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

|共414篇|

比黃金更抗跌的企業健康新指標:ESG

管理學大師 Peter Drucker 說過,沒有量化,就無法管理。過去二十年來,企業社會責任(CSR)作為一家企業優秀與否的評核標準,卻始終流於口號、形式甚至造假。但現在,一個能被公開檢視、評估的概念已經崛起,不僅比 CSR 擁有更客觀的數據,甚至還能幫助投資者提前察覺企業問題,規避風險。

進軍抖音、找來超模代言也沒用,Burberry 年輕化為何失敗?

奢侈品業由平價走向高價,成功案例並不多。投資銀行 Bernstein 奢侈品研究主管 Luca Solca 分析,除非該品牌有很強大潛力,或有強大財力,才有機會成功。就如過去高價手袋是愛馬仕以及 Chanel 的天下,然而 LV 推出的 Capucines 系列仍能在高價定位袋款站穩一席之地,算是少數成功例子。

服裝品牌要脫離新疆棉,有多難?

維吾爾人在新疆,被指受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強迫勞動,生產棉花。「紐約時報」與路透社日前報道,美國政府可能以中國涉嫌侵犯人權為由,對來自新疆的棉花實施禁令。不過新疆佔中國 85% 棉花產出,美國去年,便從中國進口價值約 500 億美元的紡織品及服裝;要大型服裝品牌放棄使用新疆棉,並不容易。「經濟學人」上月便指,與有關強迫勞動的新疆棉「割蓆」,已成為品牌的困擾。

【*CUPodcast】太古二百年:從英國小商行到香港商業巨頭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遠在 1816 年,太古集團的前身只是一家位於英國利物浦的小商行。經歷二百年發展,由清朝到今天,集團的業務範疇不斷擴大,版圖由英國拓展至世界,在香港更堪稱四大英資財團之一。來自英國的財閥也曾寫下香港故事:例如創辦太古小學,而今天以街頭小食聞名的太安樓,竟然也跟 1940 年代末太古船塢的發展有關。

從地緣政治打到高科技產業,印度成為中美交鋒新戰場

在印度與中國不斷激化的地緣政治競爭態勢下,矽谷抓住了它的黃金時刻。過去幾年,中國雖然對印度的科技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資金與資源,然而最近的緊張局勢,卻逐漸將印度推向「美國生態系」,就連總理莫迪也多次公開宣稱:美國和印度是「自然結合的夥伴」。

曾是阿里、騰訊最愛投資地,印度為何選擇與中國企業分離?

但受到印中政治關係緊張的影響,延誤了與中國關係密切的年輕企業融資,例如送餐平台 Zomato 等。由於印度新的外國直接投資(FDI)規定,帶來了投資的不確定性,螞蟻科技已有至少 1 億美元被耽擱。而 Zomato 並非個別案例,種種跡象均顯示此資金流正在減緩。

【日本良心企業之一】這間米餅廠疫市請人,所謂何事?

對於大量招聘員工,三幸製菓表面上的理由是「目前的業績良好」以及「確保獲得充足人力」。由於 COVID-19 疫情肆虐,導致許多人足不出戶,利用網購及快遞,好像窩在巢裡的鳥一樣,這就是所謂的「巢籠消費」,米餅的銷量也因此增長。

【Soul Monday】他們交換招牌貨,造就雪球效應

東京都疫情反覆,長期自主停業和市民減少外出,令銀座人潮大減,生意一片慘淡。眼見區內商戶愁眉不展,有和菓子店東主發起「商品接力計劃」(もの繋ぎプロジェクト),以接連贈送招牌貨的形式,在社交媒體介紹各家產品,從而團結社區共度時艱,連無印良品、日產及 Uniqlo 也參與其中。

恒馳未來,即中國電動汽車未來?

以前談及電動汽車,美國的 Tesla 可能是人們首先想到的品牌。最近恒馳汽車「洗腦」廣告面世後,不單其品牌恒大汽車馬上為人熟知,旗下的「恒馳一二三四五六」亦瑯瑯上口。新款汽車尚未在本港正式發售,已預先大賣廣告,這種大量投放資金的舉措,並非一家中國電動汽車廠獨有。然而,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已變得僧多粥少,甚至沒有一家大型製造商現時能轉虧為盈。新能源汽車產業在中國發展蓬勃,但亦要步步為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