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共219篇|

「引貓入室」,如何反助澳洲本土物種存續?

澳洲大陸生態獨特,擁有不少其他大陸沒有的動物,入侵物種帶來的生態威脅不容忽視。其他地方較常見的貓、狗、兔、狐等澳洲入侵物種,已危及本土有袋類動物(Marsupialia)的數量。當地非牟利組織 Arid Recovery 致力恢復本土生態,與常見移除入侵物種的方式不同,創辦人 Katherine Moseby 採用「輔助演化」(assisted evolution)的手法,通過加入入侵物種,訓練本土物種適應。

當達爾文遇上外星人:進化論可應用外太空?

外星生物容貌不一定左右對稱?外星雀鳥不一定長羽毛?劍橋大學動物學學者 Arik Kershenbaum 新書 The Zoologist’s Guide to the Galaxy 提出科學論證,研究外星生物這個熱門科幻題材。當達爾文的物競天擇原則,應用到叫人異想天開的外星環境,究竟會演化甚麼樣的外星物種?牠們與我們又有甚麼共通特徵?

貓的生活哲學:給傲慢人類上的課

人類,自詡為萬物之靈,視自己為世上最聰明的生物,並發展出層出不窮的理論、科技和文化產物。貓,則被很多人奉為世上最可愛的生物,令萬千男女自甘為奴。見到貓,你或者會想寵養,與牠嬉戲,但你又有沒有想過,要跟牠學習人生哲理?有哲學家就出版學術著作,講述貓的哲學,希望傲慢的人類可以向牠們好好學習。

後人類的美好景觀

去年 3 月,武漢肺炎席捲意大利時,傳出假新聞指天鵝、海豚回到杳無人煙的威尼斯。指望人類活動在短時間內減少,動植物就能回復生機,似乎過於理想。來自蘇格蘭的非小說類文學作家兼記者 Cal Flyn,就到訪 12 個曾經有人生活,但出於經濟原因,或自然、人為災難而撤出的地方,觀察當地的野生動植物如何在這些後人類景觀中生活,並結集成新作 Islands of Abandonment: Life in the Post-Human Landscape。

【動物通道】放野生動物一條生路

野生動物的生境中沒有紅綠燈,為生存,牠們有時需要賭上性命跨越人類世界的道路。過去數十年,一些地方當局意識到基礎建設雖然方便人類,卻限制了動物生存範圍,便開始在行車道路上建立動物用通道,讓牠們可以安全到達更遠的地方。像瑞典近日就宣佈將建造一系列馴鹿天橋,以協助動物穿過繁忙車道。

進化論進化:物競天擇,「善」者生存?

生物學家達爾文在 1859 年出版「物種起源」,提出「進化論」,不單寫下科學史的重要一頁,也影響了無數思想家。哲學家史賓莎就留下世紀名言「survival of the fittest」,清代思想家嚴復翻譯為「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並應用在社會科學,想像人文世界也是跟隨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有科學家的研究卻打破這個觀念,指出「物競天擇」,應該是「善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riendliest)。

塞浦路斯棄貓潮

鄰近塞浦路斯海濱城市帕福斯(Paphos)的一座山丘上,有一間流浪貓收容所。武漢肺炎疫情下,許多居民離開該島,家貓卻被留下。收容所義工眼見大量貓隻遭遺棄,感到無比苦惱。救援中心 Tala Cats 營運者 Dawn Foote 痛心地說:「家貓被遺棄的情況增加約 30%,牠們原先都有主人、備受愛護及照顧。」

【展覽】「此地是朵泥」—— 香港與樹交織的詩篇

如果要訴說香港的故事,你會從何入手?可曾想過社區內的樹,也有不少有趣故事,甚至與香港歷史息息相關?YMCA the DOOOR 策劃的「再發現.尖沙咀」今年以「此地是朵泥」為名、「樹木」為題,配以展覽、劇場及導賞活動,從尖沙咀及市區常見的 12 種樹木中,探討及呈現樹木與本地之間交織的故事。

為甚麼有些恐龍格外身大頸長?

雷龍和梁龍給大家的印象,都是龐大而頸長,但牠們所屬的蜥腳亞目恐龍(Sauropod),並非從來都如斯巨大。這類恐龍在其進化史最初 5,000 萬年,形態其實更加多樣:有的可以長至 10 米、有的卻比山羊還小;有些雙足行走、有些則四腳爬行。但既然如此,為何後來卻只剩下巨型的品種?

【撲殺水貂】丹麥皮草業結束後

丹麥農業部長 Mogens Jensen 日前承認,撲殺國內 1,700 萬隻養殖水貂的命令違法,辭職下台。丹麥是全球最大規模水貂生產及出口國,佔全球水貂皮草產量高達 4 成。經歷撲殺加上政府提案,於 2021 年底前全國禁些水貂皮草養殖,丹麥皇家學院建築及設計副教授 Else Skjold 接受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訪問認為,丹麥的皮草業已死,憂慮日後的皮草業,會流向其他動物福利相對較差的國家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