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

|共35篇|

區塊鏈杜絕非洲假藥黨?

假藥氾濫長年困擾非洲,科特迪瓦尤其嚴重,從政府 2018 年向假藥黨宣戰,可見問題之猖獗以及公共健康危機之嚴峻。「世界報」報道,法國一間初創科技企業利用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為藥物標上數碼身份以確保貨源純正,現已為科特迪瓦全國近 3 分 1 藥房採納,假以時日有望杜絕假藥問題。

武肺無事兒?流感可與武肺相比嗎?

武漢肺炎在歐美多國的感染病例陸續增加,每當外國媒體報道新增的感染個案時,總有讀者跳出來留言表示不必要對新型冠狀病毒過分緊張,並以流感的死亡數字作例,聲稱死於流感的人數或死亡率遠超武漢肺炎。這些「無事派」認為媒體渲染疫情,製造恐慌。但流感真的可與武漢肺炎如此相比嗎?

爽身粉致癌未解又捲入鴉片風暴,強生面臨史上最大危機

美國近年深受鴉片類藥物氾濫帶來的危害,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數據指出,從 1999 年到 2017 年,至少 40 萬人死於過量服用藥物鴉片類藥物。其中被認為是罪魁禍首的「止痛藥之王」普渡製藥,正面臨將近 2,000 宗訴訟,賠償金額恐超過 100 億美元。不過更令人震驚的是,全球醫療保健龍頭強生也捲入了這場鴉片風暴之中。

大數據+區塊鏈打擊偽藥,百年藥商的轉型之路

你吃進去的藥是救命還是害命?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目前在全球市場上流通的藥物,大約有 1 成是偽藥,每年有 100 萬人因服用偽藥死亡。對此,一百年前就在亞洲經商,替歐美藥廠將產品賣來亞洲,總部位於瑞士的裕利醫藥(Zuellig Pharma),提出了一個新的解決方案:用區塊鏈技術偵測偽藥。

35 年來第一款抗抑鬱新藥,終獲通行

抑鬱症過去一直被形容為隱形殺手,轉念之間,足以讓患者尋短輕生。自 80 年代至今,全球仍未出現突破性治療藥物。不過,長達 35 年以來第一款新型抗抑鬱藥,近日終於通過安全審批。藥物專家表示,這款劃時代的新藥,效果顯著,並能迅速生效,或者能改變無數抑鬱症患者的命運。

孤獨的經歷,帶來了治療孤獨的藥物

從前孤獨是一種態度,現在孤獨已漸成「流行病」,像抑鬱、焦慮一樣,不是一時三刻就可以克服,不好好處理,只會誘發更多疾病。但不同情緒問題都有藥可治,唯獨是孤獨沒有。幸而據「衛報」報道,有望治療孤獨感覺的藥物,正由一名飽嚐孤獨的女性進行前期研究。

為何仍有人被毒蛇咬死?

毒蛇咬人似乎只是老掉牙的電視情節,現實中不太注意到有人被咬而中毒身亡。但其實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每年有 540 萬人被蛇咬傷,當中 270 萬次為毒蛇所噬。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便是蛇毒重災區。因為缺乏適當治療甚至藥物錯配等原因,原本可以預防的咬傷個案,卻以死亡告終。

吸入 Messenger 來治療肺病

藥物除了是一般化學製劑,未來「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下稱 mRNA)亦具備治療多種疾病的潛力,它可以誘導細胞產生治療性蛋白質。到目前為止,這種治療方式最大的障礙是找到有效又安全的方法,將 mRNA 分子遞送到目標細胞。最近一項相關研究有新進展,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研究人員設計了一種可吸入形式的 mRNA,所吸入的「煙霧質」可以直接用於肺部,或能幫助治療囊性纖維化等疾病。

花生過敏者的喜訊 —— 脫敏藥同樣也來自花生

在不同類型的食物過敏中,花生過敏屬於危險程度特別高的一種,即使只是進食甚至沾染到微小分量,都足以產生皮膚紅腫、出疹甚至過敏性休克等嚴重反應。而且,日常不少食物都會滲混到花生成分,過敏者難以完全防備,加上校園屢見不鮮的食物過敏霸凌事件,對患者來說,免疫系統的異常反應猶如一個伴隨終生的致命炸彈。但不久之後,專門應對花生過敏的特效藥可望面世,並解除他們的生命威脅。

中國國民買不起藥,只能自製

早前話題之作「我不是藥神」,在中國社會掀起廣泛議論。事實上,無力負擔藥價的中國民眾,為了治病活命,除了購買仿製藥外,還有另一條「生路」—— 自行調製藥物。「紐約時報」記者持續採訪飽受頑疾困擾的中國家庭,揭露醫療保健系統的缺陷,如何使人民走上藥神之路。

江皓昕:「我不是藥神」—— 中國人並不討厭政治

「我不是藥神」上畫兩星期,票房突破 26 億人民幣,豆瓣和微信公眾號紛紛力捧,風聲吹進了中南海,總理李克強更因為此片而作出批示,要求加快落實癌症「救命藥」的價格監管和保證供應等措施。明明是一個新導演的作品,成本也不特別高,何以做出此等驕人成績?答案很可能在於香港人耳熟能詳的一句說話:「我討厭政治。」

大麻在意大利,是獨市,但不是生意

意大利在 2007 年將藥用大麻合法化,但有別於其他西方國家,當地的大麻種植由軍方壟斷。佛羅倫斯的軍工化學製藥廠,是全國唯一能夠合法種植大麻的地方,今年的產量約有 220 磅。「廠長」Antonio Medica 上校表示:「所有工序都是內部進行。我們種植及收割大麻植物,將葉烘乾後研磨,製成品經伽瑪射線消毒後,便會運送到藥房及醫院。」但有批評指,軍方獨營的安排很快就出現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