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共57篇|

曾詩敏:日本球員與球迷的美德

日本足球隊的一些文化,成為世界看日本的一扇窗,當然也不是新鮮事。譬如他們的更衣室佳話,早在 4 年前俄羅斯一屆已為世人所聞。今屆世界盃,他們賽後再次把更衣室還原得十分整潔,清理垃圾之外,更留下紙鶴及字條,美德獲國際足協在社交媒體發文稱讚,亦深得廣大球迷欣賞。除了球隊,連球迷賽後表現出極佳質素,清理座位,亦讓世界各地球迷眼前一亮。

呂嘉俊:不要為了世界盃,餐餐吃兩餸飯

世界盃是人生大事,畢竟 4 年一屆,一生人看不到幾多次。美斯和 C 朗更接近告別賽,大有可能是最後一屆參戰。球賽是重點,吃喝變得次要。在放工時間,各處食肆已見外賣人龍,大家都急急腳回家迎接世界盃,其實吃甚麼根本不重要,方便屬首選,意粉薄餅最常見,炒粉麵飯一定少不了,而今屆還多了庶民新寵兒 —— 兩餸飯。

球迷太緊張興奮,可能會傷身?

今年世界盃摩洛哥 2 比 0 擊敗比利時後,在荷蘭的摩洛哥球迷大肆慶祝,但其後球迷行為開始失控;另一邊廂,布魯塞爾亦有球迷上街,最終演變成騷亂。隊伍在比賽中得勝或慘敗,均足以掀動支持者的情緒,研究更發現,賽事甚至會影響體育迷的身體狀況。

世界盃真正贏家:杜拜

卡塔爾豪擲 3,000 億美元舉辦世界盃,卻在揭幕戰便以 0:2 敗給厄瓜多爾,再加上人權問題、禁酒規定、限制採訪等爭議,要「足球洗白」似乎不易。反觀鄰國阿聯酋未能晉身決賽週,其最大城市杜拜卻享盡地利,成為球迷省錢留宿和暢飲買醉之處。當地酒店和酒吧十分熱鬧,彷彿這個中東金都才是東道主。

方俊傑:日本勝在有「足球小將」

日本反勝德國,日本人興奮得衝上街頭慶祝。如果香港人上街不用戴口罩、不用擔心限聚令,我懷疑銅鑼灣也會一如澀谷。為甚麼日本贏波,香港球迷無比興奮?同洲光榮?沙特阿拉伯也是亞洲代表喎!好,就說中東國家跟我們沒有深厚感情,我敢說,南韓就算贏到烏拉圭,甚至贏埋葡萄牙,香港人也不會有相似反應。即是沒有人願意把 BLACKPINK 演唱會門票,用來交換楊千嬅。

方俊傑:沙特阿拉伯三重興奮

今屆決賽週,第一場驚天冷門:阿根廷不敵沙特阿拉伯。沙特阿拉伯是卡塔爾的鄰國,面積是卡塔爾的接近 200 倍,今次是第 6 度打入決賽週,成績最出色的一次,是 1994 年美國世界盃,第一次入圍,竟然贏完摩洛哥,再贏比利時,晉身 16 強。16 強不敵瑞典出局,瑞典是擁有達連、布連等一代名將的勁旅,雖敗猶榮。

後 VAR 時代:為何足球比賽仍然會存在執法爭議

在 2016 年 9 月 1 日,意大利對法國的友誼賽上,國際足協第一次於國家隊賽事測試「視像助理裁判」系統(VAR)。VAR 的出現大大改寫了足球發展,但似乎無法平息執法爭議,其中英格蘭傳奇名宿舒利亞更炮轟世界盃揭幕戰的越位事件。一班澳洲和英國學者就在學術平台 The Conversation 撰文,解釋為何執法爭議仍然存在。

伊朗國家隊不唱國歌,究竟有多勇敢?

