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片

|共3篇|

唐明:種鴉片是個好主意?

許乃濟的論奏,於道光皇帝是對牛彈琴,他很快就被革職。但他主張種鴉片賣錢徵稅,卻得到馬克思的讚賞。馬克思還是比較乾脆誠實的,他渾無道德包袱,但是今天西方許多主張大麻合法化的政客,還要用人權、自由甚麼的理由為自己開脫,就比馬克思虛偽多了。

鄭立:從共產黨看創業——妥協與生存

革命家就是創業家,這是無容置疑的事情。雖然很多人想像不到,但經營一支軍隊和經營一間公司本質相同,幹部士兵就是員工,你要定期支薪,不然他們不是辭職就是變節。而你需要靠員工去幫你取回收入,生生不息,你僱用了工程師去寫軟體,僱用了畫師去畫圖,最終都是要變回錢。軍隊也一樣,你可以直接一點搶掠,也可以迫別人交保護費,設關口收過口費,或者透過控制政府抽稅。到頭來你還是得解決錢的問題,軍隊也是必須有營收模式才能運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