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P 媒體

|共1149篇|

現實

“Reality is that which, when you stop believing in it, doesn’t go away.”
— Philip K. Dick, American writer

現實就是,即使你不再相信,它也不會憑空消失。
— 菲臘.狄克(美國作家)

合一

“The strength of the team is each individual member. The strength of each member is the team.”
— Phil Jackson, American former professional basketball coach

團隊的力量來自每個隊員,而每個隊員的力量來自團隊。
— 菲爾積遜(美國前專業籃球教練)

【*CUPodcast】缺乏安全感的心靈,如何波及身體?

早在 1872 年,達爾文已經提出, 內臟與大腦透過「肺胃神經」密切相連,情緒激動時,大腦與內臟之間會有很多交互作用及反應。牽腸掛肚、撕心裂肺的感覺有其確據,1994 年,美國學者史提芬.伯格斯提出「多元迷走理論」,指出人類面對威脅、缺乏安全感時的三種生理狀態,與社會連結、安全需求尤其相關,有助理解創傷後壓力症患者的身心狀況。

我是誰 III

是誰移動我的身體
是誰在選擇我的方向
是誰灌注無限的想念
是誰在記錄故事

是誰
住在我的身體裡

是誰
住在我的心裡

開始

“The miracle isn’t that I finished. The miracle is that I had the courage to start.”
— John Bingham, American marathon runner

奇蹟並不在於完賽,而是有開始的勇氣。
— 約翰.賓漢姆(美國馬拉松跑手)

此路不通

“The clearest way into the Universe is through a forest wilderness.”
— John Muir, Scottish-American naturalist

通往宇宙最清晰的路徑,就是進入森林荒野。
— 約翰.繆爾(蘇格蘭裔美國自然主義者)

【*CUPodcast】一再經歷:PTSD 患者的大腦

作為創傷後壓力症(PTSD)的科普書,「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帶領讀者由生理到心理全面認識病症。要理解患者大腦發生的問題,必須先由大腦的基本構成說起。創傷後壓力症令大腦負責過濾感官訊息的視丘,以及塑造意識覺知、抑制衝動反應的額葉受損,令人失去時間感, 腦中盡是無助、恐懼等情緒。更甚者,即使創傷已成過去,平日已經能如常生活,但當創傷畫面毫無預警地侵佔腦海,大腦又會回復到創傷一刻的混亂狀態。

一隅

“Nobody realizes that some people expend tremendous energy merely to be normal.”
— Albert Camus, French author

沒有人意識到,有些人需要如此費力,才能與「正常生活」稍稍靠近。
— 卡繆(法國作家)

擺渡

“You can’t cross the sea merely by standing and staring at the water.”
— Rabindranath Tagore, Winner of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只站在岸邊凝望,是無法越過海洋的。
— 泰戈爾(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CUPodcast】面對創傷,人人反應大不同?

人作為韌性極高的物種,無論遭逢任何困難,我們總能找到生存下去的辦法。然而,過程中不免經歷各自的創傷,不論是環境使然,或是家庭累積下來的問題,都有可能成為成長中的痕跡。面對創傷,有人會遷怒於他人、有人腦袋會一片空白,甚至以失憶應對。

並肩

“Scared is what you’re feeling. Brave is what you’re doing.”
— Emma Donoghue, Irish-Canadian novelist

恐懼是你的感受;而勇敢是你的行為。
— 艾瑪.多諾霍(愛爾蘭裔加拿大小說家)

光源

“To shine your brightest light is to be who you truly are.”
— Roy T. Bennett, writer

做真正的自己,就能散發出最耀眼的光芒。
— 羅伊.班尼特(作家)

【*CUPodcast】馬斯洛的晚年發現:自我實現不是終點

年輕時的馬斯洛對神秘主義深惡痛絕,認為即使是所謂的「神秘體驗」,仍能以理性解釋,從人類角度出發,故畢生致力完成其需求層次理論。然而,晚年時期的馬斯洛發現人類最終的追求並非以自我實現作結,便在臨終時傾盡心力建構有關「超越」的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