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P 媒體

|共569篇|

【短片】語文陶話廊:讀紅樓夢 陶傑帶你走入大觀園

「紅樓夢」故事主要圍繞賈府三代人及另外三大家族,人物眾多。單是百年望族賈府,已有二、三百人,令不少讀者剛開始已看得眼花繚亂,意興闌珊。今集「陶話廊」,陶傑就分享自己看「紅樓夢」的心得,帶大家讀通賈府族譜,走捷徑深入賈府大觀園。

上帝視角

“We are told that when Jehovah created the world he saw that it was good. What would he say now?”
— Bernard Shaw, Irish playwright

有人說,耶和華創造世界時看見了美善。不知道現在他會說甚麼?
— 蕭伯納(愛爾蘭劇作家)

【短片】日本天皇,到底有幾忙?

戰後制定的「日本國憲法」,將天皇定義為日本和國民統一的象徵,沒有參與國政之相關權能。現時天皇工作分為 3 類:國事行為、公共行為和宮中祭祀。有作家統計近 4 代天皇的外訪行程,明仁天皇可謂最繁忙的外訪天皇,30 年來他與皇后美智子的行程,總長足足環繞地球 15 周半。

不興則衰

“Who does not grow, declines.”
— Hillel the Elder, Jewish religious leader

萬物不興則衰,不進則退。
— 希列爾(猶太宗教領袖)

往來

悲傷的時候
就當作是個起點
慢慢離開故事的陰影

快樂的時候
再轉多幾個圈
願你好好記住我

【短片】語文陶話廊:看紅樓夢的原因

四大古典名著中,「紅樓夢」可謂門檻最高、最難讀的一本。字字雕琢、節奏紓緩且情節較少起伏的「紅樓夢」,在這個充滿刺激、事事講求快捷的智能手機年代,似乎已不合現代人口味。今集「陶話廊」,陶傑就談談這道「人生必嚐的名菜」。為何說這是一部寫實小說?為何在今天,我們仍要讀「紅樓夢」?

登頂之路

“Over every mountain there is a path, although it may not be seen from the valley.”
— Theodore Roethke, American poet

每座山頂都有道路,雖然從山谷不一定看得到。
— 迪奧多.羅賽克 (美國詩人)

【專訪】Vitaly Mansky:導演也是普京的證人

現於俄羅斯被禁播的紀錄片「普京的證人(Putin’s Witnesses)」,素材來自導演 Vitaly Mansky 在 2000 年普京首次當選為總統前後貼身追拍的片段。當年他獲普京邀請拍攝個人紀錄片,將他塑造為有血有肉的年輕領袖,助他登上總統寶座。多年後,Mansky 將從未公開的片段剪輯為「普京的證人」,揭露由沒沒無聞到今天獨攬大權近二十年的普京,當年如何入主克里姆林宮。

創意角度

“Creativity involves breaking out of established patterns in order to look at things in a different way.”
— Edward de Bono, Maltese psychologist

創造力是跳脫固有模式,以不同角度看事物。
— 愛德華.狄波諾 (馬爾他心理學家)

遠離中國之後的日子:旅程已近結束

編按:嚴亢泰曾為居英傳媒人。生於上海,畢業後於北京電台工作。文革後移居倫敦,任職於英國廣播公司的中文科。曾在大陸、香港和台灣的報刊雜誌和本網發表文章。現已退休,定居倫敦。下文出自其第二部自傳「如夢書 —— 遠離中國之後的日子」中,「回憶」一章。

一生一次

“Cowards die many times before their deaths, The valiant never taste of death but once.”
— William Shakespeare, English playwright

懦夫在生已死過很多次;勇士一生只嘗過一次死亡的滋味。
— 莎士比亞(英國劇作家)

消磨自我

“A man who trims himself to suit everybody will soon whittle himself away.”
— Charles M. Schwab, American entrepreneur

一個為了迎合別人而努力修飾自己的人,終會將其自我消磨殆盡。
— 查爾斯.施瓦布(美國企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