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

|共4篇|

蛋黃哥爆紅背後

可愛有很多種,有治癒萌、醜萌、噁心萌,不一而足,近年爆紅的蛋黃哥(ぐでたま)卻遠不止於此。「蛋黃哥最與眾不同的是它的負面情緒,它的懶慵非關放鬆享受,它用消極頹廢迴避它難以忍受的世界;用自己的裸體,質疑生命的意義。」日本設計師懸田阿也這樣解讀蛋黃哥的人格魅力,更進一步而言,蛋黃哥的流行代表了某種勢不可擋的文化現象。

為何有動物又醜又可愛?

日本人酷愛大王具足蟲,真心覺得「很萌」,為牠製作大量周邊商品(例如攬枕),但台灣人只覺「有病」。弔詭的是,日本人也覺得這種深海節肢動物相當噁心,卻又不自禁被吸引,他們將矛盾心理稱之為「キモ可愛い」(キモい即噁心,「気持ち悪い」的撮寫)。看到醜樣動物心生憐愛,究竟是出於甚麼邏輯?

「可愛」文化:日本卡哇伊的治癒力

無論是 Hello Kitty、Pokémon、小丸子,還是熊本縣吉祥物熊本熊,日本出產的卡通人物一直風靡全球,觸動萬千少女,吸引人們消費在這些可愛公仔身上。究竟這些可愛的卡通人物如何煉成?我們又為何對他們無法 Say No?原來,可愛不僅是一種心理感覺,更有生理根據,並涉指當時的社會文化,是綜合多方面所構成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