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共118篇|

高達之死的背後:安樂死合法化的浪潮

法國電影新浪潮的著名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在 9 月 13 日與世長辭,享年 91 歲。高達選擇以安樂死的方式自我了結,再次激發人們對安樂死議題的關注。而在香港,時不時也有聲音爭取安樂死合法化。根據外媒報道,法國、烏拉圭和蘇格蘭正展開有關討論,可能開展一股把安樂死合法化的全球浪潮。

關注政治犯:納瓦爾尼遭單獨囚禁

單獨囚禁(solitary confinement)是指將一名在囚人士安排在一個特殊單位,與其他囚犯隔離監禁。半生在監獄度過的曼德拉,曾將之形容為「監獄生活中最令人生畏的部分」。研究表明,即使短暫的單獨囚禁也會引致嚴重心理健康問題,如抑鬱、攻擊性和自殺念頭。反過來說,單獨囚禁可能是俄羅斯對付異見在囚者的好方法。俄國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日前就透露,近一個月時間裡,自己遭單獨囚禁懲罰 4 次。

巴切萊特:從獨裁倖存者,到掌管聯合國人權事務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上周卸任,她在訪問回顧 4 年任期,強調自己從不忍氣吞聲,其硬朗性格可能因年輕的創傷經歷而起 —— 她與家人曾被智利軍政府逮捕,20 歲時受過酷刑拷問,反獨裁的父親被虐待致死。這個烙印伴隨她成長,使她堅定政治信念,當選智利首任女總統,並出任聯合國公職。

紀浩基:「異域」—— 一種漂泊的宿命

筆者年輕時讀到柏楊的報道文學「異域」,當時還是以筆名鄧克保來發表,而鄧克保就是書中的第一身,記述 1949 年國共內戰,最後駐紮在雲南,由李彌將軍所率領的國軍第八軍,跟共軍交戰後,退守泰緬邊境叢林的血淚故事。

尹錫悅為何重新調查文在寅強制遣返北韓漁民?

2019 年 11 月,時任文在寅政府曾強制遣返兩名據指殺害了 16 名船員的北韓漁民,在板門店將之移交北韓當局。現任南韓總統尹錫悅的辦公室週三發表聲明,譴責這宗「可怕事件」,指當日遣返涉及「反人類罪」,將徹底調查。同日,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突擊調查國家情報院(NIS),取去與案件有關的文件等資料。遣返北韓人涉及人道問題,但尹錫悅政府調查事件,也令政界及人們疑慮是否為政治報復。

美國墮胎權利不保,將改變世界潮流?

美國最高法院判決草稿日前外洩,預告推翻近半世紀的墮胎權利憲法保障,震驚公民社會,部分州政府或藉以制訂西方世界最嚴厲的反墮胎法。目前全球有 24 個國家完全禁止墮胎,37 個國家只容許孕婦有性命危險情況下墮胎,究竟如此判決是否背離世界潮流?對全球會否構成影響?

過濾營 —— 重現人間的二戰恐怖工具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日前表示,開戰以來已有逾 100 萬人從烏克蘭「疏散」。但烏國官員指控,俄軍從侵佔城市帶走數十萬平民,並在強行送俄之前,把他們囚禁於「過濾營」之中,逐一篩查政治立場。有分析指,這類拘留所曾為二戰時期的蘇聯所用,堪稱駭人恐怖。如今普京重施故技,背後的用意何在?

向中國靠攏之際,日漸脆弱的孟加拉民主

南亞國家孟加拉去年剛迎來獨立五十周年。當地教育水平和人均收入都超越了前宗主國巴基斯坦,是區內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不過,孟加拉人民聯盟自 2008 年成為執政黨後,一直大肆排斥異己,鞏固政權。近年,政府受惠於一帶一路政策,得到更多中國援助,鎮壓行動也愈來愈激烈,令本來已經脆弱的民主體制面臨崩潰。

2021 年,全球新聞工作者黑暗的一年

倫敦亞非學院政治傳播教授 Dina Matar 撰文指出,過去多年,記者面對威嚇和攻擊並不是新鮮事,但當世界愈來愈動盪、變得專權,各方政治和意識形態圍繞資訊領域的角力只會更激烈,新聞工作者的前景就更加黯淡。她提醒人們要記著一點:對新聞業界的迫害,是對人權的踐踏,剝削公眾的資訊權,而資訊權和公共辯論正正是民主的基石。

北京冬奧,開始動搖的贊助商

面對英、美、澳洲等多個西方國家先後宣佈外交抵制北京冬季奧運會,中國外交部回應「任何國家抵制北京冬奧會的行為都是沒有意義」、「沒有人會在意」。其實,外國官員來或者不來,中國都會照樣舉辦冬奧,但這股抵制北京冬奧的風潮,似乎令不少奧運贊助商在宣傳上變得審慎。

2022 年大事前瞻:一場令批評者收聲的世界盃?

對於不少足球迷來說,2022 年的頭號大事,當數卡塔爾世界盃。這項四年一度的矚目盛事,首次由西亞國家主辦,本應值得慶賀。可是,是次世界盃由申辦到籌備,過程一波三折,例如傳出卡塔爾在競投時疑似賄選,另外當地夏季天氣酷熱,也根本不適合比賽。提賽德大學管理學高級講師 Leon Davis 和雪菲爾哈倫大學體育學高級講師 Dan Plumley 則共同撰文,呼籲國際社會關心世界盃背後的人權問題。

斯里蘭卡的「去激進法」,如何把國家推向更大的深淵

有時候,獨裁政府誤以為用嚴刑峻法,把人民的聲音鎮壓下來,就可以解決問題,結果卻令矛盾愈演愈烈。過去 20 年,南亞國家斯里蘭卡走向獨裁,拉賈帕克薩家族獨攬大權,同時宗教和民族矛盾持續,東北部的泰米爾人飽受壓迫。今年 3 月,斯里蘭卡政府推出「去激進法」,學術平台「東亞論壇」就刊登評論,指當地正陷入更大的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