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共215篇|

邪教與一般宗教有甚麼分別?

過去,不少藝人曾捲入疑似邪教風波,最知名事件有日本傳奇樂隊 X Japan 主音 Toshi,被洗腦奴役 12 年,家財盡散,也賠上了事業黃金期。可是,有人認為這些所謂的「邪教」,其實與一般宗教差別不大,有時候「邪教」標籤很容易會被某些政府挪用來打壓宗教自由。有學者就嘗試解釋邪教與一般宗教的區別,讓受害者及其親友注意。

送兒子出家,父母益處多

獨身與否是個人選擇,也有一些宗教如天主教、藏傳佛教、漢傳佛教等,要求聖職、出家者獨身。宗教獨身意味個人不會繁殖後代,但繁殖是塑造人類的演化關鍵;人類學研究為甚麼有人放棄家庭生活,加入獨身組織、獨身生活起又是如何演變。倫敦大學學院人類學教授 Ruth Mace 及研究員 Alberto Micheletti 等學者近日就在「皇家學會報告 B 系列」(Royal Society Proceedings B)發表研究,以中國甘肅省內的藏族家庭為對象,解釋人們的生育及經濟因素,如何影響家庭送孩子出家的決定。

解放神學:天主教版本的馬克思主義?

天主教總是讓人聯想到保守政治,與政權關係密切,但其實教會內部亦存在另類主張。20 世紀後期拉美興起的解放神學運動(Liberation Theology),強調從受壓迫貧苦大眾角度詮釋信仰,鼓勵信徒投身政治抗爭,堅持教會要肩負解放使命,神職人員甚至投身革命,是天主教內部的激進革命派,也長年被教廷指控為變種的馬克思主義。

劍獅子丸:佛工智能 —— 效率與四無量心

由價值編程至自我價值建構,從佛學角度是思考如何在當中培植或培育仁慈。但仁善跟效率不同,並不能簡單轉化為行動原則,再且對於看重本意的佛家而言,跟從已定的編程原則,與自我生成的仁善,絕非一樣。前者只反映了工程師的本願,後者才是人工智能的自發所得,那才是人工智能的業。

劍獅子丸:佛工智能 —— 如果人工智能要輪迴?

強人工智能要成功模仿人類思維,就要深入透徹了解模仿對象 —— 人。這致使「何為人」此題目,在各領域也被翻叮加熱,人之所以為人這老問題又再次流行起來。老問題自然已有無數的答案參考,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對於人的意識有著二千多年的研究,如果嘗試從佛學角度出發,會有怎樣的答案?

清明節俄國版:拉多尼察

在中港台星馬等華人地區,每年 4 月初會有清明節。每到這個時節,華人家庭都會上山掃墓祭祖,紀念祖先,慎終追遠。世界其他地方也有類似節日以悼念亡者,俄羅斯就有「快樂版清明節」,名為「拉多尼察」(Radonitsa),人們會與往生者一起吃傳統甜品、痛飲伏特加。

香港培育的太平天國改革家:洪仁玕

香港培育過無數革命和改革志士,太平天國的干王洪仁玕,可算是備受忽視的一位。有別於其他太平軍領導層,洪仁玕雖則是洪秀全最早信徒,但曾經在香港接受基督教神學訓練、任教英華書院,重投太平天國後負責總理朝政,憑藉在港習得的西方知識,提出領先時代的改革中國方案「資政新篇」。

非洲也有狂歡節:傳統文化與抗爭歷史之糾纏

提到基督宗教節日,很多人會想到聖誕節和復活節,其實,很多國家還有另一個大型節慶「狂歡節」(Carnival),主要是讓教徒在四旬節守齋前盡情享樂一番,時間大約為每年的 2、3 月,視乎各地的習俗和曆法。在殖民主義時期,西方列強把宗教節日帶到世界各地,當中巴西狂歡節就舉世聞名。這次要介紹的是畿內亞比紹(Guinea-Bissau)狂歡節,了解當地傳統文化與抗爭歷史如何交織。

逆權的宗教領袖:當一行禪師遇上馬丁路德金

今年 1 月 22 日,舉世知名的佛學大師一行禪師,於故鄉越南順化的慈孝寺圓寂,享年 95 歲。他出版上百本著作,是把正念修習帶到西方的先驅者,畢生弘揚「入世佛學」,在全球各地掀起反戰運動。他以行動告訴我們,宗教領袖應該走入社會,救濟受苦難的人民。而他與美國黑人民權領袖、南方基督教領導會議主席馬丁路德金的一段跨宗教友誼,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

披著希臘長袍的佛陀:佛像起源考

古希臘文明與印度佛教,是古典時代的兩顆璀璨明星,在教科書中通常被當成互不相干的課題,但其實兩者確有互相影響的痕跡,印度佛教石窟不但有希臘人捐獻的記錄,史上最早的佛像造型更有顯著希臘特徵。究竟雕造雅典娜女神像的工藝,是如何輾轉用在佛陀和菩薩身上?

宗教迫害的痕跡,人造衛星也看得見?

運作 4 個世紀的西班牙宗教裁判所,為人類史上最持久的宗教迫害,不但蠶食宗教自由,還損害經濟社會發展至今。有學者通過人造衛星的航拍照片,考察西班牙夜間燈光亮度,量度各地方經濟發展程度,結果昔日宗教裁判所審判頻繁的地方,今日的經濟活動亦傾向較弱,其他社會發展也相對落後。

在蘇聯存活下來的俄版聖誕老人:嚴寒老人

人們總說聖誕節是普天同慶的日子,在獨裁國度卻未必如是。馬克思認為宗教是人民的鴉片,蘇聯以共產主義立國後大力遏制宗教活動,當中包括聖誕節等基督宗教慶典。不過,即使在如此政治高壓的環境,一些民間風俗依然能以各種方式留存下來,包括俄羅斯版的聖誕老人「嚴寒老人」(Ded Moroz)。

也門「執屍人」:把陣亡戰士帶回家

聯合國的最新報告顯示,多達 37.7 萬人死於也門內戰,估計其中 15 萬乃戰死沙場。這類遺體運送工作,通常是由醫療工作者或外交人員完成。但在當地,近年只靠前童軍 Hadi Jumaan 及其義工小隊,把一位又一位陣亡戰士送回家安葬。而冒死執行如斯重任,則讓他既受尊重,同時亦被猜疑。

為何印度連雞蛋也要禁?

雞蛋已成為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Gujarat)街頭飲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但亦成為印度教徒的攻擊對象。在傾向印度教民族主義的總理莫迪領導下,政府近年積極採取措施推廣所屬宗教,並排擠伊斯蘭教徒及其他團體,連帶雞蛋也因觸及堅持素食的印度教教徒神經而被地方政府所禁。然而,不少印度教教徒亦難以認同禁蛋,因會影響其生計及健康。

斯里蘭卡的「去激進法」,如何把國家推向更大的深淵

有時候,獨裁政府誤以為用嚴刑峻法,把人民的聲音鎮壓下來,就可以解決問題,結果卻令矛盾愈演愈烈。過去 20 年,南亞國家斯里蘭卡走向獨裁,拉賈帕克薩家族獨攬大權,同時宗教和民族矛盾持續,東北部的泰米爾人飽受壓迫。今年 3 月,斯里蘭卡政府推出「去激進法」,學術平台「東亞論壇」就刊登評論,指當地正陷入更大的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