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

|共49篇|

【不是哥斯拉】日本防疫不力,罪在根深柢固的官僚主義

「(病毒)是飛沫傳染。只要不直接接觸就不會感染。不會有人咳嗽大到飛沫飛到很遠的地方,又不是哥斯拉。」這個毫無危機感的「笑話」,出自主掌日本衛生事務、厚生勞動省的一名高層口中。但日本政府在是次抗疫戰上的失言失策,還不止於此。

兩韓合辦奧運?學者:文總統在平行時空

越南河內峰會破局,北韓較早前已表明,除非美國無條件接受其要求,否則將不會恢復談判。南韓總統文在寅於上週的新聞發佈會上,重申南韓有意擴大與北韓的合作領域,並促進美朝對話。為此,文在寅在 1 月 7 日的新年致辭中,提出許多兩韓合作建議,包括合辦 2032 年奧運。但「華盛頓郵報」提出質疑,一個民主國家,應否與一個獨裁國家合作到如此程度?

體育與政治 —— 禁賽如何打擊俄羅斯?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本月宣佈,禁止俄羅斯未來 4 年,參與所有大型國際體育賽事。對部分沒有涉及禁藥的俄國運動員而言,無疑是一大打擊。然而,體育的影響力遠不限於體育範疇,據 WADA 法規審查委員會負責人 Jonathan Taylor 的說法,是次禁令同時亦對俄羅斯造成打擊。

日本的士如何迎戰東京奧運?

車門自動打開後,坐上一塵不染的簇新座椅,西裝筆挺、禮儀周周的司機,問你目的地是哪…… 日本的士以高質素服務著稱,不似香港同業,輕則黑面重則拒載。不過,臨近奧運加上人口老化問題,東京的士司機短缺,有公司轉而招攬外國人入行。他們經過司機訓練營洗禮後,又能否延續日本的本土文化?

地震以後:突顯日本城市的防災盲點

大阪北部地區週一發生 6.1 級地震。由於受災地區人口密集,又正值上班上課時分,地震造成的交通網絡癱瘓,令大批市民想回家也難。眾多外國遊客不諳日語,欠缺第一手資訊,更加是徬徨無助。這片混亂景象正為日本敲響警號 —— 隨著 2020 年東京奧運來臨,海外訪客不斷增加,如何應對這種「都市型災害」,成為主辦國的當務之急。

迪士尼鉅獻:冬季奧運會

平昌奧運日前在 k-pop 音樂煙花等聲色表演中,於造價 1 億美元但注定只用 4 次便將拆卸的露天運動場開鑼。這種不論花費還是排場都隆重其事的運動盛會,除了有切膚之感的本地人外,相信大概全球觀眾都已習以為常,鮮少人知道的是,形成今天這種晒冷式奧運會的,其實少不了童話王國華特迪士尼的功勞,甚至說,奧運會規模擴展由迪士尼化開始也不為過。

平昌冬奧前,漢城奧運會戰勝恐怖的一課

平昌冬奧舉行在即,南韓向北韓拋出橄欖枝,金氏卻多番挑釁,忽然取消兩國共同文化表演,還有傳將於開幕前夕閱兵,展示數十支遠程導彈,令全球緊張起來,怕平壤會對奧運不利。其實 30 年前南韓首辦奧運,亦有同樣憂慮。雖然當下的風險似乎更高,畢竟平昌離邊界僅 50 哩,北韓的核野心亦比以往大,但外交政策分析人士指出,漢城奧運會得來的經驗和教訓,反映朝鮮半島有能力舉辦大型賽事,甚至步向長久和平,而藉此對北韓釋出善意,更是正確的一步。

「伊卡洛斯」:圍繞俄國禁藥風暴超展開的紀錄片

古希臘有一「伊卡洛斯」神話:伊卡洛斯用蠟翼逃脫囚禁他與父親的島嶼,重獲自由的他卻因振翅高飛而得意忘形愈飛愈高,最後太陽的高溫令蠟翼融化,使他墮海身亡。近日,Netflix 也有一套以「伊卡洛斯」為名的新片,雖然並非甚麼史詩式劇情,但也是一套超展開的驚世紀錄片 —— 導演 Bryan Fogel 原本不過是想拍下他如何避過藥檢,服禁藥參與業餘單車賽事,結果卻意外拍出了一齣見證國際體壇醜聞、仿似「諜戰」的寫實驚悚電影。

東京奧運之時,日本首相是誰?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馬里奧裝扮登場里約奧運閉幕禮,有人驚喜亦有人批評,譬如體育評論家玉木正之就認為政客不應現身競技場合,僭奪運動員的風頭。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亦有出場接棒,身為舉辦城市的首長,預期主力籌辦事宜,起碼順理成章,2020 年就未必關安倍馬里奧的事了。按照自民黨黨章,黨總裁任期限兩屆,合共 6 年,東京奧運之時內閣應已面孔一新。不過近日有聲音指,安倍或有意修改黨例,延長任期,收割奧運紅利之後再下台。即是說,開幕禮屆時可能會出現安倍比卡超(Abémon)。

罄竹難書的安倍馬里奧

一場奧運的終結,最令人形象深刻的,竟非一眾頂尖運動員,而是一條巨型綠色水管,以及從水管冒出來、模仿超級馬里奧的安倍晉三。
外界對此普遍受落,高呼新奇有趣,反觀日本國內,批評之聲不絕於耳。不少國民更為反感,在他們眼中,即使安倍扮演著馬里奧,仍無法掩飾他的種種惡行……

陶傑:民族吐氣揚眉指數

巴西奧運閉幕,美國和英國的獎牌高踞榜上冠亞,全球矚目。

一般來說,奧運主辦國在主辦年,因「主辦國春藥效應」而有傑出表現,到了翌屆,即出現宿醉的 Hang-over 現象,獎牌減少。中國零八年主辦,得金牌五十一個,二〇一二年金牌即減少十三個,今年又減再十二個。英國不減反增,而且一百三十多名獎牌得主,六十多人是第一次參加,不必靠高齡阿婆回巢催谷任何一場比賽而推叠高潮,是健康的成績。

奧運過後:國家英雄變債仔

保特、菲比斯、威廉斯姊妹等星級選手,有贊助、賣廣告、更會搞生意,在奧運有牌也好失金也好,賽後照樣衣食無憂,但更多與他們同場競技的運動員,在離開里約之後,又要忙著打工甚至借錢,因為只有身兼數職,甚至舉債度日,才可養活自己、追逐獎牌。但離奇的是,不少「窮苦」健兒並非出身第三世界,而是來自美加澳這些發達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