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70篇|

泰國逆權手工啤

幾年前,泰國議員 Taopiphop Limjittakorn 由酒吧走進議會,致力推動手工啤酒新例立法,以改變長期由大型啤酒廠主導的市場。今年 31 歲的 Limjittakorn 接受網媒 VICE 訪問時揚言:「這會是本國民主化的一部分,若我們能通過啤酒法案,即為泰國準備好作出改變的徵兆。」

劉偉民:Party Bubble 還有選擇嗎?

沒完沒了的限聚令下,要在一連串節日開派對,看來只有留在家中。香檳一直被視為慶祝必備的酒,但今年的大環境,似乎沒有太多藉口去慶祝。如果不想勞煩香檳,又想在親友聚首時加點節日氣氛,其實還有很多氣泡酒可以選擇,而且,氣泡在口腔爆破的一刻,你的經濟狀況不會同時爆破,大可放心多開幾瓶盡情暢飲。

劉偉民:酒莊借錢竟然足以改變 Brunello di Montalcino 命運

收到 Castiglion del Bosco 酒莊傳來的消息,他們成功與意大利第三大銀行集團 Banco BPM 落實貸款協議,以尚在木桶醞釀的葡萄酒作抵押,以定息貸款 100 萬歐元,貸款期 4 年。你可能認為純粹個別酒莊商業安排,沒有甚麼大不了。不過,我可以對你說,這筆貸款,有可能改變 Brunello di Montalcino 的命運。

武肺下沒有慶祝,法國香檳業正受重創

踏入 8 月,本是法國香檳葡萄園的收成季節,葡萄變得成熟、飽滿及香甜,宜於釀酒。行業終於盼到一年之間最重要的熟成期來臨,但在武漢肺炎疫情下,卻也是煩惱的開始。在沒慶祝、無聚會的封閉日子,香檳自難派上用場。而香檳滯銷,連帶製造商對葡萄的需求減少,葡萄園主的心血不但付諸一炬,更面對行業生存危機。

劉偉民:酒友斷捨離

自從 Fine wine 成為普及投資工具之後,舊年份葡萄酒的漲幅不單是儲存成本,還要加上炒賣差價,十年八年後,即使買得到,身價也可能三級跳。飲家為了不想喝得肉痛,開始不停買新年份的酒,或者酒花。本來只是投資者的玩意,飲家也被迫跳上列車。

酒、大麻、炸薯條,停擺也要買到的「必需品」

歐洲各地政府要求居民除了購買生活必需品外,應留在家中並保持社交距離。但對於歐洲人而言,生活中的必需品,早已超越柴米油鹽等果腹層次:荷蘭政府下令關閉大麻商店之時,大批市民出門搶購大麻;比利時炸薯條店照常營業;法國人仍能買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