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

|共30篇|

亂世之下,仍信「人性本善」?

一場武漢肺炎,把人性醜惡盡現眼前。炒賣口罩、囤積用品、製造流言、刻意播毒…… 但歷史學家兼哲學家、曾在國際經濟論壇直斥富豪偽善的 Rutger Bregman,偏在新書 Humankind: A hopeful History 堅持人性本善,指仁慈乃人類自然的基本組成。亂世之下,他是太過天真,抑或另有高見?

唐明:「偉人幾乎總是壞人」

中國老百姓崇拜偉人的心態,至今根深蒂固,因此認為政府是超越常人的,必然能夠解決一切問題,似乎從來也沒有想過組成政府的人,無非都是凡人,絕大多數時候也和老百姓一樣,大多數時間都自私懦弱糊塗無能,得過且過,常常犯錯,不願意負責任。因為缺乏對「人」的認識和理解:一面是不把普通人當人,另一面則是把偉人當神。

「非人化」不是人類殘暴的根源?

人類極端的殘酷行為,普遍認為只有在非人化或物化情況下才會發生,例如納粹德國將猶太人貶為「次等人類」,盧旺達大屠殺中胡圖族視圖西族為「害蟲」、香港「反送中」運動示威者被親中派稱為「曱甴」等。然而,美國網媒 Vox 一則兩年前的訪問經整理後重新刊登, 再度提醒非人化不是人類殘酷行為的真正主因,在正常情況下,人的獸性仍有可能爆發。

紅眼:「人魚沉睡的家」—— 失魂的軀殻

電影版「人魚沉睡的家」最近總算在香港上映,幾年之後,再認真看一遍這個故事,更為百感交集。人性何物?擁有情感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會輕易將一個生命當成「屍體」,猶如死物踐踏。只有活著但無心、甚至無恥的人,才會對人的生命無動於衷,視而不見,卻轉而對沒有生命之死物投以情感。

李衍蒨:屠殺(上)

最近社會上的事件愈演愈烈,以 8 月 31 日晚,於港鐵太子站內發生的事最撲朔迷離。雖然,不少人自 7 月已經稱現在的情況為「人道危機」,831 過後,更有人覺得已經到了「屠殺」甚至「種族滅絕」的地步。到底這幾種情況應如何劃分?筆者希望藉著這篇文章,為大家概括並介紹屠殺與種族滅絕的關係。

鄭立:九品芝麻官 —— 不勇敢的人,他的善良也是有限的

他們都是尋常人,不偷不搶,不會主動加害人。可是事件發生後,來福與回春堂卻被收買作了偽證,刑部尚書苦讀有成,出場時頗為瀟灑,一副道德楷模的樣貌,但一發覺報恩是需要挑戰強權,有可能會被 DQ 的時候,即義無反顧地站在強者的一方。去到故事末期,包龍星成為高官,強弱開始逆轉風向一亂時,他更是左搖右擺不知所措,才產生了「尚書大人還真機靈」這千古金句。

哪個詞語,最能把人和電腦區分開來?

早前 Google 發表新技術,機械助理以人類語氣打電話為用戶預約時間,機械不再帶合成「口音」,更可以模仿人類思考時發出的嘆詞,整個對話中,接聽者完全沒有察覺到端倪。長此下去,若非看見真人,在電話或是在網上的另一端是人,還是人工智能,已難分辨。要識破人工智能的超完美模仿能力,有何方法?麻省理工學院最近就進行研究,調查人類如何從用字上作「人機之辨」。

鄭立:追龍 —— 權力使人腐敗,正義感與情義何嘗不會?

如果我說,腐敗並不是源自人類的醜惡,而是源自人類的善良與美德,你會作何感想?在「追龍」這電影中,豪哥帶著一群兄弟朋友來到香港,沒甚麼可以謀生,一窮二白,被人欺負,在社會的邊緣浮沉生存。因為被抓,而遇上了雷洛。雷洛與豪哥關係的出發點,是同理心。引領他們腐敗的起點,與其說是單純的貪婪,不如說是同情心,以及因為感性而承擔和想解救別人的不幸。

Chester Ho:「西部世界」並不遙遠,新手爸媽準備好未?

如果說人工智能取代人類的工作是一件令人擔憂的事,那麼如何教育下一代生活在人工智能年代,應該是關乎人類存亡的重要課題。就像電視劇「西部世界」描述的場景,當人類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工智能機械人,甚至分不清自己是人還是機械人,這種一直是科幻電影的世界觀突然一躍而至,人類應該如何準備?

陶傑:由一個 M 字看中國

中國人與「現代」一詞無緣。因為 Modern 一詞,在英文中意義多層,以 M 開頭,至少花開三朵。「現代化」在周恩來鄧小平等共產人的意識中,由於是唯物主義者,純指 Modernisation,別無其他。但除了 Modernisation,「現代」在英文裡還有幾個名詞:Modernity 和 Modernism。

陶傑:忍退學

自從大陸改革開放,湧現大量富豪。「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成為華語世界警世的第一金句。皆因為暴富之後,為了補償出身寒微的自卑,必招搖炫耀。投資連年得手,貪勝不知輸,則樹大招風,在紅眼症嚴重、小人充斥的中國人社會,槍打出頭鳥,所以「忍一時」和「退一步」是所有成功人士的座右銘。

不能失控的同理心

元旦日,兩名病童的父母到禮賓府請願,要求當局徹查疑似醫療失誤,聲淚俱下,有母親更向特首下跪,受眾看見此則新聞,大多感到心酸,理解到為人父母,為了子女可以赴湯蹈火,亦想為子女討回公道。但有輿論卻指這一跪一扶,是法治走向人治的徵兆,此說一出,馬上有網民痛斥說法「涼薄」。如此局面令人想到了同理心(Empathy)的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