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業

|共49篇|

度假天堂積分計劃:獎賞負責任消費的旅客

曾經與台灣建立「旅遊氣泡」的太平洋度假天堂帛琉(Palau),上月向國際旅客開關,但為免「報復式旅遊」傷害本土文化與生態,當地即將推出獎賞計劃 Ol’au Palau,讓旅客透過負責任消費儲積分,以積分解鎖獨家的旅遊體驗,為全球首創的可持續旅遊積分獎賞計劃。

日本何時會向遊客開關?

許多人最後一次「返鄉下」去日本旅行,已是 2020 年前。因應疫情大流行,日本至今仍向外國遊客關閉邊境,「日本時報」引述關西大學教授估計,單是 2020 一年,當地因缺乏外國遊客造成的損失就高達 10.96 萬億日元;按此推算,兩年沒有外國旅客的損失可能達到 22 萬億日元。日本政府確實收到許多放寬邊境限制的呼聲,但目前開關與否,仍有不少考慮。

香港曾媲美法國蔚藍海岸 —— 東方里維耶拉

現今香港以「亞洲國際都會」自居,1930 年代則以「東方里維耶拉」(The Riviera of the Orient)之名,媲美法國度假天堂。曾經有西方旅客投訴貨不對辦,大文豪海明威的妻子便埋怨市區臭氣熏天,張愛玲返回上海後,卻對里維耶拉意象念念不忘,最終成就出代表作「傾城之戀」。究竟這個形象從何而來?反映的又是甚麼樣的香港?

失落的平昌人:4 年過去,冬奧只剩一場空

作為南韓最窮的地區之一,平昌這個鄉郊地方本來毫不起眼。直至 2018 年,當地作為冬季奧運會的主辦城市,在那 16 天吸引住全球目光,欣賞各國健兒競技較量。但那些鎂光燈,卻是剎那光輝。4 個寒暑過去,平昌人寄望的外國旅客和經濟繁榮,兩者皆沒蹤影。如今只有場館拆卸後的空地,以及冷清蕭條的食肆和景點,紀念那場體育盛會。

日本滑雪場:應進還是退?

長野縣的白馬村和野澤溫泉、北海道的新雪谷等日本滑雪場,一直以乾燥且降雪量充足的日本粉雪(Japow),吸引國際冬季運動愛好者。不過再多再好的雪與滑雪場,沒有客人也是徒然。正處於滑雪季節的日本,由於邊境仍然關閉,加上Omicron 染疫個案激增,即使條件理想,運營者也只能對著皚皚白雪興歎。

西班牙與遊客:Omicron 又如何?

Omicron 變種病毒在港傳播,香港繼續以「清零」政策應對。不過,香港媒體形容疫情「嚴峻」的歐洲國家如英國,英格蘭地區已計劃解除遏制 Omicron 疫情引入的限制措施。另一病例高企西歐國家西班牙,截至本月 16 日,七日內每日平均確診數字超過 13 萬,但這個陽光明媚的國家,不僅提倡對待 Covid-19 如同季節性流感一樣處理,也打開國門歡迎遊客。

巴塞隆拿開發「藍色經濟」,推動超級遊艇維修業

在全球遊客被困家中之際,熱門目的地之一的巴塞隆拿正在努力轉型。這座曾經船廠林立的城市,加上一個投資 2,000 萬歐元的私人碼頭,逐步發展為地中海最大的超級遊艇樞紐,供億萬富翁停泊及維修他們的名貴「玩具」。當地積極開發海洋的「藍色經濟」,作為旅遊業以外的財路,為何本地居民卻不太樂意?

【難以清零】葡萄牙如何與「風土病」並存?

據「彭博」日前報道,亞洲證券業暨金融市場協會(ASIFMA)去信財政局司長陳茂波,呼籲港府接受與病毒共存,以免嚴厲的防疫措施對金融中心地位造成損害。事實上,多國已明言確診個案清零並不可能,像葡萄牙今年較早時候遭變種病毒蹂躪,直到目前每天仍有數百宗新增病例,但該國最近選擇解除多項防疫限制,務求令國家能逐步恢復正常,將視 Covid-19 為風土病,與之並存。

一碟日式咖哩飯,何以燃起日韓獨島主權爭議?

日韓之間經常就獨島(日稱竹島)的領土主權爭執,東京奧運網站把該島劃為日本領土,就曾引發外交風波,而最新爭端卻竟然是來自一碟日式咖哩飯:白飯以獨島造型倒模,並插有日本國旗,引來南北韓傳媒統一口徑齊聲譴責,爭議背後,還牽涉利潤可觀的旅遊收益。

威尼斯減遊客之法:變為完全監控城市

疫情下,備受遊客喜愛的威尼斯不再人滿為患,當地人不用與他人共享城市,得以重新感受久違的安靜。為保護城市免於再次受遊客過多問題困擾,該市市長正加強人群管制,以科技「解決」問題,包括在遊客不知情的情況下收集其電話數據,又動用數百監控鏡頭,防止出現擠迫問題。當局更計劃明年夏天在關鍵入口安裝閘門,遊客必須提前預訂及付費,才能在當天入場,而且名額有限。

【Soul Monday】活化韓屋,也活化舊城

南韓的城鄉人口嚴重失衡,全國逾半居民集中於首爾及周邊城市,令很多鄉村地方步向消亡,包括曾以礦業知名、近年逐漸凋零的聞慶市。幾位青年卻獨具慧眼,相中當地的荒廢韓屋及酒廠,分別改建成旅館和咖啡廳,去年為這個住了 7.1 萬人的小鎮,帶來多達 8 萬人次的訪客。從此「活過來」的,不只是舊建築,還有整個舊城市。

埃及考古新發現成旅遊業新曙光

埃及古代歷史遺蹟引人入勝,但當地多年前受政局不穩及恐怖主義影響,旅客一直卻步,旅遊業直到近年才有起色,但去年又適逢疫症大流行再受打擊。不過,疫情並沒有令當地停下考古及翻新工作,考古人員更在這段時間挖掘出更多重要古蹟及文物,為埃及學(Egyptology)提供具價值的歷史資料外,當局及旅遊業人員更希望未來會因此吸引更多遊客前來。

【Soul Monday】突破傳統限制,阿富汗唯一女導遊

疫情摧毀全球旅遊業,很多人被迫另謀出路,忍痛放棄多年夢想。23 歲的 Fatima Haidari 卻在行內堅持至今,希望帶更多人欣賞家鄉的美景和遺跡,並以自身經歷激勵其他女性勇於活出自我。因為她是阿富汗這個封建保守的國度之中,首名且唯一的全職女導遊。

武肺與遊客的樂土:杜拜

武肺大流行下,杜拜是最先開放的旅遊地點,當地照樣舉辦盛事、慶祝節日、酒吧依舊人潮如鯽,成為各地 KOL 及名人的聚腳地。該城原本有望成為疫下理想度假勝地,藉此拯救疲弱經濟,可惜當地近日病例屢創新高,各國開始禁止旅客前往杜拜,使當地失去重大經濟收入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