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共534篇|

華人海外建國史:千里達總督何才

不少海外華人,曾經在別國出任政要,甚至自立國度。在 18 世紀羅芳伯成立了「蘭芳共和國」,1965 年李光耀亦成為新加坡國父。在新加坡獨立前 3 年,中美洲加勒比海就有個島國誕生 —— 千里達及多巴哥(Trinidad and Tobago),獨立後首任元首是一名華人,名為何才(Sir Solomon Hochoy)。

Moyashi:結局的大結局

結局以後還有大結局,大結局後可能還有終章結局。故事永遠可以繼續,終極的結局唯有觀眾離場。這個結局的意思只是往後的故事與你無關,但劇場仍然放映中,其他觀眾仍留在場內。如果多坐久一點,你會發現故事還在繼續。眼睛睜著多久,就能看見多久的故事,直到電腦大爆炸為止。

1949 年,資本家為何選擇了共產中國?

1949 年中國共產黨奪得江山,但有條件離開的資本家,面對以消滅資本主義為綱領的新政權,為何大多數選擇留下?國民黨倚重的上海企業家劉鴻生,曾經把家人和財產疏散國外,形成風險分散的跨國網絡,但他本人最後卻回流中國,與海外家人訣別,資產亦逃不過國有化命運。康奈爾大學中國史學家爬梳資料,重組劉氏回流背後的複雜動機,側寫出國共交替的時代面貌。

香港人權保障,受惠於越南船民維權抗爭?

香港反送中抗爭,一直得到越南人遙距聲援,聲言要答謝香港當年收留越南船民,但原來香港人奮力捍衛的人權保障,同樣有賴當初越南船民的抗爭。美國歷史學家 Jana Lipman 研究發現,1990 年代越南船民多次在香港律師協助下維權,申請人身保護令,立下大量案例,在普通法下間接守護了香港的人權自由基石。

華人海外建國史

華人除了安土重遷,也有海洋性格的一面。華人海外移民史源遠流長,古有徐福東渡扶桑,到後來歷朝歷代都有華人移居亞洲各地,落地生根。在 18 到 19 世紀,一群海外華商就在婆羅洲營運大大小小的礦產公司,有些華商更建立屬於自己的公司共和國(Kongsi Republic),最著名的例子,則是「蘭芳共和國」。

遇上 8964 的「民主大使」

1989 年 4 月起,中國的學生民主運動成為國際焦點,最後以 6 月 4 日天安門屠殺作結。整場八九民運,其中一個大插曲是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訪華,為 30 年來第一次。戈爾巴喬夫的到訪,微妙地改變了事件發展,而六四事件也影響了中蘇關係,以及後來的中俄關係。

【*CUPodcast】屠殺 200 萬人 興建一個共產烏托邦

歷史上的大屠殺事件多不勝數,如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盧旺達大屠殺等等。在不遠的七十年代,被左派勢力控制的柬埔寨也發過一場「紅色高棉大屠殺」。自紅色高棉在 1975 年 4 月執政起,柬埔寨在 1975 至 79 年間所經歷的「三年零八個月」,是每個柬埔寨人的歷史包袱。

從人工呼吸到鐵肺:呼吸機的百年進化

呼吸機在這場抗疫戰中,扮演著關鍵角色,拯救了很多人的性命:由於武漢病毒可能會攻擊患者的下呼吸道系統,引發肺炎,令很多重症者需要接駁呼吸機,好讓受損肺部得以回復。全球大流行中,多國疫情嚴重,呼吸機亦隨之短缺。雖然,製作呼吸機十分困難,但它的歷史卻很長,至今已過百歲。

鄭立:黃禍 —— 中國征服唔到世界,但可以同世界攬炒

若沒有「中國」這東西困住中國人,他們就會流入到世界各國,這些難民帶來的負擔,會令全世界陷入危機而重創。最後,中國難民的出口會使所有國家邊界、社會和政府全部崩潰,令全球陷入混亂。中國玩完時,全球也同時攬炒了。

350 年前的自我隔離 —— 以肉身截斷瘟疫傳播

英國村莊伊姆村(Eyam)因在瘟疫中自我隔離而聞名。17 世紀英格蘭爆發鼠疫,倫敦商人把布料樣本寄給伊姆村的裁縫 Alexander Hadfield 時,裡面的跳蚤使瘟疫在村內蔓延,超過 260 名村民染病身亡。但他們自我隔離的決定,拯救了北部無數人的生命。在同樣急需自我隔離的傳染病大流行年代,英國「獨立報」記者重回伊姆村,希望了解多年前的疫症,對現今有何啟示。

東德時期,言論自由的代價

東西德分裂時期,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節目「沒署名的信」(Letters without Signature)中,主持人大聲讀出來自東德的匿名信件,一字一句的背後,都是沉重的代價。柏林通訊博物館近日推出與節目同名展覽,讓大眾回顧這段言論自由被嚴重收緊的歷史。

近代史最長的革命:達戈霍伊起義  

要爭取自由,或不是一、兩代人做到的事,而且可能要付出很沉重的代價;要反抗異族統治,就更慘烈。我們經常聽到一些成功的例子,例如美國獨立革命、中國辛亥革命,以及不流一滴血的捷克天鵝絨革命。可是,歷史長河之中也有失敗例子,菲律賓在 1744 到 1829 年間,經歷了亞洲,甚至世界近代史上,最長的一場革命,歷時 85 年,花盡數代人的一生。

東德國安部門史塔西 —— 監控如何「分解」反對力量

1950 年,東德成立國家安全部,即「史塔西」(Stasi)。直至 1989 年柏林圍牆倒塌為止,東德人近 40 年來一直在史塔西的監視下生活。以剷除「階級敵人」為名的監控工具,如何監視、控制人民生活,進而破壞抗爭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