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

|共96篇|

在多語環境,讓人更易學習語言?

多語環境讓人更易學習語言?華盛頓大學一項新研究發現,基於觀察大腦活動,生活在多語言社區的人比單語環境中的人,在識別另一種語言單詞時有更佳表現。研究由華盛頓大學心理學系和學習與腦科學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 Kinsey Bice,及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語言科學教授 Judith F. Kroll 共同發表,刊登在 9 月號的「大腦與語言」期刊。

老年抑鬱症:怕麻煩別人的罪疚感

見年老雙親時常忘東忘西,便以為是患了腦退化症?其實亦有可能是「老年抑鬱症」、一種因腦內神經遞質減少所引發的腦部疾病。雖然此病能治,但往往被當作老化或認知障礙,近年在日本,不少個案因而被耽誤治療而惡化。長年任職長者精神科的和田秀樹醫生,為社會敲起警號。

重新投入工作:深度專注

工作時,我們都會依靠 Messenger 或 WhatsApp 等即時通訊軟件和同事溝通。聊天視窗和工作不斷切換,看似高效率,其實每一次分心,就要花更多時間重新投入工作。英國廣播電公司(BBC)專文指出,這是大部分公司所面臨的難題。喬治城大學電腦科學系教授兼作家 Cal Newport,在其著作中提出「深度專注」的概念,即工作時不一心多用,專心於一項工作至完成為止。

提防記憶騙徒:你的記憶不是你的?

不少父母愛跟子女訴說年輕時的「威水史」,當孩子的則總認為父母在說謊。近日「英國廣播公司」的專題報道指出,這種懷疑有一定的科學根據。「假記憶」現象十分常見,我們會自行或被誘導,在腦海中形成虛假的記憶,相信一些沒有發生過在自己身上的事。

陰謀論背後的心理學解釋

「外國勢力搞亂香港」、收錢參加遊行、「烈士收錢自殺」等陰謀論無處不在,雖然明眼人一看即知可信度甚低,卻始終有人篤信不疑,令相關流言縈繞不去。讀一讀倫敦大學講師羅伯.布萊瑟頓所著的「為甚麼我們會相信陰謀論?(Suspicious Minds: Why We Believe Conspiracy Theories)」,或許有助了解陰謀論何以流行、人為何會相信這些荒謬不已的論述。

大腦黑客:腦神經治療技術,讓記憶更易被篡改?

大腦黑客像遙距打開電腦檔案一樣打開你的大腦 —— 在本世紀不少科幻小說和敵托邦題材的作品中,類似構想並不罕見。偷偷篡改某人的記憶,甚至透過集體修正,繼而改寫歷史真相,聽來充滿電影味道,但 BBC 綜合腦神經科學家及防黑客公司的推算,認為這種入侵行為並非那麼遙遠,甚至比大眾所想來得接近。

第三波存在主義:在神經科學挑戰下重構存在的意義

神經科學對人腦研究的豐碩成果,把人的行為個性理解成純粹物理機制,靈魂沒有存在位置、人生彷彿沒意義可言,這無疑為我們帶來存在的焦慮。有美國哲學家因此提出,我們要在神經科學的時代裡,展開第三波存在主義,把人從虛無深淵拯救出來。

正念:讓大腦休息的簡單方法

怎樣才是理想的休息?去一個長旅行?做水療按摩?還是睡一整天覺?整日放空?但更多時是用盡所有自以為可以休息的方法,或根本不忙碌,卻仍覺疲憊不堪。洛杉磯南灣精神醫療診所 TransHope Medical 院長久賀谷亮指出,這是因為大腦疲勞及肉體疲勞在本質上有很大差異,即使肉體得到休息,大腦仍是閒不下來,一直消耗身體力量。要對症下藥,他認為正念冥想就是訓練之法。

數碼年代,紙製地圖為何仍然重要?

相信很多人出國旅行,都會依靠 Google Map 之類的電子地圖,前往任何目的地,只要簡單搜尋即有答案,沒有翻遍地圖卻一無所獲的煩惱。但紐約大學新聞學系助理教授 Meredith Broussard 指出,雖然紙製地圖確實式微,但不代表電子地圖有絕對優勢,在認知科學研究上,紙製地圖還是有難以取代的優點。

獨生子女,性格一定欠佳?

獨子獨女很多時會被認為要甚麼有甚麼、不懂得分享,而且普遍都是自私的,好像大多有「公主病」、「王子病」。但最近美國科學雜誌「科學人」就還獨生子女一個清白,引用研究證明,他們雖然是有些微不同,但過往的說法對他們也不公允。

當你心情澎湃時,你的大腦怎樣活動?

當看到一場精彩絕倫的歌劇或音樂演奏會,我們很容易投入演出之中,覺得心情澎湃,甚至激動落淚。當我們心情澎湃,大腦到底是怎樣活動的呢?來自加拿大的太陽馬戲,為了解觀眾的心理反應,在去年 4 月便與科學家合作,探究人們在觀看情感澎湃的表演時,大腦會有甚麼改變。

記憶的「騙術」:回憶如何讓你墮進陷阱?

在香港的填鴨式教育下,學生的成績好壞,一大部分取決於記憶力。背得愈多愈快,答題愈有把握,成績自然愈好。但直到畢業以後,我們對於「記憶」這回事,卻始終是一知半解。英國廣播公司近日在其 BBC Future 欄目,以科學角度糾正多個關於記憶的謬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