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共37篇|

歐美反中聯盟,捍衛數碼世界的自由秩序?

在 21 世紀,電子數據已是珍貴的社會資產,如何監管全球數據流通,成為了大國間的角力戰場。有學者撰文分析,中國正試圖利用其監控技術的優勢,把世界導向專制主義的未來,建議歐美雙方通力合作組成大西洋聯盟,以捍衛數碼世界的自由開放價值。

【假驅散,真圍堵】沸水戰術的歷史

沸水戰術(Kettling),是近年來世界各地常用的人群管理策略。警方會組成大型封鎖線,四方八面,長時間地把示威者包圍在一個狹小的有限區域,就像熱水煲(Kettle)把流水煮沸一樣。這個戰術在英國、美國尤其常用,在香港警察也用上類似手法。各國警方會把沸水戰術稱為圍堵(containment),認為能有效遏止暴力和動亂;示威者則指沸水戰術大大侵害人權,包括人身自由和示威權利。

克什米爾 —— 印度安全部隊濫暴指控

自 8 月 5 日印度政府取消克什米爾自治地位以來,數萬名安全部隊已進駐當地。據報包括政治領袖、商人、活動家在內,約 3,000 人遭到逮捕。軍方表示,行動是要先發制人,旨在維護當地法律及秩序。然而,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有村民聲稱遭毆打甚至電擊虐待。

將撤銷「一國兩制」,克什米爾淪為與世隔絕的鬼國

印度日前宣佈撤銷克什米爾的「一國兩制」自治地位,同時頒佈宵禁令,中斷對外通訊,搜捕近 400 名政治異見人士,親政府武裝進駐當地,把守來往機場的主要幹道,克什米爾近乎與世隔絕。有克什米爾人幾經波折逃出生天,在訪問中透露當地最新實況。

【人權報告】威權當道,全球自由正在倒退

正當香港人權自由的急劇衰退,全球風險分析機構 Verisk Maplecroft 昨日發表的人權報告亦指出,世界正同時經歷一場人權自由的大倒潮。目前全球近半人口,活於嚴重剝奪言論自由與私隱權的國家,政權利用科技監控人民和拘禁記者,打壓異見以鞏固統治,當中以中國評分最差劣。

【離開教育營後】我們最幸福:新疆版

7 月 30 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副主席艾爾肯.吐尼亞孜在記者會上聲稱,大多數原本身在「再教育營」的穆斯林「學員」已「結業」,並且成功就業,現「過著幸福生活」。不過,當局未有在會上就此提出任何實質證據,中國的說法,不僅國際社會、媒體懷疑,身處外國的維吾爾人更不相信。

天主教會:菲律賓抵抗暴政的最後堡壘?

警察不受法律約束,對所謂嫌疑人濫捕濫殺,每晚都有人被五花大綁,陳屍街頭,年紀最輕不過 3 歲,這就是菲律賓緝毒戰的日常。這場持續 3 年的人道災難中,有天主教神職人員毋懼殺身之禍,四出拯救無辜受難者,又支援群眾上街抗爭。因為在他們眼裡,這是一場關乎社會道德基礎的終局之戰。

斷網:政府應對示威的方法

香港反送中一系列示威活動,均靠即時通訊軟件 Telegram 互通消息,但這份便利並非必然。半島電視台報道,蘇丹軍方於 6 月 3 日派遣武裝部隊,突襲位於首都喀土穆的示威者營地。當地網絡隨即中斷,人民陷入「黑暗」之中。「血洗營地」的新聞傳開後,政府甚至關閉電訊服務,人民與外界完全失聯。

甚麼是反人類罪?

在不同國家的示威行動中,當有組織或人員對平民濫用暴力、逼害甚至出現種族滅絕的情況,國際法庭往往擔任著重要的監察與審判角色。除了戰爭罪外,反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亦是國際社會經常掛在口邊的條款。究竟反人類罪何時出現?定義為何?又是否具有充夠的阻嚇作用?

與外國條例相比,「逃犯條例」保障足夠嗎?

中國目前與 30 多個國家簽訂引渡條約,當中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及葡萄牙等歐洲民主國家,亦赫然榜上。有意見質疑,既然中國能與多個西方國家簽訂引渡協議,何解不能與香港達成移交疑犯安排。若要審視香港是否適合與中國達成移交安排,不妨理解部分西方國家與中國簽訂條約中,加入甚麼對人權保障、拒絕引渡準則的條文。

3 個荷蘭法院拒絕引渡的理由

不同國家司法制度都有差異,一旦國與國之間有引渡要求,法治、人權便可能成為磋商及達成協議的考慮因素。因此,拒絕移交疑犯不必然等於包庇。近年,荷蘭法院就拒絕了一些國家的引渡要求。法庭關注對方的司法制度,以至一旦疑犯被定罪,所得待遇會否有違人權。這些拒絕引渡的理據或許帶有爭議,但亦有值得參考之處。

文學遊囈:的士、人權、國際法

大型交通工具乃至公共空間可以安裝攝錄鏡頭,的士則有疑問。換言之,偷拍是一個法理問題,取決於空間性質,而非人權(私隱權)問題。的士空間性質並非從來清晰(何謂「半私人空間」/「半公共空間」?),歷來亦非毫無爭議,哲學家德勒茲就曾藉此討論過法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