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

|共48篇|

紀浩基:「國王排名」—— 有經歷的,看了 40 頁就會哭

過去的童話故事都寫得太簡單,人世間怎可能會有完全邪惡的女巫?也不會有百分百善良的正派。如何認清人性、在複雜的人性中找出平衡,教會我們擁抱脆弱的自己,再成長出柔軟又勇敢的心,或許就是這個故事讓人動容的主因。

鄭立:鐵甲威龍 —— 立法者就是程式員,憲章就是一種電腦程式

「機器執法」正是貫穿「鐵甲威龍」系列的其中一個主題。不偏不倚、不帶感情私欲地執行規條的機器,才是最理想的執法者,才是法治的完美化身。但系列中黑暗而血腥的故事,卻不斷警示我們「法治」的機器本質。

鄭立:Scavengers —— 回流人士與本地人為何非要互相排斥?誰分化了他們?

本是同根生,大家都是劫後餘生的人類,為何不能團結?問題是,當大家都在爭取同一片生存資源,爭不到很可能會走投無路時,又要怎樣團結呢?有些人以為人類不能團結,是因為有壞人在分化,卻不知道貧賤夫妻百事哀,沒有東西比資源不足更能分化人類。

以鏡頭掘真的人文攝影師陳德廉

現代人不乏相機,簡單如手上的智能電話,輕觸、一掃、按下,照片已儲存。動作如行雲流水,在星海般的照片庫中,你想留住甚麼?還是這是一個尋找及發現的旅程?觀看人文攝影師陳德廉(Joe Tyel Chan)現於饒宗頤文化館展出的「『攝仁心弦』—— 鏡頭下的陌路溫情」後,相信無論是攝影師,還是觀者的視覺,「有人性,鏡頭裡總有豐收」。

以三個哲學概念應對困難時刻

終於告別多災多難的 2020 年,2021 年的疫情未過,限聚令下人們無法共聚迎接新一年。與此同時,至少 50 多名立法會初選統籌者和參選人被捕。在充滿變數的未來,科克大學哲學系講師 Katy Dineen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介紹三個哲學概念,好讓我們重新思考人生路,以應對未來挑戰。

電子遊戲有何藝術可言?

作為一種獨立的藝術作品類型,電子遊戲有其無可比擬的獨特之處,例如玩家的參與和故事的互動性。在遊戲中,玩家時常要在兩難中作出抉擇:是應該尊重當地的信仰,還是阻止女巫?應否鼓勵村民信守祖先的約定,儘管已經不合時宜?而玩家的每個選擇,都有機會為獵魔人的世界帶來意想不到的惡果。

唐明:哪有甚麼「真小人」?

因為這種君子和小人的二分法,因此順理成章又有了「偽君子」和「真小人」之對立,但英文的 hypocrisy(偽善),批判的反而是裝君子的那一端,對於「小人」或者說道德有瑕疵的凡人,即使滿身都是缺點,倒是予以寬容甚至諒解。中西文化的一大差別,就在於有無這條「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