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

|共30篇|

新國際線?白色恐怖下的恐怖片

上年公映的電玩改編恐怖電影「返校」,以台灣戒嚴時期為背景,當中的政治訊息在台港兩地掀起不少話題。利用恐怖片提出政治控訴,在外國亦有不少例子,有英國學者就介紹拉丁美洲近年冒起一些恐怖片,公開清算政權的殺人罪行,同時兼顧商業市場的口味,加入拉美特色的超現實驚慄元素,令本土政治議題得以帶出國際。

墨西哥人怕武肺,但更怕入醫院

諱疾忌醫足以致命,特別是在疫症大流行之時。墨西哥現為武漢肺炎重災區之一,超過 53,000 人因此喪命,成為全球死亡人數第三高國家。但墨國人厭惡醫院,恐已根深柢固,感染武肺後仍拒往醫院,結果病情加深至返魂乏術,令全國疫情進一步惡化。到底他們在怕甚麼,寧願死在家中也決不入院?

墨西哥城:填河防疫,竟遺禍多年?

在武漢肺炎肆虐前,墨西哥城居民早已習慣戴口罩了。此處塵埃滾滾,空氣污染嚴重,更是一個生態沙漠;但原來,此城市曾幾何時是綠意盎然的美洲威尼斯。當年在上位者為禁絕傳染病而掩埋河流,反而種下更多公共衛生危機。

疫症大流行下,連販毒也艱難

短短半年,武漢肺炎的陰影從中國擴展至全世界,環球經濟活動無一倖免。正行生意難做,想走歪路也不易。看似「無法無天」的毒品產業,同樣受到史無前例的打擊。連帶種植可作製毒用的農作物,也因產業鍊受損而有貨無市。農夫們受到牽連,生計岌岌可危。

【醫療系統崩潰中】墨國病人「送院」即「送死」

墨西哥的醫療系統長期崩壞,導致醫護及設備嚴重短缺。結果當武漢肺炎襲來,無論是不幸「中招」也好,其他傷患也好,送院反而等同送死。有男士被經驗不足的護士誤拔呼吸器而喪命;有病患因無人監控其生命跡象,死於敗血性休克;一些病人被「棄置」於病床數小時,導致呼吸管被堵塞。救命不成反奪命,如斯荒謬,何以至此?

肆虐墨國女校的離奇疫症:是邪靈,還是心病?

2006 至 2007 年間,一種令人幾近半身不遂的不知名怪病,在墨西哥偏鄉一所為貧窮孩子開設的天主教女校 Villa de las Niñas 中傳播開去。專家檢驗食物水土卻一無所獲,患者對布鲁氏杆菌、鈎端螺旋體症、斑疹傷寒通通呈陰性反應,校內更流傳鬧鬼與黑魔法等傳聞 —— 政府最後不得不派出心理學家 Loa Zavala 前往調查。及後,連 Zavala 與其醫療團隊都開始發惡夢,雙腿亦感痛楚。令數百人頭暈嘔吐、下身動彈不得的,到底是身病、心病、還是邪靈?

【政府無能】警黑勾結,孩童擁槍自救

墨西哥黑幫勢力滲透各地,雖政府長期打擊罪犯,卻仍有不少貪污、包庇罪犯等醜聞,形成警黑勾結的景象。為保護家園,鎮上人民不再期盼政府,而是選擇自救。墨西哥格雷羅州一個偏遠山區的原住民小鎮,便有一群年輕孩子,拿起槍支,進行軍訓般的訓練,只為保護家園。

墨西哥式婚禮:親友結婚了,我臨時「甩底」

香港愈來愈少新人大排筵席,墨西哥人的婚禮規模卻仍然很大,賓客通常以 500 名起跳。但弔詭的是,很多答應到賀的,最終不會現身。從事到會服務的 Cecilia Lara 指出,有時僅得 5 分 2 人出席,「甩底」者遲至儀式前數天甚至數小時,才會向主人家「告假」,結果來不及改動酒水菜餚的數量。

拉丁美洲微型單位湧現,是年輕人的悲歌?

香港樓價高昂,偏遠地區的小單位也索價幾百萬。上車艱難,公屋輪候時間最長達 30 年,不少年青人只能租住劏房,或工作多年仍與父母同住,欠缺私人空間。在拉丁美洲大城市的年輕人,同樣要捱貴租和受超長通勤時間之苦。一些地產商抓緊商機,興建大量微型單位,售予大學畢業生和年輕專業人士。但是長居狹室,真能愜意生活?

【專訪】「搶錢急救之家」導演:墨西哥城四十架救護車應付九百萬人? 

「有 900 萬人口的墨西哥城,只得 45 架公營救護車,私營救護車應運而生,接管當地急救服務。」這是香港國際電影節紀錄片火鳥大獎得主「搶錢急救之家(Midnight Family)」,在片頭提供給觀眾的社會背景。*CUP 專訪「搶」的導演盧卡羅連遜(Luke Lorentzen),了解墨西哥城的水深火熱,以及他拍這部紀錄片的感受。

「把冷氣機帶回家就成金」古巴人也要四出「爆買」?

港珠澳大橋啟用,東涌成為另類香港熱門旅遊景點,被遊客逼爆。地球另一端的海地首都太子港,類似事情亦正在發生。隨著古巴政府 5 年前取消出境許可證制度以來,愈來愈多古巴人出外旅遊,而鄰近的海地、墨西哥正是古巴人的旅遊熱點。然而,他們「旅遊」的目的,似乎是購買當地民生用品。

掠奪而來的一片藍:新西班牙巴洛克藝術

在 19 世紀前的歐洲,藍色是皇室貴族的象徵,深邃的群青藍更須由阿富汗的礦石提煉而成,因此都是價值連城的稀有顏料,多只見於聖母瑪利亞的畫像上;但 17 世紀的西班牙殖民地墨西哥,藍色顏料竟垂手可得,在不同題作的作品中隨處可見。究竟這些顏料從何而來,一直是個不解謎團,直到 20 世紀中期,考古學家終於在中美洲的瑪雅古文明身上發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