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共164篇|

【張家朗奪金】劍擊之科學

「劍神」張家朗為香港奪得今年首面奧運金牌,令劍擊運動前所未有地廣受注目。有說劍擊的劍,速度在奧運場上僅次於子彈,可知劍手必具備強大身體和心理質素,講求反應和爆發力,原來近年有不少運動科學研究,對背後的生物力學原理進行剖析,甚至有研究認為,在面罩塗國旗是有效的心理戰術。

史太林 —— 蘇聯運動與政治的交纏

「運動無關政治」只是似是而非的說法。運動長期與政治始終聯繫在一起,冷戰期間尤其密切。早於 1930 年代,蘇聯國內的體育宣傳已達高峰,其時史太林、黨內高層及外國貴賓,還會觀看紅場規模龐大的體育巡遊:充滿力量與技巧的表演,配上蘇聯國旗及大型史太林肖像,令運動與政治的界線愈發模糊。史太林治下的蘇聯推廣運動不遺餘力,有其政治考慮。

在護城河跳水:西班牙流感下的安特衛普奧運會

原定於 2020 年夏天舉辦的東京奧運,因為疫情問題一拖再拖,終於會在今年 7 月 23 日揭幕。恰巧在 100 年前,西班牙流感正肆虐全球,1920 年比利時安特衛普奧運會的籌備工作亦遇上各種阻滯。澳洲麥覺理大學體育史學家 Keith Rathbone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還原當時的情況。

香港首屆奧運之行:被遺忘的泳壇四將

每逢奧運,我們都可看到香港代表的身影。提到香港與奧運,大家會記得首面金牌是在 1996 年亞特蘭大奧運,由風帆選手李麗珊奪得。但究竟香港在甚麼時候第一次參與奧運會?其實早在 1952 年,香港就首次組織了四人代表團,出戰赫爾辛基奧運。由於時值冷戰初期,很多精英運動員都心繫中華民國或者共產中國,香港首次奧運之行很少被提及,甚至連運動員肖像也很難找到。

浴血奧運:匈牙利國家隊如何報復蘇聯入侵?

體育不牽涉政治,從來只是童話故事。1956 年墨爾本奧運前夕,蘇聯舉兵入侵匈牙利,殘暴鎮壓當地的反蘇革命,接到噩耗的匈牙利水球隊決意在比賽中復仇,並成功以 4 比 0 完勝蘇聯。但體育精神終究敵不過民族仇恨,雙方在水中大打出手,更有球員被打至血流披面,引發匈牙利球迷騷動。

與奧運抗衡:冷戰時期的新興力量運動會

1964 年的東京奧運,象徵了日本戰後經濟奇蹟,對日本而言,至今仍別具意義。可是,該屆東奧舉行的前一年,其實曾經發生一段小插曲:印尼和共產中國合力牽頭,舉行「新興力量運動會」(GANEFO),希望與國際奧委會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分庭抗禮,印尼學者 Retno Mustikawati 就稱之為「左翼奧林匹克」。

【歐國盃收爐】睇波又講波,結果勁偏幫?

歐國盃告終,今屆英格蘭縱無緣奪冠,也總算打出 1996 年以來歐洲賽事最佳成績,本土球迷固然欣喜。但作為電視直播的旁述及評論員,竟也放棄持平,公然偏幫三獅,無視作為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的廣播機構,觀眾群裡還有蘇格蘭及威爾斯兩隊的支持者。只是球評也是人,當民族榮辱在前,「講波」的專業操守,又是否盡可拋棄?

