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業

|共41篇|

為工作,印度青年遠赴加國

印度失業率持續高企,年輕人在國內求職無望,紛紛萌生去意。據路透社報道,旁遮普邦一間外國簽證代辦機構 Blue Line 近年生意激增,每天處理大約 40 名客戶申請。任職該機構的顧問 Lovepreet 坦言:「這份工作我已做了 4 年,我今年或明年也會去加拿大。政客們不斷承諾向我們提供政府工作,卻從未兌現。」

全球經濟陰霾下,澳洲就業空缺為何再創新高?

疫情持續差不多兩年,大大打擊全球經濟。經濟倒退,人們減少消費和投資,一般而言可能會推高失業率,可是澳洲卻剛剛相反,就業空缺數字持續高企。墨爾本大學經濟學教授 Jeff Borland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分析這個吊詭的現象。

救世軍:青年重拾自信變「明日之星」

家恩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成績並不理想,學校建議她到「展亮技能發展中心」修讀證書課程。畢業後,她找到一份與設計相關的工作,卻因為未能適應工作及面對客戶所帶來的壓力,短短一星期便辭職。她重新審視自己的前路,但礙於內向、焦慮及挫敗的經驗,令她自信心偏低,對將來亦沒有太多期望。偶然之下,家恩認識了救世軍社工,並參加「展翅青見計劃」成為計劃學員,期望計劃能有助改善其現況,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

廖康宇:讀韓江雪、鄒崇銘「後就業社會」

如果讀者對香港的未來感到不確定,不妨多看一些關於香港研究的書。讀韓江雪、鄒崇銘合著的「後就業社會:誰是科技貴族?誰的人工智能?」,或者可以解答到一些對於未來的憂慮。本書分為 4 部分,每個部分均以短文文集的形式組成,討論有關科技如何影響社會發展的議題。

為錢為名為理想,全球爭做公務員

疫症無盡,市道艱難。現時在全球各國,有意投身公務員行列的人大幅增加,但不見得全是謀著那個「鐵飯碗」。「金融時報」發現,他們想要成為公僕的原因,除了待遇較好或就業選擇減少,還因為在疫中對公共服務產生興趣,想要為民服務、回報社會。只是,疫情亦令政府收不敷支的情況加劇,要做到或是做好這份工,比以往更困難。

不讀商科選理科的年代

疫症出現 1 年以來,流行病學家不斷追蹤並預測病毒進程、生物化學家積極開發疫苗、醫護人員長期留守崗位,為病人作診斷、治療及護理。若論武肺大流行尚能為人們帶來甚麼好處,定必是疫情期間辛勤工作,且貢獻良多的科學家正影響著一眾學子未來的職業取向。著名物理學家 Brian Cox 甚至預測,流行病將創造出「新一代科學家」。

「地獄朝鮮」再進化:青年比長者更難就業

南韓青年要就業向來不易,就算工時長壓力大也好,有份工已謝天謝地。當時生活再苦,還能花些「他媽的錢」,不為未來投資,只求今天快樂。可是,當武漢肺炎來襲,重創全國經濟,年青男女首當其衝成為犧牲品,大約每 4 人當中,就有 1 人沒有工作,就業率甚至比高齡人士還低。

人類進化第一步 —— 基因編輯行業求才若渴

霍金最後預言:地球在未來 1,000 年內面對核戰、環境災難的威脅,人類長遠只能離開地球方可存活,要殖民外星,就必須「發現如何改變諸如侵略這樣的智慧和本能」,改造基因作「自主進化」,預言看似天馬行空,但現實是人類已走上了改變人體基因的第一步,開始以基因編輯治療由基因缺陷引致的疾病,基因編輯相關的職位需求更正在大幅上升當中,或者「超級人類」終有一天會出現。

日本「失落一代」的職途冰河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月成功連任自民黨總裁時,矢言政府將戰勝困擾日本多年的通縮問題。有意見認為,日本勞動市場緊張,但工資增長反而很少,應該推動工資增長,以擊退通縮。但對日本「失落一代」來說,要提升工資困難重重。他們初涉職場時,日本正處於經濟泡沫爆破時期,即使多年過去,這一代人的工資、前景亦比不上過去,甚至往後一代的在職者。

蒙古烏蘭巴托 —— 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

蒙古首都兼最大城市烏蘭巴托,現有超過 130 萬人定居,佔全國約 300 萬人口近 45%。然而,隨著人口不斷從郊外湧入首都,烏蘭巴托的污染問題日益嚴重,甚至超越北京等以空氣污染著名的城市。人們現時呼籲推動農村現代化,令人得以離開城市,回歸草原。

人工智能如何撼動全球秩序?

知名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在剛出版新書「21 世紀的 21 堂課」為全球危機把脈斷症,雖然當前的反自由主義浪潮成因複雜,但他推測這股浪潮只會愈加洶猛,關鍵在於我們繼承的全球自由主義體系,都是建基於 20 世紀工業文明,面對人工智能(AI)、資訊和生物科技革命,舊有體系將無力招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