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

|共390篇|

告別一極集中?日本企業加速「脫東京」

日本全國人口愈來愈少,東京都卻愈住愈多人。上大學、找工作、開公司、做明星…… 要做大事,必先上京。雖然當局近年鼓勵青年移居鄉郊,但從白領轉做農夫, 並非人人都行,所以吸引力有限。直到近月爆發武漢肺炎,考慮「脫離東京」、把總部遷往別處的企業陸續增加。隨著工作機會散佈都外,可否消除東京一極集中的現象?

【保就業】丹麥代企業支薪,成效如何?

港府日前公佈首批「保就業計劃」的補貼名單,列出約 2.5 萬名領取津貼的僱主,個別公司領取數千萬元補貼,承諾在補貼期間保留受薪僱員人數。不少國家也推行類似的公帑代出糧計劃,以免公司在短期內辭退大量員工,掀起失業潮。其中以福利國家聞名的丹麥,政府早於今年 3 月,已決定出資代受停業影響的企業支付 75% 停職員工薪金,每人每月上限約 3,300 美元,為期 3 個月,仍在工作的員工不在補貼之列。這種政府補貼企業來「保就業」的方法,真的有效嗎?

中國對澳洲發種族歧視警告,反損當地華人生意?

中國早前以澳洲種族主義襲擊事件增加為由,警告中國公民不要前往澳洲,及後又呼籲中國學生重新考慮選擇是否要在澳洲留學。有當地中國留學生直言,不認同澳洲的種族歧視問題已嚴重至威脅人身安全,認為兩則警告並不旨在保護中國公民,純粹打著種族主義旗號處理兩國近期的政治衝突。無論如何,當地有中國背景的商戶及企業認為,假如中國留學生與遊客不再到澳洲,將造成生意損失。

能力陷阱:Xerox 曾可以比現在更偉大?

一家公司能否成功,取決於兩種能力:盡用現有資源,以及發掘新出路。這兩項能力同樣需要投資大量資源,有時甚至互相衝突,以管理學家的角度來說,如果一家公司能平衡兩者,其組織就屬「兩手俱利」的結構,是長久成功的通行證。而能力陷阱的啟始,往往就是忽略創新。

後疫情時代,日本製造大廠的數碼轉型求生術(下)

綜合化學大廠三菱化學控股,早在 2017 年 6 月成立數碼轉型小組,更找來曾經在日本 IBM 負責雲計算(cloud computing)事務的岩野和生擔任數碼總監;另一家產銷模具、工廠自動化(FA)零件的三住(Misumi)集團,一共花費了 30 年採用數碼技術,確立全新的製造形態,創立機械零件訂購服務「meviy」。

各國準備,反抗中國的併購外交了嗎?

武漢肺炎疫情勢將嚴重打擊全球經濟,中國或會在此時用上兩大法寶,拓展國外影響力,第一個是債務外交,以貸款從政治和經濟層面上控制小國,另一個就是併購外交,透過國企和親共企業,買起外國具戰略價值的企業和資產。各國都在調整策略,對抗中國的併購外交。

無廣告時代,「紐時」鶴立雞群之道

「蘋果日報」近年屢受政治打壓,再加上疫情導致社會不景氣,報紙及數碼新聞平台缺廣告,連帶讀者訂閱量急降 20 多萬,要借各界名人呼籲社會大眾繼續訂閱,以維持營運。世界各地報章同樣面臨經濟衰退、廣告量銳減的問題,最終似乎要回歸基本步,依賴讀者才能繼續生存。訂閱制頗為成功的「紐約時報」,早就深明此道。

畢業等於失業:中國版

經歷了一個不平凡的學年,香港應屆大學畢業生告別學生身份在即,要在疫情打擊下的經濟環境中求職,又是一道難關。不過,香港畢業生們並不寂寞,遙望神舟大地,今年破紀錄約 900 萬大學畢業生準備投身職場。不過,在中國僱主們正考慮裁員或凍薪的當下,職場是否準備好接受 900 萬生力軍,自是另一回事。

自古以來的「顏色經濟圈」抗爭

整場流水革命發展至今,黃色經濟圈成為了延續整場抗爭運動的重要方向,而大小官員也群起攻擊經濟圈的概念。其實,在外國,以消費作為抗爭手段尋常可見,例如白人政府時期,南非黑人就抵制「白色經濟圈」。在香港,以政見為中心,建立經濟圈,本來就不是新鮮事物,「紅色經濟圈」更存在已久。在 2017 年,美國西方學院政治學教授 Caroline Heldman 發表著作 Protest Politics in the Marketplace,闡述「消費者行動主義」(Consumer Activism)的概念,講解在大企業橫行的年代,普羅大眾為何及如何進行消費抗爭。

武肺危機,將重擊對抗氣候變化工作?

今次武漢肺炎危機,嚴重打擊各國的經濟和文娛活動,企業停業、各大體育聯賽停辦、電影上畫延期,連談情說愛都很難。唯一好消息是,武肺危機一度令中國工廠停工,專家預計今年溫室氣體排放會減少,「紐約時報」專題報道也認為,減少社交接觸,變相可以對抗氣候變化。可是,麻省理工學院旗下的「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卻認為,武肺危機只會重擊多年來的反氣候變化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