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協

|共3篇|

Moyashi:自焚式言論自由

這也是心靈雞湯類文字的通病,共通點都是充滿了無力感,錯的永遠都是受害者。世界的不合理無法「合理」地處理,所以只能夠處理自己。受害者改變不了世界,因為世界是絕對而不可逆的,唯有改變自己的想法。如果這算是和平自由,這應該是自焚式的自由,透過閹割權利與倫理價值去達成某種妥協。

鄭立:從共產黨看創業——妥協與生存

革命家就是創業家,這是無容置疑的事情。雖然很多人想像不到,但經營一支軍隊和經營一間公司本質相同,幹部士兵就是員工,你要定期支薪,不然他們不是辭職就是變節。而你需要靠員工去幫你取回收入,生生不息,你僱用了工程師去寫軟體,僱用了畫師去畫圖,最終都是要變回錢。軍隊也一樣,你可以直接一點搶掠,也可以迫別人交保護費,設關口收過口費,或者透過控制政府抽稅。到頭來你還是得解決錢的問題,軍隊也是必須有營收模式才能運作的。

鄭立:創業的現實主義——務實不等於妥協

「正正經經搵份工啦」,通常就是叫別人,不要太挑,找一份自己不喜歡的工作,養活自己,可恥一點就用「騎牛搵馬」之類的理由,說服對方接受現實。其實我們口中所謂的「接受現實」,就是「妥協」,妥協就是違反自己的意願,去接受較差的條件。而我必須聲明,妥協不是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