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共562篇|

真.英雌:蒙古女戰士忽圖倫

近日,迪士尼製作的真人版「花木蘭」終於上映,這部電影可說鬧得滿城風雨,既有劉亦菲的撐港警風波,又在片尾鳴謝新疆政府;有人考究歷史,認為花木蘭很可能是鮮卑人,而非漢人。而一直以來,也有說指花木蘭純屬虛構。在中亞史中,卻有一位十分有名,但常被華文世界忽略的英雌,她就是蒙古公主忽圖倫。

極權鷹犬的歷史負債:史太林近身護衛回憶錄

究竟滿手鮮血的極權鷹犬,會為家庭留下甚麼樣的遺產?這問題一直困擾美國作家哈伯施塔,全因祖父充當蘇聯獨裁者史太林近身護衛多年,為家人帶來社會特權,又留下無法磨滅的烙印。有後人因此義無反顧投身反共,有人千方百計逃難西方,哈伯施塔則決定要翻開沉重的歷史包袱,親赴前蘇聯拜訪祖父與家人,編寫成的家族故事,也成為蘇聯社會的一道側影。

生化戰:岡字 9420 部隊

活摘器官、人體實驗、實驗室製造病毒等等駭人聽聞的罪行,過去都曾經發生。剛過去的 8 月 30 日,是香港重光紀念 75 週年。上世紀 30、40 年代,日本侵略亞洲各地,犯下不少反人類罪行,最惡名昭彰莫過於 731 部隊的人體實驗,另外還有針對香港難民的「南石頭細菌實驗」,以及這次介紹的新加坡「岡字 9420 部隊」。

中國抗疫成功?70 年前謊報疫情禍延至今

中國宣稱成功控制武肺疫情後,官方媒體便開始重溫 1950 年代滅血吸蟲病,挽救數百萬性命的豐功偉業。但有英國華裔學者新書揭發,血吸蟲病根本從未被消滅,錯誤的抗疫辦法甚至禍延後代,但宣傳機器捏造事實,即使過了大半個世紀,面對疫情依然重施故技。

二戰時期,奈良神鹿也成果腹之物?

糧食不足有多可怕?奈良鹿或比誰都清楚。牠們作為奈良公園的象徵、日本國家天然記念物,自古被視為神的使者而受到崇敬。不過,原來在二戰期間及戰後一段時期,奈良人缺乏食物充飢,盜獵及過度捕捉奈良鹿的行為因而橫行,令這些理應神聖不可侵犯的「神鹿」,一度面臨滅絕危機。

【*CUPodcast】二次大戰初,英國曾發生一場「寵物大屠殺」?

面對即將爆發的戰爭,人或會做好儲糧、執拾細軟等準備,但寵物在戰火之下何去何從?1939 年的英國政府為了保護動物,成立專責委員會並向民眾發出建議:若無法將家畜送到鄉郊請託他人照護,則最好結束牠們的生命。如此的建議加上戰爭帶來的衝擊,英國在同年向德國宣戰僅一星期,已經有 75 萬隻動物被送往人道毀滅。

向波斯遺民學習,在滅頂之災中尋求慰藉

社會崩壞、道德淪喪,很多人對前景心感絕望,但放眼歷史,同樣的苦難早就上演過無數次,究竟前人又是如何在絕望中保持希望?有專研波斯史的以色列學者,為我們剖析阿拉伯人毀滅波斯帝國,令原來社會秩序土崩瓦解後,波斯遺民是如何尋找慰藉和堅定信仰。

電影「桂河橋」—— 故事純屬虛構?

電影「桂河橋」講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軍上校 Nicholson 與部隊成為日軍齋藤大佐的戰俘。Nicholson 以奉命但不卑屈的態度,修建連接緬甸及泰國的桂河橋。「桂河橋」囊括最佳電影、導演、男主角、改編劇本等七項奧斯卡獎項,英國電影協會亦將之列為百大英國電影。但據英國國家檔案館本月分享的文件顯示,當年的陸軍部對這部電影充滿疑慮。

美國人?日本人?日本父島「歐美系島民」

日本小笠原群島的主島父島,位於東京以南約 1,000 公里,是一座面積只有 24 平方公里的島嶼。這座距離本島船程約 24 小時的小島上,部分島民的面孔並非日本人的亞洲面孔,他們的祖先在將近 200 年前,由美國、歐洲及太平洋波利尼西亞群島到此定居。父島經歷殖民、戰爭,主權曾在美日之間易手。要問今天的島民,他們是日本抑或美國人,可能不容易回答。

從天花到武漢肺炎:長達 500 多年的疫苗史

近日,就著武漢肺炎的疫苗研發,各地專家都達到突破性的進展:俄羅斯註冊世界上首款武漢肺炎疫苗;牛津大學的疫苗預料於 9 月面世;在本地,香港大學兩種新型疫苗亦已踏入批量生產階段。疫苗技術可算是人類文明史上最重要的醫學發明,幫助我們戰勝無數疾病,而這項技術的歷史,或比想像中更加悠久。

Moyashi:拒絕歷史的永續復仇

「遺忘」是消極的「拒絕」,他們都在「學習」與「反省」最遠的距離上。無法面對歷史的國家,永遠都會在打過去的戰爭,無法真正進入現代社會,日本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大清亡了百年,義和團都化作塵土,「國恥」卻永續一個世紀。歷史的腳步這麼遠那麼近,你有聽見坦克車聲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