探索佛學:輪迴轉世的政治哲學

提到佛學,很多都市人或會即時想起禪修、正念療法等概念。佛學經過現代化,甚至商業化改造,已經不單是一種宗教信仰,更加被包裝成健康、時尚的生活態度。普林斯頓大學講師 Avram Alpert 就在學術網站 Aeon 撰文,希望大眾能夠重新反思一個古老、看似不符合現代科學的概念「轉世」(Reincarnation),以及其背後的政治哲學含義。

蘇衛清:被湮沒的英格蘭首位非白人國腳

在將士用命之下,英格蘭足球隊一路過關斬將,終於在今年首度殺入歐洲國家盃。英格蘭一向被認為是現代足球的發源地,是歐洲的足球強國之一,在過去百多年的歷史中盛產數之不盡的球星。當中,有一位非常特別,他是英格蘭首位非白人國腳,亦是至今唯一一位華裔國腳,其故事一度被人遺忘,近年才被重新考究,他的名字是蘇衛清(Frank Soo)。

曾詩敏:英格蘭球迷久違的瘋狂

別說是英格蘭球迷了,就連我們這些體育迷,相信也久違這種瘋狂的畫面,彷彿隔著屏幕也聽到他們隨旗幟飄揚的歡呼聲,又回想起以往在現場會嗅到的啤酒味。他們的喜悅,是可以理解的,但確實不禁會令人暫忘自己仍在疫症之世。社交距離?咩嚟㗎?

睡眠質素欠佳,運動可抵銷其壞處

雖然深知睡眠質素欠佳會影響身體,但在現代社會中,要做到優質睡眠又談何容易。加上疫症及大環境氣氛,每天能一覺好眠更是遙不可及之事。長期累積的「睡眠債務」,如何才能償還?悉尼大學(USYD)身體活動、生活方式及人口健康學系研究人員發現,進行足夠的體力活動,包括跑步或上健身室,或可抵銷部分欠佳睡眠模式對健康造成的不利影響。

一名球星的背後:技術、金錢和髮型

歐國盃英德大戰,本以為世仇相遇格外激烈,豈料德國連食兩蛋以 0:2 敗走。英格蘭除了擁有「主場」之利,還有甚麼因素得以跑出?球技和調度以外,三獅軍團成員的髮型,可能也是關鍵之一。「經濟學人」的姊妹刊物 1843 上月以專文分析,英國乃至英超球星與那三千煩惱絲的親密關係,所影響的不只是個人形象,甚至還有全隊的勝敗榮辱。

青春期睾酮如何影響跨性別運動員

紐西蘭舉重選手哈伯德(Laurel Hubbard),成為史上首名以跨性別女性(跨女)身份參加奧運的變性選手。儘管哈伯德此舉受跨性別群體歡迎,但亦有聲音質疑,在 2012 年性別轉換前,以男兒身經歷青春期的哈伯德如今參與女子項目,在身體及力量上會享盡優勢。研究人類性別差異演變的哈佛大學人類進化生物學系講師 Carole Hooven,接受英國「每日電訊報」訪問時同意,青春期的睾酮賀爾蒙,確會為跨女選手帶來優勢。

曾詩敏:創意、城市及可持續發展

「可持續發展」其實不是甚麼新議題,只是在香港的文化中,這仍不是主流關注和習慣的概念。不過,近年企業、品牌和消費者都逐漸有意識去履行「可持續發展」,接下來如何將這概念融入日常,將之成為大眾的習慣,以及能否持之以恆,值得留意及期待。

歐國盃:一個鼓勵不健康消費的舞台?

6 月 15 日,葡萄牙首席球星 C 朗拿度在記者會上,拿開兩支可樂,並呼籲大家多喝水,一時成為全球佳話。除了歐國盃贊助商可口可樂成為焦點,也令人反思如何保持健康生活模式。格拉斯哥大學公共衛生學者 Robin Ireland 和社會學家 Christopher Bunn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用公共衛生角度分析歐國盃的贊助風波。

東京奧運下月開幕,日本還有機會叫停?

2020 東京奧運(又再)快將開幕,雖然多地疫情未退,疫苗接種進度亦慢,但錢已花了,「賣身契」也簽了,一旦叫停不只無收入,還得承擔財務責任,賠償天文數字。在可能損失的人命和鐵定損失的利益之間,日本政府選擇進行到底,乍看是個無奈之舉。但其實只要當局有心,如今想要中止東奧,也非毫無辦法。可是以首相菅義偉為首的高官們,始終沒有這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