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共58篇|

把「良心」寫進世界人權宣言的華人

由反送中到國安法,香港經過一整年的政治風暴,很多香港以至世界各地的專家,都批評香港人權狀況迅速惡化。多年來,不少中國政客和所謂專家辯稱,西方自由、民主、人權都是舶來品,沒有普世性。然而回顧歷史,現代人權學最重要的文件「世界人權宣言」,其中一位主要起草人,就是中華民國學者張彭春。

香港人權保障,受惠於越南船民維權抗爭?

香港反送中抗爭,一直得到越南人遙距聲援,聲言要答謝香港當年收留越南船民,但原來香港人奮力捍衛的人權保障,同樣有賴當初越南船民的抗爭。美國歷史學家 Jana Lipman 研究發現,1990 年代越南船民多次在香港律師協助下維權,申請人身保護令,立下大量案例,在普通法下間接守護了香港的人權自由基石。

【書摘】鄭南榕:解散警總才算解嚴

警備總部的勢力確實是無孔不入。他們像一群沒有臉孔的人,既不是我們的鄰居,也沒有人交過這種朋友。然而假使你在沙灘上走得遠一點,冷不防從岸邊的林子裡殺出兩條狗來,嚇得你沒命的跑,那狗就是警總的海防部隊養的,放狗咬你的就是警備總部。

文明的「國安法」標準:約翰內斯堡原則

「港版國安法」具體的執行內容和法律原則尚未釐清,卻如無意外會在 5 月 28 日獲全國人大通過,成為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大變局。林鄭月娥指西方民主國家也有國安法,有關法例不會影響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可是,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可以制衡行政當局,同時保障法院獨立,而且國安法普遍乎合嚴格的國際標準,包括知名的「約翰內斯堡原則」。

抗疫人權:強制隔離如何做到合乎人權價值

要阻止武漢肺炎繼續肆虐,首要任務是堵截社區傳播鏈,其中一個法寶就是把高危群組作強制隔離檢疫。無疑,強制隔離會令一些受影響的人不滿,同時,別有用心的政府會以抗疫為名,進一步壓迫少數民族和異見分子,加強社會監控。諾丁漢特倫特大學的法學院 Morgan Shimwell,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闡明強制隔離政策應如何遵守人權界線。

印尼女性鞭刑執行者

印尼亞齊省,因過去獲中央特別授權行使伊斯蘭教法,一直以來都是這個世俗主義國家中特別的存在。伊斯蘭教法規管包括諸如賭博、通姦、飲酒、同性戀及婚前性行為等教義所不容許的「道德」罪行。而在亞齊省,這些罪行最常見的懲罰便是公開鞭打。儘管不少人士呼籲結束鞭刑,但省當局拒絕之餘,更鑑於女性犯罪者人數增加,加招女性處刑者。

兩韓合辦奧運?學者:文總統在平行時空

越南河內峰會破局,北韓較早前已表明,除非美國無條件接受其要求,否則將不會恢復談判。南韓總統文在寅於上週的新聞發佈會上,重申南韓有意擴大與北韓的合作領域,並促進美朝對話。為此,文在寅在 1 月 7 日的新年致辭中,提出許多兩韓合作建議,包括合辦 2032 年奧運。但「華盛頓郵報」提出質疑,一個民主國家,應否與一個獨裁國家合作到如此程度?

新疆人被逼「大掃除」,漢人商家發大財

農曆新年將至,不少家庭都會大掃除或重新佈置家居。新疆近期在自治區政府命令下,亦有所謂「新生運動」或「三大件」—— 要求維吾爾族家庭捨棄其傳統民族裝飾,添置中國風家具,藉此把家居裝潢「現代化」。維吾爾家居生活會否真的因此「送舊迎新」,不得而知,但不少漢族商人在新一年亦肯定「荷包滿滿」。

獨裁國家的拿手好戲 —— 「電視認罪」即將廢除?

前英國大使館職員鄭文傑,接受 BBC 訪問,指自己西九龍站被捕後,遭中國「國保」虐待,以求迫他供出英國在反送中運動裡的角色。事隔一天,中國央視新聞發放鄭文傑所謂「嫖娼證據」,以及他「招認罪行」的片段。媒體「美國之音」今年 2 月就刊登文章,憂慮「電視認罪」近年已成中國式法治的一大特色。而在亞洲的另一角,同樣受獨裁政權統治的伊朗,一班議員正在體制之內醞釀革命,爭取立法將電視認罪廢除。

全球政府箝網是大勢所趨?

邁入網絡時代,互聯網不只是上網與社交的工具,更是不同領域的平台。網絡看似普遍,但事實上全球只有 57 %的人口能夠連接網絡,等同於仍近一半的人失去透過網絡獲得教育、金融服務、政治參與、言論自由等等的機會。英國廣播公司(BBC)撰文分析,網絡作為人權自由的延伸,目前面臨的危機和未來的發展。

倫敦:智能城市變監控城市之路

如果你覺得世界上只有像中國這樣的專制集權政府,才會用臉部辨識技術監控人民,那恐怕是這世紀最大的誤解。根據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一份報告顯示,英國首都倫敦設有 42 萬部攝影機,僅次於北京 47 萬部,全球第二多。

土耳其法醫:別當政權暴行的遮醜布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中,各界人士包括國際特赦組織,譴責警方對被捕人士施以酷刑,警方反過來呼籲受害人主動報案和投訴。近月又出現一宗宗「死因沒有可疑」的「自殺案」,更令人不寒而慄。要查證每一件酷刑案以至命案,需要大量醫學知識;但看似客觀的醫學判斷,其實是權力爭逐的平台。土耳其法醫的故事告訴我們,不要把醫學專業變成政權暴行的遮醜布。

消滅人權捍衛者,我們只能袖手旁觀?

一個正常社會,即使容不下政權所斥責的激進示威者乃至暴徒,但理應容得下反對聲音。偏偏至今,世界各地的人權捍衛者經常遭受襲擊。早於 2017 年,國際特赦組織便發出警號,指各地的社區領袖、律師、新聞工作者及其他人權捍衛者,面臨前所未有的迫害、恐嚇及暴力威脅。

以下四點,說明「酷刑」與你有多近

酷刑是令人髮指的暴行。世界絕大部分政府口頭上都反對酷刑,並建立相關法律條文。可是,酷刑問題一直未有杜絕,而且不局限威權國家。愛丁堡大學政治及法律人類學教授 Tobias Kelly,過去廿年一直從事有關人權、政治暴力及酷刑的研究。今年,Kelly 便在學術期刊撰文,呼籲大家是時候要反思過往反酷刑工作的不足。

「國會縱火令」,納粹打開潘朵拉盒子關鍵一步

香港政府指已參考外國例子,動用「緊急法」制定「禁止蒙面規例」。政府強調此舉並不代表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但傳媒仍然質疑,使用「緊急法」猶如打開潘朵拉盒子。事實上,外國如加拿大的「反蒙面法」,乃經正常國會立法程序制定;動用「緊急法」,反而與德國 1933 年「國會縱火案」後,希特拉要求總統興登堡頒佈的「國會縱火法令」頗有相似之處。「縱火法令」,正正是納粹建立獨裁政權的關鍵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