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共1198篇|

一切都是政治:浮動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Ruth Bader Ginsburg 本月 18 日逝世,其職位亦告懸空。總統杜林普以避免雙數大法官可能出現 4-4 裁決為由,堅持提名第 9 位大法官,但在總統大選年提名大法官,難免引起爭議。事實上,在 1869 年前,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不斷變動,亦曾出現雙數,相關人數與任命,一直由政治因素左右;國會亦能通過變動大法官人數,實現所屬黨派的政治目標。

【美國大選】「末日潮青年」會投給誰?

1996 年後出生的 Z 世代,本是最熱衷保護環境的一代。他們被奉為地球的最後希望,尤其是樂觀而活躍的一群,致力扭轉氣候變化將帶來的厄運。但當中部分人有感形勢不妙,他們曾採取激進的系統性變革,並堅持此為唯一的救贖,如今卻對此抱負愈發絕望。這些「末日潮青年」(doomers)對將來心灰意冷,連帶影響他們的人生大計,甚至總統大選的投票意向。

暴動過後,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如何調整?

今年 5 月,明尼阿波利斯黑人男子 George Floyd 因被白人警察跪頸超過 8 分鐘而死,事件觸發 20 多年來,美國最大型的暴動。超過 200 個城市要實施宵禁。美國警方的暴力執法惹來爭議,中方似如獲至寶,指摘美方雙重標準,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在 Twitter 寫道:「我不能呼吸。」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示威過後,明尼阿波利斯警隊又有否作出調整?

停止資助警隊:可行嗎?

由香港到美國,再到白羅斯,各地的警暴畫面都觸目驚心,令人心寒。在香港,有示威者高呼解散警隊;在美國,「停止資助警隊」(defund the police)也是主要的示威訴求。有人會認為警隊的角色不可或缺,質疑停止資助後,治安如何得以維持。美國一些城市就正在實驗,先從緊急服務入手,將警隊職能分散給其他專業人士。

服裝品牌要脫離新疆棉,有多難?

維吾爾人在新疆,被指受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強迫勞動,生產棉花。「紐約時報」與路透社日前報道,美國政府可能以中國涉嫌侵犯人權為由,對來自新疆的棉花實施禁令。不過新疆佔中國 85% 棉花產出,美國去年,便從中國進口價值約 500 億美元的紡織品及服裝;要大型服裝品牌放棄使用新疆棉,並不容易。「經濟學人」上月便指,與有關強迫勞動的新疆棉「割蓆」,已成為品牌的困擾。

一紙科索沃塞爾維亞協議,關乎美中冷戰博弈?

糾纏超過 20 年的科索沃問題,在全球政局繃緊時刻取得突破。在杜林普見證下,科索沃與塞爾維亞簽訂破冰協議,內容表面上處理兩國經貿議題,但細節原來牽連到全球大局,其中一段禁止科索沃與塞爾維亞兩國使用華為 5G 設備,更進一步打亂「一帶一路」部署。

「疫」境之下,富戶比窮人更慳家?

過去 20 年來,美國的「個人儲蓄率」絕少高過 10%,但在今年 4 月卻突然飆升超過 3 倍。想當然,這都是拜武漢肺炎大爆發所賜。自從全美封城抗疫,很多人都立刻大減開銷,惟當低收入戶的支出在 5 月近乎回復正常水平,高收入者反而持續少花錢、省得多。

唐明:「三姓家奴」的明朝風味 Gag

今日中文很多常用語,甚麼指手畫腳、說三道四、暗自勾結、一派胡言、天上掉餡餅,老子英雄兒好漢,老鼠生的會打洞等等,很像明朝小説裏李逵、孫二娘、潘金蓮,以及一堆甚麽來旺、來興、來保之類人物開口説的話,因為這陣悠久的市井味,感覺特別好笑:就好像一個明朝人突然醒過來,而指著一個美國人的鼻子罵。

60 年代的美國:當黑人至上主義者遇上白人極右組織

8 月 23 日,美國威斯康辛州一名黑人被警員連發多槍射至重傷,再次引發全國多個城市示威。自二戰以來,美國長期面對種族衝突問題,黑人民權運動在 60 年代走向頂峰,在那個大時代,曾經出現怪誕一幕,當黑人至上主義組織「伊斯蘭民族」遇上了極右「美國納粹黨」,兩者看似你死我活,卻能巧妙共處,因為他們發現大家目標一致,就是黑人白人分開住。

【美國大選】爭取保守派支持,民主黨錯了?

隨著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候選人拜登及杜林普,先後正式接受黨內提名,總統大選氣氛愈趨熾熱。截至 8 月底,拜登在民意調查中仍然領先杜林普,但後者有收窄差距之勢。杜林普與部分傳統保守黨政客關係緊張並不新鮮;拜登的選舉策略之一,就是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 上,找來許多「倒戈」的共和黨前任及現任公職人員公開支持自己。然而,美國左翼雜誌「雅各賓」對其爭取某部分保守派選民支持的策略並不樂觀,認為可能以災難告終。

從地緣政治打到高科技產業,印度成為中美交鋒新戰場

在印度與中國不斷激化的地緣政治競爭態勢下,矽谷抓住了它的黃金時刻。過去幾年,中國雖然對印度的科技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資金與資源,然而最近的緊張局勢,卻逐漸將印度推向「美國生態系」,就連總理莫迪也多次公開宣稱:美國和印度是「自然結合的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