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

|共76篇|

了解武漢肺炎重症患者的情況

武漢肺炎的確診個案每日攀升,截止 4 月 7 日,全球已超過 130 萬人染病,超過 7 萬人死亡。英國首相約翰遜宣稱隔離後多天,竟突然情況惡化被送入加護病房,到底得了武肺的情況如何?澳洲紐卡素大學醫學教授 Peter Wark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講述醫院如何治療重症者,而他們又會有甚麼後遺症。

區塊鏈杜絕非洲假藥黨?

假藥氾濫長年困擾非洲,科特迪瓦尤其嚴重,從政府 2018 年向假藥黨宣戰,可見問題之猖獗以及公共健康危機之嚴峻。「世界報」報道,法國一間初創科技企業利用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為藥物標上數碼身份以確保貨源純正,現已為科特迪瓦全國近 3 分 1 藥房採納,假以時日有望杜絕假藥問題。

流行病的起源:密集定居、農耕、畜牧

由公元前 1 萬年的新石器時代起,人類生活方式逐步由遊居狩獵採集演變為定居農耕畜牧。當時全球估算約有 400 萬人,其後 5,000 年來增加僅僅 100 萬人,相較之下,再 5,000 年後人口急增 20 倍。前期人類的繁殖力近乎停滯,「如何解釋人類維生技術進步與人口總量長期停滯之間的矛盾」?耶魯大學政治學教授斯科特在著作「反穀」中指出,其時可能正值流行病最初亦是最致命的時期,而各種古老疾病之所以橫行無忌直至今日,大可歸咎於新石器時代三大革命因素:密集定居、農耕、畜牧。

從無關痛癢到急速致命:冠狀病毒進化史

這次武漢肺炎,傳播力極強,兩個多月就令數以萬計的人受感染,背後的元凶就是 2019 新型冠狀病毒,學術全名「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 2 型」,縮寫為 SARS-CoV-2。經此一「疫」,相信大家對冠狀病毒的大名略有所聞,卻未必了解其來龍去脈。

民主化令人更健康?

去年 6 月至今,從反送中到武漢肺炎,香港人經歷畢生難忘的大半年。自疫情爆發,香港政府反應遲緩,令不少港人上了一門疾病政治學。五大訴求與防疫,民主與健康,其實息息相關。以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全球衛生計劃總監 Thomas Bollyky 為首的研究團隊,去年於著名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撰文指出,民主化會令人更健康。

監控疾病的兩難:要私隱還是公眾安全?

近來,網絡流傳多段讓人啼笑皆非的短片:中國公安用航拍機和揚聲器呼籲路人戴口罩,被點名的人亦乖乖聽從吩咐。乍看之下,有關做法能即時保障公共衛生,但有香港和澳洲學者擔憂,疫症之後,社會監控的情況將變得更明目張膽,甚至被合理化,個人私隱和公眾安全的權衡,或有另一番掙扎。

疾病政治學:為何疫病是個政治問題

不少學者擔心,像 1918 年西班牙流感的世紀疫症會再次降臨。全球學者都為下一場世紀大疫症嚴陣以待。挪威卑爾根大學學者 Kristian Bjørkdahl 和 Benedicte Carlsen 就在 2019 年編輯出版了 Pandemics, Publics, and Politics 一書,提醒大家若想好好備戰,就要先了解一個真相 —— 每場疫症爆發都不僅是流行病學的問題,它同樣是一個政治問題。

蚊的正面作用

毫無疑問,蚊是煩人的昆蟲,叮得人痕癢無比、在人耳邊發出滋擾的嗡嗡聲,更有機會傳播瘧疾、日本腦炎、寨卡病毒、登革熱等疾病。如果地球的蚊全都消失,大多數人應該會拍手叫好。不過,在人類眼中一無是處的蚊,原來於生態環境中與植物有互助作用。

以詩治療:病患者黑暗之光

常言道:即使失望,不要絕望。對於重病患者來說,除了手術和藥物以外,正面的心態同樣重要。為協助病人積極對抗病魔,美國有醫生試用嶄新療法 ——「詩療」,舉辦創作班和日常讀詩活動等,嘗試在文字之中勾起美好回憶、藉以勉勵他們迎難而上。

鼠疫非最可怕,可怕的是不公開消息的國度

正值豬年,中國豬瘟疫情持續至今,而鼠年未至,鼠疫已先到中國。早前,兩名來自內蒙古西北部人士,於北京確診肺鼠疫(pneumonic plague)。昔日在中世紀肆虐歐洲、俗稱黑死病的鼠疫,其實尚未絕跡於世界。直至今日,包括美國在內,鼠疫仍在許多國家傳播。

老年抑鬱症:怕麻煩別人的罪疚感

見年老雙親時常忘東忘西,便以為是患了腦退化症?其實亦有可能是「老年抑鬱症」、一種因腦內神經遞質減少所引發的腦部疾病。雖然此病能治,但往往被當作老化或認知障礙,近年在日本,不少個案因而被耽誤治療而惡化。長年任職長者精神科的和田秀樹醫生,為社會敲起警號。

李衍蒨:骨頭男孩

位於美國費城的馬特博物館(Mütter Museum),是一家醫學博物館,亦是筆者最喜歡的博物館之一。裡面展出多種不同類型的解剖及病理學標本,其中一個最令人慨嘆的必定是 Harry Eastlack 的骸骨。因為他的骸骨標本上面,參觀者都必定能看到「兩副」骸骨:一副是他出生時擁有的,另一副則是因 FOP(fibrodysplasia ossificans progressive)而衍生的。

英國醫生:10 分鐘診症時間太少

香港公立醫院的門診長期處於「爆棚」狀態,病人等待好幾個鐘頭,只換來數分鐘的診症時間。英國也有類似情況,據「衛報」報道,英國皇家全科醫師學會,對普通科醫生每位病人診症時間平均只有 10 分鐘深感不足,提出延長至 15 分鐘,令患者有更多時間與醫生討論健康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