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共105篇|

鄭立:銃夢戰鬥天使 —— 不滿現況,就尋找未知與改變,是人類的天性

「銃夢」這電影描述的未來世界,有一個地面城市「廢鐵鎮」,連著一個的先進空中城市「沙雷姆」。空中城市把垃圾排到地面,而地面城市則把這些垃圾循環再造運回去,形成了一個有著明顯上下遊關係的體系。很多地面的居民,都夢想離開自己土生土長的地面城市,移民上去。為甚麼那些人那麼想去天空城市呢?

人類文明終結時,就在明天以後?

歷史學家 Arnold Toynbee 說過:「偉大的文明並非遭人謀殺。相反,它們都是自取滅亡。」英國劍橋大學存在風險研究中心的 Luke Kemp 鑑古知今,研讀歷史文明的「死因」,掌握現代文明的「隱疾」,避免重蹈覆轍。但當他進行研究,試圖找出促成文明崩塌的力量,從中看到一些趨勢,在當下已經隱約可見。換言之,人類或已走在文明衰亡的路上。

香港公廁大翻新 —— 應效法中國?

財政預算案提出未來 5 年斥資 6 億 翻新 240 所公廁。相關消息早前經已傳出,並不新鮮,香港不少公廁殘舊、衛生情況差劣,絕對應該整修一番。有趣的是,日前有本地媒體評論指,香港翻新公廁的行動,值得以中國在 2015 年推動的「廁所革命」為指示精神。然而,港府如真倣效中國「廁革」,6 億資金是否足夠或許成疑。因為自「廁革」進行以來,各地出現不少不切實際、奢侈裝潢的五星級廁所,浪費資源。

石Sir:大鄉里出城(二)

面對如此巨大的城市,我雖已是倫敦居民,但所知的實在少之又少。偶爾有朋友問我若到倫敦旅遊,有甚麼名勝景色,我也實在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反而不少英國通朋友,知道我已搬到倫敦去,都雀躍相告倫敦有如此這般好去處。探索這一大片陌生之城,我一時間也去不了那麼多地方,大概夠我忙碌好一段日子。

Amadeo Robiolio:倫敦,一座沒有共同靈魂的城市。

倫敦沒有一個共同靈魂,因為她是由上百個完全不同的靈魂所組成。因此,在此分享一些小建議予打算到倫敦旅遊的人:往攝政街、倫敦塔、史丹福橋球場與本初子午線時的途中,不妨在錯誤的車站下車,環顧遊客不至之地,你會訝異於數百米之差帶來的巨大轉變,驚覺倫敦呈現了人類生存的其中一個奇蹟:我們有著上千種辦法,做同一樣的事。

Moyashi:我不懂甚麼藝術,總之就是犯法

最近,東京港區的防潮閘門上發現了疑似英國塗鴉藝術家 Banksy 的作品。都政府立即拆下來保存,聲稱為了避免遊人慕名而來,造成混亂。但這阻不了小池都知事來打卡,發在個人 Twitter 上。有人批評都政府默許塗鴉行為,雖然都政府立即出來補充說沒有默許,塗鴉仍然是犯法的。但這又衍生出雙重標準的問題,著名如 Banksy 的塗鴉就是禮物,默默無名的本地藝術家就是犯罪,這不是跟風是甚麼?

維多利亞時代報章,怎麼改造英國城鎮面貌?

在印刷媒體接連停刊倒閉,新聞資訊多經網上傳播的年代,我們或者難以想像報章的威力,曾足以改寫一個國家的城鎮面貌。在 19 世紀的英國維多利亞時代,閱報成為跨階層的普及文化,城市要開闢專門閱報的場所,報社以銷售報章致富,更紛紛在市中心興建地標式總部。如今時移世易,但這些橫跨兩個世紀的歷史痕跡,依舊散見於英國各大小城鎮。

Moyashi:今日我最慘

香港人總覺得日本的樓價低,等於日本人生活必定非常幸福,最起碼也比香港人好。彷彿房價是世上唯一的社會問題,只要房價相對夠低,那裡就是桃花源。日本沒有房價問題,地方都市房屋多過市民,這個不是天堂,在日本人眼中反而是國家衰退、前路不明卻不見退路的地獄。

機會難得的業主美夢 —— 日本政府送你一間屋?

最新的「全球城市住宅指數」,香港全球排名由上季第 6 跌至第 14 位。對許多人來說,要「上樓」仍難過登天。但在日本,「上樓」可能是輕而易舉的事,事關日本人口減少,面對住屋數量比家庭總數要多的問題。政府會將鄉村地方丟空多時的「吉屋(空き家)」送給合資格申請人。只要符合條件,成為業主不再是夢。

管理街頭表演,靠立法還是自律?

數月前旺角西洋菜街殺街,不少街頭表演者轉戰尖沙咀,亦惹來嘈音投訴。街頭表演被指製造嘈音、擾民的情況其實並非香港獨有。倫敦高街所在的肯辛頓 — 切爾西區(Kensington and Chelsea),當地議會打算來年起實行「公共空間保護令」,限制街頭表演。未來在這裡表演將可能被起訴。一些街頭表演可能擾民,但以等同於犯罪的方式處理問題,會否小題大做?

Gloria Chung:我是士紳化的共犯嗎?為甚麼我不再吃 $100 的牛油果多士

最令我自己氣憤的是我一直十分喜歡這類型的餐廳、活動、食物,是否代表我一直是士紳化的共犯呢?有沒有因為我喜歡去咖啡店,附近的茶餐廳因此生意減少?有沒有因為手工啤酒酒吧太受歡迎,地產商加租,令周邊的文具舖五金舖都幹不下去?我想起屋企附近明明有 3 間中學、1 間小學,但只有一家 100 呎的文具店,餐廳卻佈滿一街。

經濟不安的最後出路:歸隱山林?

所謂的「田園回歸」充滿了青山綠水的美好想像,摻雜了不少高度現代化社會中,對前現代、前城市化世界的鄉愁。實際情況是,除了地方社區經濟比都市更差,移居後找不到工作外,地方城鎮的社區關係極端封閉,對新移居者不友善,自治體固執而排外,就連地方政府都無從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