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

|共50篇|

【Soul Monday】30 年街檔告急,街坊明星一呼百應

路邊攤在印度非常流行,但武漢肺炎肆虐以後,攤販的生意一落千丈,很多更被迫結業。其中在南德里,擁有 30 年歷史的小食檔 Baba ka Dhaba 也在掙扎求存,80 歲的店主與妻子受訪時更哭著告急。影片在社交平台廣泛流傳後,網民、街坊甚至明星都一呼百應,落力宣傳並親臨幫襯。結果獲救的,除了這一檔,還有更多檔。

【Soul Monday】便利店的「孩子角落」

曾任幼稚園老師的真家知子,18 年前開始在日本茨城縣鉾田市經營便利店。她從教學時代,便見盡身世複雜的孩子,尤其是被暴力對待或疏忽照顧的受虐兒童。為免他們感到孤立無援,甚至流連街頭沾染惡習,真家從今年初在店內開闢一角,讓不願回家的少男少女有個容身之所,與同儕學習和玩樂。

【見證時代】日本數碼化由 Smartphone 開始

菅義偉甫當首相,日本隨即大力推動數碼化,表示要廢除印鑑和傳真,又檢討電子教科書的可行性,但大分縣玖珠町的改革更快更徹底。町政府與進駐當地的 IT 企業合作,活用數碼科技以振興社區,並協助居民適應疫下新常態,目標是讓全町人人皆用智能手機,在交通、防災、護老等生活各方面,都能更加便利。

救世軍:告別露宿 重過健康生活

曾經露宿及寄居快餐店的俞國南(John),幾年前受家人離世打擊變得嗜酒如命,弄得自己疾病纏身,進出醫院成為日常。兩年前參加了救世軍「標星計劃」後,John 擺脫了酒癮,更為自己定下目標,不再空虛度日;自言不擅社交的他,甚至當起了義工,重新建立健康的社交生活。

停止資助警隊:可行嗎?

由香港到美國,再到白羅斯,各地的警暴畫面都觸目驚心,令人心寒。在香港,有示威者高呼解散警隊;在美國,「停止資助警隊」(defund the police)也是主要的示威訴求。有人會認為警隊的角色不可或缺,質疑停止資助後,治安如何得以維持。美國一些城市就正在實驗,先從緊急服務入手,將警隊職能分散給其他專業人士。

Moyashi:自費填海計劃(一)—— 勇武牛頭角

在 1950 年代的香港,填海可以民間自發,還未出現以億為單位的官商勾結;土地發展還以協商為前提,不會強行拆遷。雖然這個「填海」不是海中心填一個島出來那種,是將低窪地帶填成可以建築的實地,但這確實也是戰後香港都市發了重要的一環。重要的是民間自發,非由政府實行都市設計。

【Soul Monday】教外國人學日文,創建多文化共生時代

截至去年 6 月底,在日居留外國人近 283 萬,佔日本總人口 2.24%,創下歷史新高。雖然他們可以彌補日本人手短缺的情況,但由於語言不通及文化差異,很多人都難以融入社區。在島根縣出雲市,卻有一個成立 21 年的志願組織,為定居當地的外國人提供日語指導,讓他們身在異鄉也能安居樂業。

巴西政府抗疫無能,貧民窟如何自救?

政府領導無方,民眾唯有自救。香港如是,巴西亦如是。當總統博爾索納羅拒戴口罩,揚言武漢肺炎造成超過 5,000 人死亡「又如何」,堅持復工復市,人口異常密集、衛生條件惡劣的貧民窟首當其衝,淪為感染風險極高之地。但在聖保羅州這個武肺重災區,第二大貧民窟 Paraisopolis 利用創意和組織力,由居民自行制定一套抗疫方案。

【Soul Tue】公民合作,解決浪費問題

現代房屋大都已安裝完善的供水系統,沖涼、煮飯及洗衣等事務只要打開水龍頭便可。但在印度加爾各答(Kolkata),部分人仍需到街上的公共水管排隊取水,當中許多水管都沒有水龍頭,水傾灑而出,做成浪費。在水源如此珍貴的城市,難道沒有更好的辦法嗎?民眾就群策群力,改善現況。

疫症令地區雜貨舖重新偉大?

武漢肺炎殺到之處,幾乎都有搶購物資現象發生,由亞洲到歐洲,幾乎無一倖免。而在英國,雖然倫敦超市貨架空空如也的消息在網上瘋傳,但其實地區雜貨舖的貨源依然充足。網媒 Quartz 走訪外倫敦沃爾瑟姆森林區(Waltham Forest)的大小商舖,表示疫症關頭,地區雜貨舖的民生角色不可或缺。

抗疫英雄?社會孤立下的印度醫護

香港醫護人員雖獲林鄭月娥肯定為「抗疫英雄」,早前參與罷工要求封關者,卻未獲保證不會遭秋後算帳。但要數待遇之差,印度醫護更是身陷污名化處境。據當地醫學專家報告,全國各地醫護正受到公眾排斥;有鄰居及房東因擔心醫護成為病毒攜帶者,甚至要求他們搬離住所。

顧客不必購物的商場,有甚麼價值?

疫症影響購物意欲,即使要購物,亦轉到網上購買,較安全又方便。這種消費心態很可能延續到疫症之後,到時傳統購物中心該如何自處?解決方案或可參考荷蘭城市格羅寧根市中心的新商場 Forum ,其提供休閒活動予顧客,希望證明不靠購物,商場亦能生存 ——尤其是不上街即能買到衣食住行一切所需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