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

|共67篇|

蚊的正面作用

毫無疑問,蚊是煩人的昆蟲,叮得人痕癢無比、在人耳邊發出滋擾的嗡嗡聲,更有機會傳播瘧疾、日本腦炎、寨卡病毒、登革熱等疾病。如果地球的蚊全都消失,大多數人應該會拍手叫好。不過,在人類眼中一無是處的蚊,原來於生態環境中與植物有互助作用。

以詩治療:病患者黑暗之光

常言道:即使失望,不要絕望。對於重病患者來說,除了手術和藥物以外,正面的心態同樣重要。為協助病人積極對抗病魔,美國有醫生試用嶄新療法 ——「詩療」,舉辦創作班和日常讀詩活動等,嘗試在文字之中勾起美好回憶、藉以勉勵他們迎難而上。

鼠疫非最可怕,可怕的是不公開消息的國度

正值豬年,中國豬瘟疫情持續至今,而鼠年未至,鼠疫已先到中國。早前,兩名來自內蒙古西北部人士,於北京確診肺鼠疫(pneumonic plague)。昔日在中世紀肆虐歐洲、俗稱黑死病的鼠疫,其實尚未絕跡於世界。直至今日,包括美國在內,鼠疫仍在許多國家傳播。

老年抑鬱症:怕麻煩別人的罪疚感

見年老雙親時常忘東忘西,便以為是患了腦退化症?其實亦有可能是「老年抑鬱症」、一種因腦內神經遞質減少所引發的腦部疾病。雖然此病能治,但往往被當作老化或認知障礙,近年在日本,不少個案因而被耽誤治療而惡化。長年任職長者精神科的和田秀樹醫生,為社會敲起警號。

李衍蒨:骨頭男孩

位於美國費城的馬特博物館(Mütter Museum),是一家醫學博物館,亦是筆者最喜歡的博物館之一。裡面展出多種不同類型的解剖及病理學標本,其中一個最令人慨嘆的必定是 Harry Eastlack 的骸骨。因為他的骸骨標本上面,參觀者都必定能看到「兩副」骸骨:一副是他出生時擁有的,另一副則是因 FOP(fibrodysplasia ossificans progressive)而衍生的。

英國醫生:10 分鐘診症時間太少

香港公立醫院的門診長期處於「爆棚」狀態,病人等待好幾個鐘頭,只換來數分鐘的診症時間。英國也有類似情況,據「衛報」報道,英國皇家全科醫師學會,對普通科醫生每位病人診症時間平均只有 10 分鐘深感不足,提出延長至 15 分鐘,令患者有更多時間與醫生討論健康狀況。

「好死」運動:重新認識死亡

時代變化將整個死亡過程搬進醫院,脫離了正常生活。根史丹褔大學醫學院統計,有 80% 美國人在醫院與世長辭。因此,即使是比東方社會相對開放的美國人,亦同樣以疏離、陌生的眼光觀望死亡。美國就有學院與組織積極推動「好死」(Death Wellness),鼓勵人們以開放的心看待死亡。

最被忽視的污染:動物糞便

人類絕大部肉食均來自畜牧業,要餵飽數十億張飢餓的口,自然要有龐大的畜牧業支撐。不過,畜牧除為人產出肉食,亦產出大量動物糞便。健康與科學記者 David Cox 於「衛報」撰文,稱每年牲畜產生數十億公噸的排泄物,已開始毒害自然界

病了仍堅持上班是何道理?

不少上班族在生病時,即使沒有辦法正常工作,仍會勉強上班,不外乎是害怕上司責怪,或出於個人「奴性」深重,覺得帶病仍工作是種美德。但苦苦堅持,只會令病情加重,一不小心傳染同事,更會破壞職場健康。近日英國廣播公司就有報道,探討上班族何以做如此吃力不討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