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56篇|

酒、大麻、炸薯條,停擺也要買到的「必需品」

歐洲各地政府要求居民除了購買生活必需品外,應留在家中並保持社交距離。但對於歐洲人而言,生活中的必需品,早已超越柴米油鹽等果腹層次:荷蘭政府下令關閉大麻商店之時,大批市民出門搶購大麻;比利時炸薯條店照常營業;法國人仍能買酒。

宿醉:世界各地解決之道

節慶狂歡,有時難免飲大幾杯。或許不少人享受喝醉的當下,但肯定沒有幾個人喜歡醒來後的宿醉狀態。世上沒有真正的解酒藥,宿醉者要想方設法擺脫噁心、疲勞、煩躁及疼痛感。宿醉本質為嚴重脫水及血糖水平下降,故對許多人而言,解決方法是攝取碳水化合物、水分,輔以脂肪及蛋白質。美食作家 Lauren Shockey 在食譜 Hangover Helper 中,即收錄世界各地的人,如何從飲食入手,減輕宿醉感。

張鼎源:葡萄園的蝙蝠俠

波爾多葡萄酒協會(CIVB)經多年研究,終於「發現」當地原生蝙蝠喜愛吃蟲,且食量驚人,有助減少使用農藥,屬酒莊的俠義之士。這當然是好消息,不過,其實也相當荒誕,就像苦尋眼鏡,卻發現原來一直戴著,不過這倒反映了業界近兩個世紀的奔波折騰。

Gloria Chung:這個聖誕喝水吧

聖誕節還學得爛醉?Sorry,你 out 咗了,現在最流行的是喝水或者無酒精的飲品。執筆之時,身處倫敦,這裡充滿聖誕氣氛,到處都開派對,我在超級市場走一趟,發現水的潮流已經發酵得發癲。話說 5、6 年前,英國冒起了一批「水」,這批水不只是礦泉水蒸餾水那麼簡單,而是從白樺木抽出的水,今次去到,就發現這個潮流並沒有離開,我還見到西瓜水、迷迭香水、仙人掌水。

Moyashi:快閃飲杯

看過最過分的是某連鎖餐廳的「30 分鐘酒水放題套餐」,網上文章推薦食法是:屁股碰到椅子之前先點一杯生啤,然後一口乾掉,接下來的 29 分鐘還可以吞下兩至三杯,最後才慢慢吃套餐的食物。原則上就是用盡 30 分鐘的時間,喝下最多的酒精。酒好不好喝?Who cares?「快閃飲杯」講究的只是在短時間內,以便宜的價錢,喝下最多的酒水,與香港人食自助餐的哲學有異曲同工之妙。

實驗室「釀」的葡萄酒,還算是酒嗎?

經過早年電影洗腦,即使不是紅酒迷,亦知道 82 年 Lafite 乃極品紅酒。釀酒講究年份氣候,經典年份一過,就無法再複製。三藩市的初創企業 Endless West,正以科學角度,從分子入手「釀製」美酒。不過,以相宜價錢出售美酒,雖是愛酒人士的福音,卻會衝擊傳統酒業。

張鼎源:真.門常開 —— 藍色大門

日本清酒酒造在上世紀,數目不斷下跌,特別在二戰後,由 5,000 多家,至近年的 1,500 家。究其原因,是西洋文化的傳入,不過世事無絕對,昔日的敵人,今天卻又是日本清酒的救命恩人,清酒適逢西方清淡飲食風尚,伴隨日本料理,在彼岸成為風潮。當然風潮歸風潮,誰能坐上順風車,又另當別論。

張鼎源:阿根廷不用心酸!今次無份又如何?

中美貿易戰熱鬧刺激,葡萄酒成了血肉橫飛的戰場,美國葡萄酒受制於關稅,哪國有機可乘?早前品嚐了數款阿根廷的葡萄酒,質素非凡,物超所值,而且曾到訪阿根廷,對當地民風印象深刻,無形中又為酒釀加了分,是故想起了阿根廷酒釀能否跑出?

Päntsdrunk:解放身心的芬蘭人活動

自從「芬蘭人的惡夢」一書在中國出版,裡面提到「芬蘭式」的內向民族性,馬上引起巨大熱潮,網民爭說自己是「精神上的芬蘭人」,簡稱「精芬」。但是真.芬蘭人的生活態度,其實也有奔放一面。譬如在家中脫剩內衣,自斟自飲。這種同時解放身心的活動,他們稱之為 Päntsdrunk。

日本威士忌 —— 復興十年,又到絕境

經過日本國內機場,難免都會發現免稅店內的日本威士忌明顯減少,隨著原酒庫存量不足,多隻備受追捧的日本威士忌已相繼停售,近日 Suntory 旗下蒸餾酒廠 Suntory Spirits 亦再次公佈壞消息,將由今年 6 月開始,陸續停售該廠兩款威士忌「白州 12 年」和「響 17 年」。儘管 Suntory 旗下蒸餾酒廠亦在 10 年期間增產超過一倍,但只能滿足市場對低年份威士忌的需求,至於高年份威士忌嚴重缺貨的問題,本質上是無法在短期解決的。「我們的市場定位,是將質素放在第一,數量其次。」Suntory 發言人向日經新聞表示:「距離我們再度發售,相信要等一段頗長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