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P 媒體

|共929篇|

【短片】語文陶話廊:紅樓夢 —— 二百年前的 4K 鏡頭

考慮到疫情影響教學進度,考評局宣佈明年中學文憑試(DSE)中文科刪減「岳陽樓記」及「六國論」兩篇篇章,引發對教材篩選的爭議。陶傑則認為,教育局應選更貼近年輕人的篇章,吸引中學生欣賞古典文學。今集「陶話廊」,陶傑就以「紅樓夢」第 3 回的賈寶玉登場一幕為例,看看這部聲畫俱佳的名作,如何貼合當今的影像新世代。

月亮說

“The moon is friend for the lonesome to talk to.”
— Carl Sandburg, American poet

月亮是孤獨者的最佳傾訴對象。
— 卡爾.桑德堡(美國詩人)

【*CUPodcast】音樂如何啟發大腦?

社經地位較低的家庭,下一代在學業、職業、向上流動等能力的整體表現都相對較弱,我們多將這種現象,歸因為家長的教育程度與職業等方面較遜色。其實,還有一個看似微不足道的因素,決定了兒童多方面發展的表現:成長中聽到的聲音與腦部發展,互為關係。

時間的信念

時間無法重複走過的路

沒有要留住的人
沒有要停留的故事
沒有要等待的願望

默默地
跟隨著宇宙的節奏
繼續向前走

默默

“Men argue. Nature acts.”
— Voltaire, Philosopher

人們爭論不休;大自然默默行動。
— 伏爾泰(思想家)

奇蹟

“When we do the best we can, we never know what miracle is wrought in our life or the life of another.”
— Helen Keller, American author

當我們盡力而為時,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這將會在自己或其他人的生活中,創造了甚麼奇蹟。
— 海倫.凱勒(美國作家)

【*CUPodcast】花費百年才廢除的香港蓄婢制

香港在開埠之前,富戶家中有幾個「妹仔」乃等閒事。但自 1841 年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在港洋人得悉蓄婢制度後,感到強烈的文化衝擊,甚至提升至有關人權的討論。香港的蓄婢制由 1844 年開始為人討論,但要待到 1938 年,蓄婢制度才在法例上正式被禁。為何香港的「妹仔」問題,需要用上近百年時間來處理?

風雲變色

“There’s a resistance for people to talk about things that make them feel guilty. When natural disasters happen, it’s easier not to feel guilty about it.”
— Walter Mosley, American novelist

人們通常抗拒提及勾起他們罪疚感的事物。當天災發生時,便更容易不因此而內疚。
— 沃爾特.莫斯利(美國小說家)

非做不可

“Sometimes I do what I want to. The rest of the time, I do what I have to.”
— Marcus Tullius Cicero, Roman Philosopher

有些時候,我會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但其餘的時間,我會做一些非做不可的事情。
— 西塞羅(羅馬哲學家)

【*CUPodcast】太古二百年:從英國小商行到香港商業巨頭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遠在 1816 年,太古集團的前身只是一家位於英國利物浦的小商行。經歷二百年發展,由清朝到今天,集團的業務範疇不斷擴大,版圖由英國拓展至世界,在香港更堪稱四大英資財團之一。來自英國的財閥也曾寫下香港故事:例如創辦太古小學,而今天以街頭小食聞名的太安樓,竟然也跟 1940 年代末太古船塢的發展有關。

憎恨

“When we don’t know who to hate, we hate ourselves.”
— Chuck Palahniuk, American novelist

當我們不知道該恨誰時,就會恨我們自己。
— 恰克.帕拉尼克(美國小說家)

失常

“Insanity in individuals is something rare, but in groups, parties, nations and epochs, it is the rule.”
— Friedrich Nietzsche, German philosopher

在個人層面,失常是罕見的事,但以群體、黨派、國家和時代而言,卻是必然的事情。
— 尼采(德國哲學家)

忘記和記

“The receptivity of the great masses is very limited, their intelligence is small, but their power of forgetting is enormous.”
— Adolf Hitler

群眾的接收能力有限,他們的智慧雖小,卻善於遺忘。
— 希特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