今年 9 月,22 歲伊朗女子阿米尼因未有戴好頭巾,被道德警察拘留後死亡,觸發大規模示威,安全部隊持續鎮壓抗議,大舉拘捕及殺害抗議者。在此動蕩時期,伊朗男子足球國家隊出發到卡塔爾參加世界盃,所有目光都集中在球員取態上。結果,球員在明知會遭受清算的情況下,首仗迎戰英格蘭時拒唱國歌,以支持國內人民。

【世界盃】大數據如何改變球賽?預測冠軍不出兩隊……

分析數據幾乎已逐漸主導體育界,以足球而言,數據可以決定球員轉會、訓練強度、應對比賽對手策略、球員上陣時間,以至球場上踢球的最佳方向。隨著世界盃開鑼,科學期刊 Nature 近日有文章指出,研究人員利用更多樣數據,助足球教練更有效訓練球員及制定戰術。

【*CUPodcast】ESG 簡單講:卡塔爾「血汗世界盃」,外勞權益被忽視

今屆世界盃在卡塔爾舉行,是史上首次由中東國家主辦。不過,主辦國卡塔爾的人權狀況備受關注,包括外勞安全和權益。今集「ESG 簡單講」,就講述卡塔爾在籌備世界盃的期間,被揭大量外勞死亡、工作環境惡劣,勞工問題成國際焦點。

佛教國家泰國,有違教義的賭波可以合法化嗎?

泰國人若懂廣東話,相信也會把「睇波不賭波,睇來幹什麼?」掛在嘴邊。隨著卡塔爾世界盃開鑼,即使這個東南亞國家未能躋身決賽周,但賭博熱潮異常熾熱,助長地下博彩。有研究預計,全國將為此賭上 16 億美元(約 125 億港元),不少人更因此足壇盛事墮進賭海。那麼開放賭權,又能否抑制賭風?

到卡塔爾看世界盃,可以喝酒嗎?

足球文化離不開酒,愛隊贏了就喝幾杯慶祝,飲恨落敗就灌幾杯消愁,即使不幸悶足 90 分鐘,微醺下看好像也較易度過。但快要揭幕的卡塔爾世界盃,乃首次由禁止公民飲酒及街上買醉的回教國家舉辦;即使比賽期間會作有限度放寬,不少將遠赴當地捧場的球迷仍直呼掃興,有些甚至憂慮限制會適得其反,變相助長醉酒。

卡塔爾世界盃:加沙居民的可望而不可及

2022 世界盃決賽週將於 11 月 20 日揭幕,由於中東地區首次主辦這項體壇盛事,眾多阿拉伯人份外期待,不少還準備到卡塔爾捧場。唯獨在加沙地帶,興奮以外更多的是失落。以色列對當地實施嚴格封鎖,限制當地逾 200 萬居民進出,令場館可望而不可及,看球和踢球的都無法親身參與。作為世界足壇最高管理機構,國際足協(FIFA)被指對此無動於衷。

2022 年大事前瞻:一場令批評者收聲的世界盃?

對於不少足球迷來說,2022 年的頭號大事,當數卡塔爾世界盃。這項四年一度的矚目盛事,首次由西亞國家主辦,本應值得慶賀。可是,是次世界盃由申辦到籌備,過程一波三折,例如傳出卡塔爾在競投時疑似賄選,另外當地夏季天氣酷熱,也根本不適合比賽。提賽德大學管理學高級講師 Leon Davis 和雪菲爾哈倫大學體育學高級講師 Dan Plumley 則共同撰文,呼籲國際社會關心世界盃背後的人權問題。

曾詩敏:2022 年的卡塔爾世界盃,會否是一個時代的終結?

美斯今年 34 歲、C 朗 36 歲,儘管知道兩大球王都經過千錘百鍊,也韌力驚人,水準持續在最高水平,不過,球迷也深明二人終有一天會退下來,這天只會愈來愈近。明年過後,他們會否再堅持 4 年,也是未知之數。而年紀較輕的尼馬,球迷或者覺得可以多見幾年,殊不知現在又傳來明年可能最後一戰世界盃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