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

|共67篇|

【張家朗奪金】劍擊之科學

「劍神」張家朗為香港奪得今年首面奧運金牌,令劍擊運動前所未有地廣受注目。有說劍擊的劍,速度在奧運場上僅次於子彈,可知劍手必具備強大身體和心理質素,講求反應和爆發力,原來近年有不少運動科學研究,對背後的生物力學原理進行剖析,甚至有研究認為,在面罩塗國旗是有效的心理戰術。

史太林 —— 蘇聯運動與政治的交纏

「運動無關政治」只是似是而非的說法。運動長期與政治始終聯繫在一起,冷戰期間尤其密切。早於 1930 年代,蘇聯國內的體育宣傳已達高峰,其時史太林、黨內高層及外國貴賓,還會觀看紅場規模龐大的體育巡遊:充滿力量與技巧的表演,配上蘇聯國旗及大型史太林肖像,令運動與政治的界線愈發模糊。史太林治下的蘇聯推廣運動不遺餘力,有其政治考慮。

【Soul Monday】從曠課「壞孩子」到跳入奧運池

幾經波折,東京奧運終於開鑼。各國選手排除萬難,齊集一堂比賽競技的場面,在疫下格外可貴。對於 26 歲的砂間敬太來說,是次代表日本出戰男子 200 米背泳,更加是「意想不到」,皆因小四至中三期間,他幾乎都拒絕上學,甚至考慮過告別體壇。如今成夠踏上奧運舞台,全賴遇上兩位恩師。

在護城河跳水:西班牙流感下的安特衛普奧運會

原定於 2020 年夏天舉辦的東京奧運,因為疫情問題一拖再拖,終於會在今年 7 月 23 日揭幕。恰巧在 100 年前,西班牙流感正肆虐全球,1920 年比利時安特衛普奧運會的籌備工作亦遇上各種阻滯。澳洲麥覺理大學體育史學家 Keith Rathbone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還原當時的情況。

香港首屆奧運之行:被遺忘的泳壇四將

每逢奧運,我們都可看到香港代表的身影。提到香港與奧運,大家會記得首面金牌是在 1996 年亞特蘭大奧運,由風帆選手李麗珊奪得。但究竟香港在甚麼時候第一次參與奧運會?其實早在 1952 年,香港就首次組織了四人代表團,出戰赫爾辛基奧運。由於時值冷戰初期,很多精英運動員都心繫中華民國或者共產中國,香港首次奧運之行很少被提及,甚至連運動員肖像也很難找到。

浴血奧運:匈牙利國家隊如何報復蘇聯入侵?

體育不牽涉政治,從來只是童話故事。1956 年墨爾本奧運前夕,蘇聯舉兵入侵匈牙利,殘暴鎮壓當地的反蘇革命,接到噩耗的匈牙利水球隊決意在比賽中復仇,並成功以 4 比 0 完勝蘇聯。但體育精神終究敵不過民族仇恨,雙方在水中大打出手,更有球員被打至血流披面,引發匈牙利球迷騷動。

與奧運抗衡:冷戰時期的新興力量運動會

1964 年的東京奧運,象徵了日本戰後經濟奇蹟,對日本而言,至今仍別具意義。可是,該屆東奧舉行的前一年,其實曾經發生一段小插曲:印尼和共產中國合力牽頭,舉行「新興力量運動會」(GANEFO),希望與國際奧委會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分庭抗禮,印尼學者 Retno Mustikawati 就稱之為「左翼奧林匹克」。

青春期睾酮如何影響跨性別運動員

紐西蘭舉重選手哈伯德(Laurel Hubbard),成為史上首名以跨性別女性(跨女)身份參加奧運的變性選手。儘管哈伯德此舉受跨性別群體歡迎,但亦有聲音質疑,在 2012 年性別轉換前,以男兒身經歷青春期的哈伯德如今參與女子項目,在身體及力量上會享盡優勢。研究人類性別差異演變的哈佛大學人類進化生物學系講師 Carole Hooven,接受英國「每日電訊報」訪問時同意,青春期的睾酮賀爾蒙,確會為跨女選手帶來優勢。

東京奧運下月開幕,日本還有機會叫停?

2020 東京奧運(又再)快將開幕,雖然多地疫情未退,疫苗接種進度亦慢,但錢已花了,「賣身契」也簽了,一旦叫停不只無收入,還得承擔財務責任,賠償天文數字。在可能損失的人命和鐵定損失的利益之間,日本政府選擇進行到底,乍看是個無奈之舉。但其實只要當局有心,如今想要中止東奧,也非毫無辦法。可是以首相菅義偉為首的高官們,始終沒有這個心。

Moyashi:亞視式奧運

另一個對奧運充滿信心的是香港政府,日前突然宣佈已經用公帑購入轉播權,交給電視台播放。然而從形勢來看,取消的機會還是滿高的,即使電視台今天開始準備節目,仍可能白幹一場。作為應對方法,筆者想起已經作古的亞視(雖然還有個續命的網台)在 2013 年之際的創舉:重播煙花。

認定種族滅絕後,關鍵在冬奧?

中國在新疆是否涉及種族滅絕罪行,近期掀起爭議。繼人權倡議者與「經濟學人」分別支持或反對「種族滅絕」指控後,加拿大下議院日前通過決議,認定中國對維吾爾族施行種族滅絕。此後會有甚麼發展?年輕時代為不列顛共產黨成員,現為「泰晤士報」專欄作家的 David Aaronovitch 認為,各國對 2022 北京冬季奧運會的取態,會是接下來的重點。

日本政客為何對奧運苦纏不休?

東京奧運本來在 2020 年舉行,但就因疫情而要延遲到今年夏天。英國「泰晤士報」近日報道,有日本政府高層私下認定因疫情久久未能平息,今年奧運也許要取消,政府只能放眼 2032 年奧運主辦權。可是,首相菅義偉矢口否認,也有報道指日本政府正考慮以閉門作賽形式舉行奧運。共立女子大學國際研究教授 Craig Mark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分析,這場奧運夢如何左右政客的仕途。

武肺疫苗來了,但日本人有信心嗎?

隨著輝瑞、莫德納、阿斯利康等武漢肺炎疫苗相繼推出,多國亦馬上採購。日本政府便已訂購以上三款疫苗共 2.9 億劑,足夠全國 1.26 億人口注射。政府希望於明年中讓所有國民完成接種,為延期至來年 7 月的奧運會做好防疫措施,本月國會就通過「預防接種法」修正案,免費向民眾提供武肺疫苗,更承諾如出現嚴重副作用,將承擔醫療費及傷殘津貼、代疫苗供應商提供賠償。但社會中對疫苗由來已久的不信任態度,為達成接種目標增添難度。

方俊傑:奪冠 —— 中國電影外國思維

郎平做教練的一代,堂堂強國,女孩子的吃苦能力本來就無復當年勇,社會對運動員非人道操練的觀念也有所改變,郎平更鼓吹運動員別為國家拚命,別為父母拚命,一切要為自己。對於很多向來表面上愛國愛得盲目的觀眾來說,看「奪冠」,不似看「戰狼」或「流浪地球」般充滿自大快感,會不會很無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