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共67篇|

救世軍:我在地上第二個家

「我很難以筆墨形容對部隊(教會)的感覺,因為已融入我的成長中。」1956 年,年幼的羅素芳因經歷風災和火災,與家人搬到竹園徙置區。當時,救世軍竹園隊在那裡進行救濟工作,因而接觸到素芳一家,從此便結下不解之緣。素芳不但從中認識神,更開始與部隊一起編織她生命中一個個小片段。

從親軍方僧人,看緬甸佛系政治傳統

緬甸軍事政變以來,全國各地抗爭持續,當中不乏僧人身影,但其實親軍方的僧侶亦同時存在。有美國學者引用人類學研究分析,稱緬甸佛教素來是政權認受性來源,此傳統可稱作「業力王權」(Karmic Kingship),與現代民主觀念存在落差;軍方近年既打壓異見僧侶,又借羅興亞問題煽動佛教民族主義,成功以「護教者」姿態拉攏少數親軍方僧人。

伊斯蘭教,中東人漸次不信

名義上,阿拉伯國家的人口以伊斯蘭教徒為主,約旦及沙特阿拉伯更接近全民信奉。這些國家的宗教機構會充當政府組織,而政府亦不時控制祈禱、媒體或學校課程。但「德國之聲」報道,在中東甚至政教合一的伊朗,多個民調顯示近半人口正與伊斯蘭教漸行漸遠,反映世俗化加劇,要求政教改革的呼聲更愈來愈高。

西藏「滅貧」妙法:抓捕人口

中國近年一直炫耀自己的扶貧成果,習近平在 12 月時更發表講話,宣稱全中國都已經成功脫貧,正式邁入小康社會,包括西藏。可是中國多年來被指打壓西藏人權,不少藏族人被迫流亡海外,外界難以理解中國在西藏所搞的「扶貧政策」是否有其他意圖。有藏族學者就於今年 1 月在「外交家」雜誌撰文,向外界剖析西藏的「滅貧」真相。

人類何時開始思考人類滅絕的問題?

2020 年是充滿末日感的一年,人類要面對一場突如其來的世紀瘟疫,以及緊接下來的經濟寒冬,專制主義同時威脅世界秩序。在這個末日感蔓延的時代,剛從牛津大學取得英文博士學位的莫伊尼漢(Thomas Moynihan)就在學術網站 Aeon 分享他的研究,追溯人類從何時開始思考人類滅絕的問題。

千年以來,為何總有人希望禁賀聖誕?

君士坦丁大帝時代的羅馬教會,由公元 336 年起正式將聖誕節定於 12 月 25 日。今年受武肺疫情影響,多國政府實施不同限制措施,令群眾無法像以往一樣熱鬧慶祝。不過,要群眾放棄歡度佳節並不容易。牛津大學近世神話學博士 Tim Smith-Laing 就在「經濟學人」生活雜誌 1843 撰文指,聖誕節選定的日期,本身已決定了其狂歡性質,昔日不同國家想禁止,亦禁之不絕。

猶太教拉比聲援維吾爾人 —— 不如相信改變

本週有美國智庫報告指,新疆大量維吾爾族及其他少數民族被迫採摘棉花。近年,不時有維吾爾人在新疆遭受再教育營、強迫勞動、絕育等新聞,再度傳出相關新聞或消息,也許已不令人陌生。同樣或類似事情一次又一次浮現,會令人們麻木,不過英國猶太教首席拉比 Ephraim Mirvis,日前在英國「衛報」撰文,提醒人們要避免麻木心態,不分彼此、相信自己可以帶來改變的能力。

美國第二位天主教徒總統:拜登?

截至 11 月 17 日,美國下任總統人選仍然是未知之數,主流媒體都推算拜登已勝出大選,可是現任總統杜林普揚言會提出司法挑戰。若果拜登團隊最終成功就任,將會創造一些新紀錄,例如年紀最大的總統、首位黑人亞裔女性副總統等。除此之外,拜登也將會是美國 200 多年歷史中,第二位天主教徒總統。近年羅馬教廷醜聞不絕,不少分析員就關注拜登如何處理和教會的關係。

泰國女性,如何出家?

在泰國街上,不難看見正接受信眾布施的比丘(男性僧人)。不論密宗、大乘及上座部佛教,出家弟子中除了比丘,亦有女性身份的比丘尼。不過,以上座部佛教為主流信仰的泰國,由於僧伽最高委員會認定比丘尼的傳承已經中斷,故禁止女性成為僧人。無法在當地出家的女性,只好前往另一主要信仰為上座部佛教,且唯一允許女性受比丘尼戒的國家 —— 斯里蘭卡。

向波斯遺民學習,在滅頂之災中尋求慰藉

社會崩壞、道德淪喪,很多人對前景心感絕望,但放眼歷史,同樣的苦難早就上演過無數次,究竟前人又是如何在絕望中保持希望?有專研波斯史的以色列學者,為我們剖析阿拉伯人毀滅波斯帝國,令原來社會秩序土崩瓦解後,波斯遺民是如何尋找慰藉和堅定信仰。

【Soul Chill】嗎哪餐廳:免費派飯的老闆,不願領糧的員工

飲食行業本來就辛苦,要兼顧社福工作更是不易。一年前,方達賢(Leo)在觀塘翠屏道浸信會內開設名為「嗎哪餐廳」的社區飯堂,聘用戒毒、復康人士為員工,並利用餐廳賺得的盈餘,向無家者及基層人士提供實惠甚至免費的無味精健康餐。

世界異常是末日,還是啟示?

由去年的澳洲山火,到今年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在不足一年時間裡承受的災難之巨,可能超出常人所想,甚至有世界末日之感。翻查權威字典 —— 英語 Apocalypse —— 雖解作「滅頂之災」、是「聖經」描述的「世界末日」;但按其希臘語源 apokalyptein 解釋,另有「揭示、啟示」之意。從宗教角度來看,「末日」也許並非電影、遊戲所描繪的失落世界;經籍的啟示,更為人提供一絲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