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共120篇|

武肺下,自助跑馬拉松的另一番意義

紐約馬拉松是著名國際大賽之一,每年 11 月第一個星期日,各地跑手都會雲集賽道上一較高下。今年比賽因武漢肺炎疫情而取消,有跑步組織以虛擬形式重新舉辦比賽,跑手可網上報名參加,自行選擇賽道,並要在兩星期內完成 26.219 英里賽程。在此艱難時刻,跑手們就透過比賽跑出別具意義的馬拉松。

【百歲時代】武漢肺炎大流行,認知障礙症患者急升?

武漢肺炎大流行,長者運動及社交的機會減少,患上認知障礙症的風險恐會增加。在日本千葉縣成田市,地方政府成立名為「人生帥氣計劃」的長期照護預防教室,提供鍛煉身體和頭腦等預防發病的活動。不過,監督該計劃的東京醫科齒科大學客席教授朝田隆警告,「將來有可能爆發認知障礙症患者急增的大流行」。

曾詩敏:不去想距離 距離就不在想像之內

體壇後浪早已推來,但這些年過 30(甚至將近 40)的一代傳奇沒有言退。對筆者而言,看到他們仍在沙場就教人振奮,更不要說他們依然屢創高峰。這些堅持是動人的,但不意外,因為傳奇生來就是要在這世界畫下其獨特的每一筆;你怎會為傳奇能創造傳奇而驚訝?

疫情為單車友善政策創造最有利條件?

武漢肺炎肆虐以來,歐洲各大城市改頭換面,不但車輛大減,多個市政府都廣推單車代步,新增的單車基建投資金額總計已超過 10 億歐元,新單車徑總長度 2,300 公里。有專家揚言,疫情正為單車友善政策創造出千載難逢的有利條件,呼籲政策制訂者把握時機,扭轉往後的城市規劃方向。

【Soul Monday】在巴西貧民窟的芭蕾舞學校

對芭蕾舞的印象,不外乎優雅及高貴,似乎與貧困沾不上邊。不過,位於巴西聖保羅貧民窟 Paraisopolis 的舞蹈學校,年輕舞者正排練精心編排、主題與現實相連的舞目,他們背後不是華麗的舞台或鏡面練習室,而是雜亂的棚屋區。加上疫情期間,貧民窟的環境更為嚴峻,舞者們全憑對跳舞的熱忱,渡過難關。

曾詩敏:如果體育都是手信

現階段來說,體育未必是香港拿得走的那種實物「手信」,然而,「手信」都可以是一個印象。我們香港有運動員在外比賽,也有舉辦本地及國際性的賽事。且別忘記,這些都是他方看香港不同的窗,哪怕是逐點逐步累積也好。我們以體育看世界,也希望別人可以體育看香港。

曾詩敏:那些我跟利物浦學會的事 —— 擇善固執,又何懼風雨?

我不算是最瘋狂或最資深的利物浦球迷,但肯定是忠心的一群。從少年時代到現在,利物浦以不同方式及程度在我的生命存在著。最近「紅軍」終於鎖定苦候 30 年的英超錦標,普天「利迷」歡騰,我也不禁回想,利物浦原來在我的人生路上立下不少的點。

武肺如何影響運動員表現?

美國職業籃球聯賽 NBA 將於月底重新開賽,但近日再次有球員感染武漢肺炎,亦有球員基於健康考慮,決定於復賽後不會披甲上陣。而當地病例持續增加,總裁 Adam Silver 更不排除延遲復賽。疫情尚未完全受控,運動員有機會要在受感染的風險下重返賽場,使他們憂慮病毒會否帶來長遠的影響。

曾詩敏:「運動員?浪費公帑啦!」你真的這樣認為嗎?

我有時會想,明明近年香港愈來愈多人喜歡運動,市場這塊餅大了,但怎麼跟體育相關的行業,進度還是起起伏伏。職業和嗜好層面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但也不能否認,香港即使體育人口多了,惟跟發展出穩固的體育文化,中間還是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曾詩敏:體育也付了代價

今天在我們家發生的一切,將來是要付代價的。代價或者是一代人,或者更多代人,體育也不能倖免。對於會參與比賽的運動人來說,如有機會代表香港,十居其九都會覺得是肯定及光榮。讓我們都期盼著,幾許過後,我們仍能有著代表香港去競技的憧憬,還有著那份「我來自香港」的傲然。

在澳抗疫,搶完廁紙搶單車?

澳洲政府頒佈封鎖令後,Sean Marshall 曾擔心任職的單車店 Giant Sydney 生意慘淡,自己更會工作不保。豈料在悉尼開始封城那週,Marshall 反要增加輪班次數,以應付突然激增的單車銷量。店長 Grant Kaplan 直言:「我們就像廁紙 2.0,人人都想要一件。」難道單憑兩輪就能抗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