乾手淨腳」,但也毀掉疫情前養成的環保好習慣。更令人擔心的是,疫情過後,誰為環境「找數」?

武肺危機,將重擊對抗氣候變化工作?

今次武漢肺炎危機,嚴重打擊各國的經濟和文娛活動,企業停業、各大體育聯賽停辦、電影上畫延期,連談情說愛都很難。唯一好消息是,武肺危機一度令中國工廠停工,專家預計今年溫室氣體排放會減少,「紐約時報」專題報道也認為,減少社交接觸,變相可以對抗氣候變化。可是,麻省理工學院旗下的「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卻認為,武肺危機只會重擊多年來的反氣候變化運動。

綠色和平:保衛郊野公園 「行山抗疫不留痕」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郊野公園再次成為市民呼吸新鮮空氣的「抗疫後花園」。惟多條山徑在連續多個週末被「蹧蹋」,出現大量口罩,塑膠等垃圾。外國有環保人士提倡山野不留痕(Leave No Trace)守則,鼓勵郊遊人士尊重自然;市民在這段全城抗疫時期享用郊野公園,亦應該要做到最基本的行山禮儀 ——「行山抗疫不留痕」。

【Soul Monday】「殘花」改造計劃 ── 鮮花銀行

大家對「食物銀行」或許並不陌生,本港有不少非牟利機構收集賣相不佳、快過期或銷售不出的剩食,經分類及處理後,再分配給有需要的人士。那麼鮮花呢?你會在凋謝前將其製成乾花嗎?事實上,它們通常在婚宴、活動後便被送至堆填區。英國卻有一位女士創立「鮮花銀行」(The Flower Bank),以社企模式經營,減少浪費鮮花的機會,並送至有需要的人士手上,藉此連結社區各階層,帶來更多互動。自此「重生」的不只是花,更是區內的某些人士。

在家工作不利環境?

這陣子為避開病毒,不少打工仔暫時不通勤上班,改為在家工作。在疫症的推波助瀾下,令人再次思考遙距工作是否可成為未來主流工作模式,而減少辦公室恒常「燈油火蠟」、冷氣長開的能源消耗,不用乘車駕車上下班,似乎也對環境較友善,但英國廣播公司(BBC)專文卻指出,在家工作的碳排放量,不知不覺間會比在辦公室更高。

不禁止野生動物買賣,將有下一場疫症

人類總是犯同樣錯誤。由冠狀病毒引起的傳染病,像非典型肺炎(SARS)由食用果子狸而起;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的出現始於中東駱駝,是次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則懷疑源頭來自武漢出售野生動物的街市。據「紐約時報」報道,從過往致命經驗,環保人士學到的公共衛生教訓是:若要預防來自動物的流行病,就必須停止全球野生動物貿易。

作為鼓勵,附加費比折扣更有效?

日常生活中我們可看見不同的小額鼓勵措施,例如自攜咖啡杯買咖啡能夠得到幾元優惠;在零售店取用購物膠袋需要付出一蚊幾毫的膠袋徵費。這些日常鼓勵措施通常以「折扣」或「附加費」兩種形式出現,一般出於簡單的經濟原因。早前「哈佛商業評論」有文章指出,研究發現這些措施背後,有財務以外的因素影響我們的行為。

搶不到廁紙,何不用「廁巾」?

疫情肆虐下,全港不單一「罩」難求,近日更因網傳供應商停產,出現一陣廁紙搶購潮,超市內的紙巾被一掃而空。儘管供應商屢次表示貨源正常,仍無法平息市民心中的焦慮 —— 買不到廁紙,如廁要怎辦?近日「衛報」正好有文章推介讀者摒棄廁紙,轉用可重複使用的廁巾。此法聽來不但環保,又可消除「缺紙」之憂。但實際用來,真的衛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