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

|共91篇|

全球氣溫上升 1.5 °C,中國每年死亡人數增加 3 萬

歐洲熱浪肆虐,與全球氣候變化脫不了關係。遠在中國,全球氣溫上升的趨勢,亦足以危及無數性命。南京信息工程大學研究災害風險評估及氣候變化影響的副教授王艷君,早前於全球權威科學期刊 Nature 發表研究表示,假如全球氣溫從 19 世紀末工業化時的水平,上升 1.5 至 2°C,中國每年因此死亡的人數估計將增加 3 萬。

氣候暖化,孟加拉人不再養雞改養鴨

雞肉在亞洲國家一直廣受歡迎,但最近孟加拉出現新趨勢,人們紛紛「棄雞轉鴨」,令鴨肉成為當地的美食佳餚。住在北部農業地區的 Shopna Akter,本與丈夫飼養雞隻和種植稻米為生,但因氣候變暖,河流氾濫頻繁,淹沒耕作和禽畜,導致收入大跌,二人不得不另尋對策。雜誌「大西洋」採訪他們,探討當地居民面對溫室效應作出的改變。

綠色和平:成首名登上洛子峰的港人 黃偉建吶喊「氣候告急」

受氣候變化衝擊的不僅是雪山環境,更是阿建的心坎。「以前上山沒想太多,在山頂看看美景便回程,但親身體驗過這樣嚴峻的情況後,希望將我的所見所聞帶回香港,讓港人都知道全球升溫帶來的危機已迫在眉睫,且不單影響攀山者,更是全人類的存亡。」阿建說。

最被忽視的污染:動物糞便

人類絕大部肉食均來自畜牧業,要餵飽數十億張飢餓的口,自然要有龐大的畜牧業支撐。不過,畜牧除為人產出肉食,亦產出大量動物糞便。健康與科學記者 David Cox 於「衛報」撰文,稱每年牲畜產生數十億公噸的排泄物,已開始毒害自然界

人類文明終結時,就在明天以後?

歷史學家 Arnold Toynbee 說過:「偉大的文明並非遭人謀殺。相反,它們都是自取滅亡。」英國劍橋大學存在風險研究中心的 Luke Kemp 鑑古知今,研讀歷史文明的「死因」,掌握現代文明的「隱疾」,避免重蹈覆轍。但當他進行研究,試圖找出促成文明崩塌的力量,從中看到一些趨勢,在當下已經隱約可見。換言之,人類或已走在文明衰亡的路上。

海溫上升,連魚也透不過氣來?

人需要氧氣才能生存,各大小海洋生物亦如是。然而,科學調查顯示,海洋生物愈來愈難獲取這種看似無處不在的生命元素。自由撰稿人 Laura Poppick 於美國「科學人」撰文,引述德國科研機構「亥姆霍茲聯合會(Helmholtz-Gemeinschaft)」海洋研究中心的追蹤研究,揭示過去十年來,海洋的氧氣水平日漸下降。

巴西雞翼我鍾意食,運輸業如何減排?

經濟全球化,各地有不同的生產優勢,商品的供應鏈遍佈全球,是不爭的事實。除了被拿作「soundbite」的「巴西雞翼」,林超英的苦心婆心,在於提醒大家減少浪費、注意購買耐用及可重用物品。消費者或有一定責任履行低碳生活,不過運輸業本身,其實也有減排空間。

氣候災難當前,叛國是挽救全人類的辦法?

近年國際間衝突此起彼落,世界徘徊在戰爭邊緣,與此同時,科學家接連不斷發表報告,警告不可逆轉的氣候災難將至,可挽救的時日無多。斯洛文尼亞左翼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便主張,國家利益和地球生態已是不可兼顧,假如我們還想繼續生存於地球,便必須放棄以國家為先的觀念 —— 氣候災難當前,我們是非叛國不可。

綠色和平:任何人都是氣候英雄 為時未晚

近年全球極端天氣頻生,氣候變化影響愈來愈明顯。明日之後,地球看似絕望,但迷霧背後其實是一片生機,而撥開迷霧的手帕正正在今天你我的手中。最近有科學家指出,被溫室氣體嚴重破壞的臭氧層正逐漸回復,預料 2060 年得以全面復原。氣候變化同樣並非藥石無靈,不少政府、企業都已站起來為紓緩氣候變化出力。然而,個人層面同樣是重要的一環,你願意為拯救地球走前一步嗎?

珊瑚滅絕後,海綿將成最後生還者?

近年世界各地接連有大量珊瑚白化甚至死亡,珊瑚礁生態瀕危,背後與全球暖化導致海水升溫有莫大關連。有海洋生物學家研究,模擬 2100 年的惡劣氣候及海洋環境,發現在珊瑚消失的將來,海綿(Sponge)是少數能夠生還的珊瑚礁物種,未來會取代珊瑚在礁石間叢生,但原有的生物多樣性或從此不再。

我們正邁向新白堊紀?

人類談論全球暖化危機多年,氣候變化到近年已經愈來愈著跡,聯合國亦警告溫度升幅超過 1.5°C 水平,一切將不可逆轉。有人樂觀認為,地球氣候始終會達到新常態,人類可以適應過來,但科普作家作家 Peter Forbes 最新文章卻指出,按目前預測,地球氣候最終可能與 6,500 萬年前白堊紀相似,那是恐龍尚未絕種的地質年代,人類不可能適應得來。

人工島之前:請先迎戰超級颱風

今年超強颱風一波接一波肆虐亞洲,似乎是大災難的預演。正當香港經歷完超強颱風山竹的破壞,政府還銳意填海造島之時;國際氣候專家已經點名呼籲,香港等亞洲沿海大城市,務必在政策及城市規劃著手,迎戰日趨頻繁的超強颱風侵襲,以保市民的性命財產安全。

0.5°C 的鴻溝:何以「微調」氣候變化死線?

科學家們一直警告,必須把全球平均氣溫的上升幅度控制在 2°C 內,否則人類將會大禍臨頭。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本週發表的報告卻改口,強調幅度需收窄至 1.5°C。聯合主席 Debra Roberts 更指:「這是分界線,當下我們必須採取行動。我希望這支科學界最大的號角,能動員人們及減少僥倖。」但是區區 0.5°C,真的有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