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共112篇|

【Soul Monday】在巴西貧民窟的芭蕾舞學校

對芭蕾舞的印象,不外乎優雅及高貴,似乎與貧困沾不上邊。不過,位於巴西聖保羅貧民窟 Paraisopolis 的舞蹈學校,年輕舞者正排練精心編排、主題與現實相連的舞目,他們背後不是華麗的舞台或鏡面練習室,而是雜亂的棚屋區。加上疫情期間,貧民窟的環境更為嚴峻,舞者們全憑對跳舞的熱忱,渡過難關。

曾詩敏:如果體育都是手信

現階段來說,體育未必是香港拿得走的那種實物「手信」,然而,「手信」都可以是一個印象。我們香港有運動員在外比賽,也有舉辦本地及國際性的賽事。且別忘記,這些都是他方看香港不同的窗,哪怕是逐點逐步累積也好。我們以體育看世界,也希望別人可以體育看香港。

曾詩敏:那些我跟利物浦學會的事 —— 擇善固執,又何懼風雨?

我不算是最瘋狂或最資深的利物浦球迷,但肯定是忠心的一群。從少年時代到現在,利物浦以不同方式及程度在我的生命存在著。最近「紅軍」終於鎖定苦候 30 年的英超錦標,普天「利迷」歡騰,我也不禁回想,利物浦原來在我的人生路上立下不少的點。

武肺如何影響運動員表現?

美國職業籃球聯賽 NBA 將於月底重新開賽,但近日再次有球員感染武漢肺炎,亦有球員基於健康考慮,決定於復賽後不會披甲上陣。而當地病例持續增加,總裁 Adam Silver 更不排除延遲復賽。疫情尚未完全受控,運動員有機會要在受感染的風險下重返賽場,使他們憂慮病毒會否帶來長遠的影響。

曾詩敏:「運動員?浪費公帑啦!」你真的這樣認為嗎?

我有時會想,明明近年香港愈來愈多人喜歡運動,市場這塊餅大了,但怎麼跟體育相關的行業,進度還是起起伏伏。職業和嗜好層面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但也不能否認,香港即使體育人口多了,惟跟發展出穩固的體育文化,中間還是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曾詩敏:體育也付了代價

今天在我們家發生的一切,將來是要付代價的。代價或者是一代人,或者更多代人,體育也不能倖免。對於會參與比賽的運動人來說,如有機會代表香港,十居其九都會覺得是肯定及光榮。讓我們都期盼著,幾許過後,我們仍能有著代表香港去競技的憧憬,還有著那份「我來自香港」的傲然。

在澳抗疫,搶完廁紙搶單車?

澳洲政府頒佈封鎖令後,Sean Marshall 曾擔心任職的單車店 Giant Sydney 生意慘淡,自己更會工作不保。豈料在悉尼開始封城那週,Marshall 反要增加輪班次數,以應付突然激增的單車銷量。店長 Grant Kaplan 直言:「我們就像廁紙 2.0,人人都想要一件。」難道單憑兩輪就能抗疫?

【Soul Monday】小一生的願望,由前職業球員完成

去年春季,當時 6 歲的堀內瑛嗣在大分縣中津市升讀小一,他就像很多活潑好動的孩子那樣,希望在學校跟夥伴們踢足球。只可惜,堀內所入讀的津民小學,連同他本人在內,全校只有 5 名學童,讓這名新生好夢成空。幸因本地報章一則記事,讓堀內在幾位前職業球員的幫助下,終於願望成真。

NBA 球員話唔怕,轉眼卻成球壇「0 號病人」

武漢肺炎疫情席捲美國情況下,美國職業籃球聯賽 NBA 最初遵循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建議,為確保球員的安全和健康,3 月剛開始要求球員避免與球迷或陌生人擊掌、避免在任何物品上簽名,更為球隊制訂備忘錄,希望減少他們感染病毒的風險,以祈在疫症下可繼續賽季。然而,最終仍因有球員染病而要延後賽事,而該球員早前才嘲笑聯盟為疫情訂立的限制太誇張。

【宅在家救星】電子健身遊戲:解悶又減脂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政府宣佈學校停課,不少公司亦讓員工在家辦公。人們長時間留在家中,不單無聊,日常活動亦大大減少。吃得多,動得少,長時間久坐怎麼辦?「紐約時報」就有文章介紹遊戲新趨勢「健身遊戲(exergaming)」,結合遊戲與運動,玩家玩遊戲的同時鍛煉身體,解悶又減脂。

數據主導體育,贏的是球隊,輸的是觀眾?

近 10 年的美國職業籃球聯賽(NBA)中,球員三分球起手次數愈來愈多,命中率亦逐步提升,可歸功於數據分析有助增強球員投射技巧及準確度。有球迷認為這能令賽事更緊湊,但也有人認為整場球賽盡是遠距離投射,失卻傳統球員在籃底硬拼的扎實感。「華爾街日報」就專文探討以數據分析主導運動所帶來的問題。

體育與政治 —— 禁賽如何打擊俄羅斯?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本月宣佈,禁止俄羅斯未來 4 年,參與所有大型國際體育賽事。對部分沒有涉及禁藥的俄國運動員而言,無疑是一大打擊。然而,體育的影響力遠不限於體育範疇,據 WADA 法規審查委員會負責人 Jonathan Taylor 的說法,是次禁令同時亦對俄羅斯造成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