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共1126篇|

疫後發胖買新衫,時裝網店生意興隆?

凡事有失必有得,在武漢肺炎大流行之下,此話同樣準確。過去數週,美國實施封鎖令抗疫,人人被困家中,乾脆整天穿著運動褲,狂吃零食打發時間。結果他們失去了自由,卻得到了十幾磅脂肪。如今準備重新出門,襯衣勉強才扣起來,牛仔褲再也穿不下。即使多數人決心減肥,也非一時三刻辦得到。大碼服裝遂成這段過渡期的恩物,一些時裝公司在疫後反而生意興隆。

幻覺、迷失、抑鬱,武肺病人的「醫院譫妄症」

一旦感染武漢肺炎,病情較輕者留院數天便能康復,但被送進深切治療部(ICU)的重症者,除了呼吸困難、高燒不退,原來還會瘋言瘋語。有人說被貓襲擊,有人聲稱看見魔鬼,甚至有人受驚到要求家人槍殺自己。這種「醫院譫妄症」(hospital delirium)以往常見於住院長者,現在卻是 ICU 內武肺病人荒誕且恐怖的共同經歷。專家更警告,譫妄症比人們所意識到的更具破壞性。

黑人版優生學:黑色素理論

納粹德國的種族滅絕政策,殺了超過 1,100 萬人,無疑是人類史上最醜惡的一頁。納粹德國信奉的優生學,相信金髮藍眼的雅利安人是世上最優秀的族群,代表種族和文化上的純淨,而日耳曼人就是雅利安人中的典範。美國的黑人至上主義者亦有他們自己一套優生學,最著名的是「黑色素理論」(Melanin Theory)。

解封後的紐約,還會是紐約嗎?

相信沒有哪個城市,比紐約更叫世人憧憬。但武漢肺炎波及美國,令紐約成為疫情最嚴峻之地;全市封鎖抗疫,熱鬧的中央車站也淪為鬼城。一直到月初,紐約才實施首階段重開。人們陸續回到街上,卻發現巴士、地鐵甚少乘客,百老匯、博物館及很多酒店、食肆與商舖持續關門。沒了學生、遊客和上班族,只有反種族主義示威者。解封後的紐約,還是當初的紐約嗎?

陶傑:香港完全回歸了

或香港人對「一帶一路」成功充滿信心,等待中國在「一帶一路」國家系列,以人民幣取得貿易貨幣的主導地位,則將來香港人手持港幣或人民幣,可以自由與馬來西亞、斯里蘭卡、非洲的吉布提(中國在那裡租用了一個軍港),或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的家鄉埃塞俄比亞,另行籌組建立「國際自由貿易區」。等到「一帶一路」國家的非洲人民共同生活富裕之後,湧來香港海洋公園或迪士尼,自然會帶同其貨幣來香港兌換,購物消費,那時香港會是另一種風格的「國際商貿大都會」。

黑豹黨:當黑人民族主義遇上毛澤東主義

美國黑人男子 George Floyd 之死所引發的示威,令更多人認識到當地黑人的遭遇。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動源遠流長,自 60 年代起亦經歷多次暴動。社運人士就經常引用馬丁路德金的公民抗命主張,但其實整場民權運動有不同的派系,在 60 到 80 年代就有「黑豹黨」,鼓吹武力,崇拜毛澤東,並推崇黑人至上主義。

疫症大流行下,連販毒也艱難

短短半年,武漢肺炎的陰影從中國擴展至全世界,環球經濟活動無一倖免。正行生意難做,想走歪路也不易。看似「無法無天」的毒品產業,同樣受到史無前例的打擊。連帶種植可作製毒用的農作物,也因產業鍊受損而有貨無市。農夫們受到牽連,生計岌岌可危。

唐明:BLM 是怎樣的一潭政治渾水?

公民權受到保障,民意的冤屈和不平,都可以訴諸正當途徑,譬如示威,譬如司法,譬如選舉和政治改革,幾百年下來,民意已有充分的代表,政府權力有非常充分的監督,香港有嗎?香港有六成人給林鄭評 0 分,但她也不會下台,這樣的事情,會在英國、美國發生嗎?

疫情下示威,專家怎麼說?

美國黑人 George Floyd 被警員制服期間死亡,觸發反種族主義及警察暴力示威。正值疫情下的示威活動,令專家陷入兩難。科學之於政治,本應中立,但公共衛生專家擔心,若警告示威者群集或會加速病毒傳播,領導者就可能會引用專家之言,阻止示威。反之,專家也知道警暴同樣會造成健康損害,所以不應阻礙示威者表達訴求,而且很多地方已解封,此時要求他們留在家中,似乎無補於事。

歐美國家陸續復課,卻怕學生一去不返

為對抗武漢肺炎大流行,大部分國家均實施停課。聯合國統計,直至 4 月中逾 15 億名學童留在家中,佔全球學生人口高達 90%。現時隨著疫情放緩,西方國家陸續復課,但多個政府憂慮孩子們被迫離開校園,便會自此一去不返。各地校方及教育機構費煞思量,如何阻止兒童永久輟學。

【Soul Monday】急救員之子研發抗疫用救命設備

疫症當前,無論是否醫護人員,人人皆可出一分力。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研究生 Kentez Craig 修讀機械工程,受到擔任先遣急救員的父母啟發,自己也想為土生土長的亞特蘭大市作出貢獻。過去兩個月,他與校內團隊合作,利用自己的專業開發防護及醫療裝備,協助急救人員應對武漢肺炎的威脅。

舊冷戰從未結束,共產主義一直勝利中

早在去年 12 月,史丹福大學的知名經濟史學家 Niall Ferguson 就在「紐約時報」撰文,宣佈世界已進入新冷戰時代。很多台灣和香港媒體都認同有關觀點,有評論人更認為新冷戰或會比舊冷戰來得更凶險。可是,威爾克斯大學的政治學教授 Francis Sempa 就在「外交家」撰文,表示舊冷戰根本沒有完結過,只是很多人錯判了時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