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共126篇|

曾詩敏:歐聯上的精彩戲碼

臨近季尾,利物浦帶來了一波又一波的興奮。繼早前接連在聯賽盃和足總盃以互射 12 碼擊敗車路士捧盃後,「紅軍」在英超煞科戰對狼隊最後階段 5 分鐘連入兩球,以 3:1 反勝;加上曼城在另一邊廂一度落後維拉,令「紅軍」有望絕地爭標,殊不知「藍月亮」同樣逆轉,「紅軍」以 1 分之差屈居第二。

【Soul Monday】阿富汗女足在異國尋找希望

阿富汗女性要發揮所長,向來極為困難,婦女權益在 20 年間稍有進步,卻在去年 8 月塔利班重新掌權後迅即毀於一旦。當時阿富汗國家女子足球隊前隊長 Khalida Popal 力勸女球員銷毀所有參與這項運動的證據,但她們的足球夢不會就此破滅,像早年受脅迫而逃亡到瑞士的阿國女足球員就一直為夢想而奮鬥。

當 Underdog 也能成為冠軍

在田徑賽場上,牙買加、美國、肯雅等國的選手傳統上會被看高一線,但今年奧運的田徑場,卻由意大利奪得男子跳高、男子 4×100 米接力及 100 米金牌,結果令人意外。觀眾對意大利跑手 Lamont Marcell Jacobs 奪金更是大惑不解,一則因為他並非出身自傳統田徑強國,二則他並非著名跑手,3 年前才開始由跳遠重投短跑運動,而且到今年較早時候才跑過 10 秒大關。BBC 新聞近日就有專文分析,為何這些被看低一線的運動員,最後能得勝。

中國團體「三大球」運動,為何男不及女

中國流行「足球、籃球、排球」「三大球」的說法,女子排球自然深受重視。今屆奧運女排分組賽,中國連負土耳其和美國隊;中國男子「三大球」運動員,更是全軍盡墨 —— 37 年來首度全部無緣奧運。彭博社專欄作家 Adam Minter 指,「為何中國男運動員不能在相同領域,取得跟女運動員一樣的成功」,已成為一場全國討論。

【歐國盃收爐】睇波又講波,結果勁偏幫?

歐國盃告終,今屆英格蘭縱無緣奪冠,也總算打出 1996 年以來歐洲賽事最佳成績,本土球迷固然欣喜。但作為電視直播的旁述及評論員,竟也放棄持平,公然偏幫三獅,無視作為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的廣播機構,觀眾群裡還有蘇格蘭及威爾斯兩隊的支持者。只是球評也是人,當民族榮辱在前,「講波」的專業操守,又是否盡可拋棄?

蘇衛清:被湮沒的英格蘭首位非白人國腳

在將士用命之下,英格蘭足球隊一路過關斬將,終於在今年首度殺入歐洲國家盃。英格蘭一向被認為是現代足球的發源地,是歐洲的足球強國之一,在過去百多年的歷史中盛產數之不盡的球星。當中,有一位非常特別,他是英格蘭首位非白人國腳,亦是至今唯一一位華裔國腳,其故事一度被人遺忘,近年才被重新考究,他的名字是蘇衛清(Frank Soo)。

曾詩敏:英格蘭球迷久違的瘋狂

別說是英格蘭球迷了,就連我們這些體育迷,相信也久違這種瘋狂的畫面,彷彿隔著屏幕也聽到他們隨旗幟飄揚的歡呼聲,又回想起以往在現場會嗅到的啤酒味。他們的喜悅,是可以理解的,但確實不禁會令人暫忘自己仍在疫症之世。社交距離?咩嚟㗎?

一名球星的背後:技術、金錢和髮型

歐國盃英德大戰,本以為世仇相遇格外激烈,豈料德國連食兩蛋以 0:2 敗走。英格蘭除了擁有「主場」之利,還有甚麼因素得以跑出?球技和調度以外,三獅軍團成員的髮型,可能也是關鍵之一。「經濟學人」的姊妹刊物 1843 上月以專文分析,英國乃至英超球星與那三千煩惱絲的親密關係,所影響的不只是個人形象,甚至還有全隊的勝敗榮辱。

歐國盃:一個鼓勵不健康消費的舞台?

6 月 15 日,葡萄牙首席球星 C 朗拿度在記者會上,拿開兩支可樂,並呼籲大家多喝水,一時成為全球佳話。除了歐國盃贊助商可口可樂成為焦點,也令人反思如何保持健康生活模式。格拉斯哥大學公共衛生學者 Robin Ireland 和社會學家 Christopher Bunn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用公共衛生角度分析歐國盃的贊助風波。

曾詩敏:超過 200 天的等待,球迷,好久不見!

疫情衝擊,對運動的影響不只是一時三刻的封場,也可能會「衝」走一批參與者,當然亦有可能「衝」來一批新的愛好者。由閉門作賽,到重返有球迷出現在觀眾席的「常態」,這一步走了 200 多天。何時才能真正重返「常態」,誰又能說清?

球王駕崩:馬勒當拿與拉美左翼集團之殞落

2020 年 11 月 25 日,阿根廷一代球王馬勒當拿因心臟病去世,享年 60 歲。1986 年,馬勒當拿帶領阿根廷勇奪世界盃冠軍,其中對英格蘭一役的「上帝之手」和一己之力扭過 6 個球員的「世紀金球」依然傳頌至今。離開球場,馬勒當拿是南美洲最知名的左翼支持者,路透社形容,馬勒當拿把拉丁美洲左翼領袖的聲望帶到了國際層面。現在,他終與卡斯特羅和查韋斯在另一個國度共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