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國

|共3篇|

陶傑:民族吐氣揚眉指數

巴西奧運閉幕,美國和英國的獎牌高踞榜上冠亞,全球矚目。

一般來說,奧運主辦國在主辦年,因「主辦國春藥效應」而有傑出表現,到了翌屆,即出現宿醉的 Hang-over 現象,獎牌減少。中國零八年主辦,得金牌五十一個,二〇一二年金牌即減少十三個,今年又減再十二個。英國不減反增,而且一百三十多名獎牌得主,六十多人是第一次參加,不必靠高齡阿婆回巢催谷任何一場比賽而推叠高潮,是健康的成績。

如何逃過「奧運詛咒」?

在剛過去的里約奧運中,場內打氣聲熱烈之際,場外的反對聲亦從沒休止。因為奧運,里約大興土木,勞民傷財,結果導致政局動蕩,抗爭不斷,投資回本無期——其實,這場被喻為「災難」的奧運會,不過是在重蹈過去多屆的覆徹:奧運從來都對主辦國有害無利。奧運會由舉世矚目的盛事,到今日被國際視作「詛咒」,至今幾乎無人願意申辦,所因何事?繼後的主辦城市又怎樣才能避過「奧運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