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諾比

|共159篇|

比黃金更抗跌的企業健康新指標:ESG

管理學大師 Peter Drucker 說過,沒有量化,就無法管理。過去二十年來,企業社會責任(CSR)作為一家企業優秀與否的評核標準,卻始終流於口號、形式甚至造假。但現在,一個能被公開檢視、評估的概念已經崛起,不僅比 CSR 擁有更客觀的數據,甚至還能幫助投資者提前察覺企業問題,規避風險。

進軍抖音、找來超模代言也沒用,Burberry 年輕化為何失敗?

奢侈品業由平價走向高價,成功案例並不多。投資銀行 Bernstein 奢侈品研究主管 Luca Solca 分析,除非該品牌有很強大潛力,或有強大財力,才有機會成功。就如過去高價手袋是愛馬仕以及 Chanel 的天下,然而 LV 推出的 Capucines 系列仍能在高價定位袋款站穩一席之地,算是少數成功例子。

疫情催生自造者經濟,日本一人製造商崛起(上)

在 COVID-19 疫情下,多人聚集在同一個場所工作的習慣受到質疑,愈來愈多自由工作者藉群眾募資接下工作。這當中,開始出現有力的自造者(Maker),能夠不靠單次熱賣商品,成功延續商業模式。作為革新搖籃,自造者帶來新的工作方式以展現抱負與能力,也再一次受到矚目。

亞洲新難題一:還能倚靠一個生鏽的美國?

隨著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數居高不下、境內種族議題造成社會動盪不安、總統杜林普的反覆無常,加上中國在地緣政治上強勢且頻繁的軍力展現 —— 美國,這個後冷戰時期以來的單一霸權,對其亞洲盟友來說,是否依然是個可靠的老大呢?

時裝界之疫:達爾文式淘汰正式開始?

管理諮詢公司麥肯錫(McKinsey & Company)估計,全球有高達 3 分之 1 的時尚企業,包括時尚品牌和百貨公司,將無法度過難關。因為這個總值 2 兆 5 千億美元的產業中,包含著錯綜複雜的供應鏈,令當中的企業和員工無法獲得政府資金的緊急援助。

疫情衝擊下,該擁抱還是放手?馬克龍的全球化難題(下)

儘管對民主制度的前景充滿憂心,但當法國總統馬克龍聽到西方國家遏阻疫情手忙腳亂,似乎暴露民主弱點時,這位迥異於歐洲傳統成熟穩重政治菁英的年輕總統仍大為惱怒,立即表明:不要把訊息透明公開、人民能公開批評政府的自由國家,與真相被壓抑的集權國家拿來相提並論。

疫情衝擊下,該擁抱還是放手?馬克龍的全球化難題(上)

當 G2 兩大領導者,美國總統杜林普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急著推動國家經濟回到疫情之前的正軌時,地球另一端,坐在巴黎愛麗舍宮裡,不到 43 歲的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眉頭深鎖,他憂心的是全球化的終結與民主制度的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