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

|共69篇|

唐明:哪有甚麼「真小人」?

因為這種君子和小人的二分法,因此順理成章又有了「偽君子」和「真小人」之對立,但英文的 hypocrisy(偽善),批判的反而是裝君子的那一端,對於「小人」或者說道德有瑕疵的凡人,即使滿身都是缺點,倒是予以寬容甚至諒解。中西文化的一大差別,就在於有無這條「底線」。

【泰國示威】國王失德動搖君主立憲制,問題在哪裡?

泰國示威浪潮發展至今,各地媒體報道的重點之一,便是當地改革君主制的訴求。香港便有倡議型媒體評論指,在君主立憲制度下,國王身為一國精神領袖,依然可「在國家陷於危機時作出一鎚定音的裁決」,又云「這種王權若要生效就不能夠單靠憲法加持,國君本人的道德修養亦是其感召力的重要泉源」。然而,要求君主以道德素養臻善君主制,是否倒果為因,值得探討。

極權鷹犬的歷史負債:史太林近身護衛回憶錄

究竟滿手鮮血的極權鷹犬,會為家庭留下甚麼樣的遺產?這問題一直困擾美國作家哈伯施塔,全因祖父充當蘇聯獨裁者史太林近身護衛多年,為家人帶來社會特權,又留下無法磨滅的烙印。有後人因此義無反顧投身反共,有人千方百計逃難西方,哈伯施塔則決定要翻開沉重的歷史包袱,親赴前蘇聯拜訪祖父與家人,編寫成的家族故事,也成為蘇聯社會的一道側影。

前線醫護的心病:道德創傷

歐美國家疫情嚴重,呼吸機和快速測試劑等醫療用品供不應求,在有限資源下,醫護人員被迫決定要「拯救誰」和「放棄誰」。掌控生死大權的他們,即使最後成功治好部分病人,也難抵心中的罪咎感,從此影響精神健康,甚至患上「道德創傷」。

呼吸器嚴重短缺時,如何決定誰生誰死?

美國現為全球感染武肺個案最多的國家,雖然總統杜林普已經下令車廠生產人工呼吸器,但速度未必趕得上大爆發。一旦重病者太多而呼吸器不足,前線醫生將要面臨一個艱難局面 —— 決定誰能得救而誰被放棄。本以救急扶危為己任,卻被迫主宰他人生死,專業判斷以及道德良心,同樣備受考驗。

道德運:好人真可以一生平安?

在農曆新年,大家會聽到各樣祝福,有些人會到廟宇,祈求健康運、桃花運、文昌運,但相信很少人聽過所謂的「道德運」(Moral Luck)。西方有些哲學家指出,我們成為好人抑或是壞人,有時都是運氣使然,一個人能否做好人,並非完全自己決定。哥德堡大學哲學家 Robert J. Hartman,就在去年於老牌學術期刊 Philosophical Studies 撰文,捍衛道德運的概念。

「非人化」不是人類殘暴的根源?

人類極端的殘酷行為,普遍認為只有在非人化或物化情況下才會發生,例如納粹德國將猶太人貶為「次等人類」,盧旺達大屠殺中胡圖族視圖西族為「害蟲」、香港「反送中」運動示威者被親中派稱為「曱甴」等。然而,美國網媒 Vox 一則兩年前的訪問經整理後重新刊登, 再度提醒非人化不是人類殘酷行為的真正主因,在正常情況下,人的獸性仍有可能爆發。

為何他們下得手?施暴者扭曲卻又合理的心態

五個多月的時間裡,死亡、暴力與香港這國際城市愈走愈近。美籍作家 Dave Grossman 的經典作品「論殺戮(On Killing)」,系統地探討人類的殺戮行為,其中一章仔細分析與殺戮如影隨形的「暴行」。Grossman 在書中以「針對非戰鬥員的殺戮行為」定義「暴行」,以這標準或不完全適合於香港套用,但作者對施暴者的分析,對了解其心理、邏輯,值得時人借鏡。

【善則延年】惡人比較短命?

人性善惡之說,古今中外議論紛紛,不過,人人皆知善良好,醜惡壞,這是普世認同的價值。然而,善良又有甚麼回報呢?有說法指「上帝讓好人成為好人,就是最好的獎勵」,充其量是心靈慰藉,實際上又有何作用?美國近日就有大學研究團隊指出,善良有助延年益壽。

爽身粉致癌未解又捲入鴉片風暴,強生面臨史上最大危機

美國近年深受鴉片類藥物氾濫帶來的危害,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數據指出,從 1999 年到 2017 年,至少 40 萬人死於過量服用藥物鴉片類藥物。其中被認為是罪魁禍首的「止痛藥之王」普渡製藥,正面臨將近 2,000 宗訴訟,賠償金額恐超過 100 億美元。不過更令人震驚的是,全球醫療保健龍頭強生也捲入了這場鴉片風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