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共196篇|

二戰時期,奈良神鹿也成果腹之物?

糧食不足有多可怕?奈良鹿或比誰都清楚。牠們作為奈良公園的象徵、日本國家天然記念物,自古被視為神的使者而受到崇敬。不過,原來在二戰期間及戰後一段時期,奈良人缺乏食物充飢,盜獵及過度捕捉奈良鹿的行為因而橫行,令這些理應神聖不可侵犯的「神鹿」,一度面臨滅絕危機。

【*CUPodcast】二次大戰初,英國曾發生一場「寵物大屠殺」?

面對即將爆發的戰爭,人或會做好儲糧、執拾細軟等準備,但寵物在戰火之下何去何從?1939 年的英國政府為了保護動物,成立專責委員會並向民眾發出建議:若無法將家畜送到鄉郊請託他人照護,則最好結束牠們的生命。如此的建議加上戰爭帶來的衝擊,英國在同年向德國宣戰僅一星期,已經有 75 萬隻動物被送往人道毀滅。

僅存雌性北方白犀牛,如何延續種群?

1960 年,非洲約有 2,000 頭北非白犀牛(Northern white rhino)。如今,東非國家肯雅的 Ol Pejeta 野生動物保護區,僅存世上最後兩頭北白犀。可惜,母女 Najin 與 Fatu 均為雌犀,亦不適合懷孕,無法自然繁殖下一代。科學家在去年 8 月起提取 Najin 與 Fatu 的卵子,並計劃以北白犀近親南非白犀牛為代母,希望從功能性滅絕(Functional extinction)中挽救北白犀種群。

中國來投資,順便盜獵美洲豹

在中南美洲的美洲豹(Jaguar)近年連環被殺。「紐約時報」引述研究指出,當中國加緊投資開發中南美洲的同時,當地盜獵情況變得更為猖獗。野生動物專家發現,許多美洲豹的交易都與中國公民有關,或是以中國為貿易目的地。例如玻利維亞當局曾截獲送往中國的包裹,裡面就裝有數百隻美洲豹犬齒,預計將會被製作成珠寶。

【大象吞炸彈】 過時、殘忍的保護動物條例

上月,印度喀拉拉邦(Kerala)一頭懷孕母象吞下了內藏炮仗的菠蘿,上、下顎及舌頭皆遭炸碎,其後傷重不治。儘管當地警方已拘捕 3 名涉案疑犯,但有國會議員及媒體報道質疑,訂立於 1960 年的「防止虐待動物法」一直未有修訂,加上其他法例漏洞,能否真正懲治以殘忍方式殺死動物的人,以及起該有的阻嚇作用。

【*CUPodcast】邪惡的科學之一:可愛得想吃掉他?

小動物的大眼睛、大頭、臉蛋、短手短腳⋯⋯這些被視為可愛的生理特徵,喚起我們照顧他們的本能與衝動。然而,當我們浸淫在他們的可愛時,常有人說想捏揉他們、把他們一口吃掉。這些人是天生的虐待狂嗎?

不用過慮,看見可愛生物時有這樣的想法份屬正常,研究人員將這種現象命名為「可愛侵略性」。

【下一個炸彈?】中國的人與動物嵌合體研究

美國「新聞週刊」上月底揭露,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去年曾資助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功能獲得(GOF)研究;該研究涉及採集並改造病原體,使之更致命及更具傳染性。然而,美國政府早於 2014 至 17 年暫停流感、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及沙士(SARS)的病原體 GOF 研究。外交和信息安全政策分析師 Christina Lin 就在「亞洲時報在線」撰文,指不少外國禁止的研究項目,都能在中國進行,其中甚至包括創造用於疫苗及器官移植的「人類-動物嵌合體」研究。

少吃肉,能防疫?

俗語有云「病從口入」,要保身體健康,必須慎選食物。但除了食材本身,其製造與運輸過程亦會影響大眾健康。美國媒體 Vox 指出,工廠式養殖場或為全球疫症的溫床,而包裝過程更為工人帶來病毒爆發的風險。再者,現時美國受疫情所困,肉類供應鏈亦出現問題;要滿足眾人口腹之慾,同時保障公共健康,可以怎麼做?

研究獅子「族譜」,可以拯救大貓們?

作為超級掠食者的獅子,多年來野生數目一直令人憂慮。以非洲獅子為例,現時僅餘 25 年前的一半,約  25,000 頭。本週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的研究,探討不同獅子種群之間的遺傳關係。報告提及,重新認識獅子的演化,可能有助科學家將來重新安置獅子種群。

【Soul Monday】告別城市,搭建自己的山羊牧場

25 歲的竹川奈緒出身東京都,於石屎森林土生土長,卻為中國地區最高峰大山所傾倒。為了親近「心頭好」,她於兩年前移居鳥取縣,更在大山山腳下的伯耆町開設牧場「山羊之家」,透過獨力飼養的 49 頭山羊,與當地居民作深入交流,為人口老化的郊區,重新帶來朝氣和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