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

|共42篇|

武肺病人痊癒了,但醫生都不知如何治好

經過 7 個月的抗疫戰,面對武漢肺炎的美國前線醫生們,總算開始摸索出一些治療方法。但他們治好病人,卻不了解是怎樣治好的。在這場充滿著未知的疫情中,這批專家失去了最基本的醫學工具 —— 以助決策的可靠證據。醫學界認為,欠缺對潛在療法的臨床實驗,非但令醫者繼續盲摸摸,亦無助於長期抗疫。

咀嚼機械人:香口膠口服藥的白老鼠

吞藥丸的感覺並不好受,但若能在咀嚼香口膠的同時,自然而然地服藥,會否較易令人接受?英國布里斯托大學的研究人員製作一款機械人,內置類人型(humanoid)的顎,可精密複製咀嚼動作,並釋放人造唾液,用作測試香口膠的藥物釋放量,估計會有多少從香口膠轉移至潛在使用者。

全無副作用的逆齡減肥丹,有望誕生?

過胖問題困擾全球 39% 成年人,心血管病、糖尿病、脂肪肝都是健康大敵。但改變飲食習慣、多運動,對許多人來說都絕非易事。能不能吞粒藥丸就自動減重?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Virginia Tech)的研究團隊就研發出一種消脂分子,除了成功替受試老鼠無痛減重,還有望治療多種慢性病。團隊希望盡早把研究結果套用至人類身上,令減肥成為輕鬆事。

假若沒有疫苗和解藥,該怎麼辦?

相信全球民眾都在等待武漢病毒疫苗和特效藥誕生,而各國專家也在研究各種可行方案,例如特效藥瑞德西韋。可是,在 4 月 24 日,世衛報告的草稿流出,指出中國進行的臨牀試驗顯示,瑞德西韋未能改善患者症狀。許樹昌等專家認為該研究數據樣本不足,參考價值成疑。不過,研發疫苗和藥物向來十分困難,即使研發成功也未必能大量生產,假若真的沒有疫苗和解藥,該怎麼辦?

武肺藥能網購?資訊瘟疫中的不法商機

武漢肺炎症狀與感冒相若,令不少人在咳嗽流鼻水時心裡患得患失 —— 不知應否前往或有風險的診所,又擔心若真患病會傳染親友。美國媒體 Vox 日前報道指,雖然當地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清單上並無任何註冊武漢肺炎藥物及家用試劑,不少不法商人還是抓住大眾的恐慌情緒,在網上販售未經科學實證的醫療產品牟利。

Favipiravir:武肺「救命丹」的崎嶇開發路

中國科學部於 3 月 17 日宣稱日本流感病毒藥物 Avigan(又名法拉匹韋/Favipiravir)有效治療武漢肺炎之後, Avigan 及開發藥廠富山化學聲名大噪,母公司富士菲林翌日股價急漲 15%。然而 Avigan 開發歷經近 30 年,雖然日本政府最近亦大量入貨,惟因種種原因,僅作存貨而已。

區塊鏈杜絕非洲假藥黨?

假藥氾濫長年困擾非洲,科特迪瓦尤其嚴重,從政府 2018 年向假藥黨宣戰,可見問題之猖獗以及公共健康危機之嚴峻。「世界報」報道,法國一間初創科技企業利用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為藥物標上數碼身份以確保貨源純正,現已為科特迪瓦全國近 3 分 1 藥房採納,假以時日有望杜絕假藥問題。

武肺無事兒?流感可與武肺相比嗎?

武漢肺炎在歐美多國的感染病例陸續增加,每當外國媒體報道新增的感染個案時,總有讀者跳出來留言表示不必要對新型冠狀病毒過分緊張,並以流感的死亡數字作例,聲稱死於流感的人數或死亡率遠超武漢肺炎。這些「無事派」認為媒體渲染疫情,製造恐慌。但流感真的可與武漢肺炎如此相比嗎?

爽身粉致癌未解又捲入鴉片風暴,強生面臨史上最大危機

美國近年深受鴉片類藥物氾濫帶來的危害,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數據指出,從 1999 年到 2017 年,至少 40 萬人死於過量服用藥物鴉片類藥物。其中被認為是罪魁禍首的「止痛藥之王」普渡製藥,正面臨將近 2,000 宗訴訟,賠償金額恐超過 100 億美元。不過更令人震驚的是,全球醫療保健龍頭強生也捲入了這場鴉片風暴之中。

大數據+區塊鏈打擊偽藥,百年藥商的轉型之路

你吃進去的藥是救命還是害命?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目前在全球市場上流通的藥物,大約有 1 成是偽藥,每年有 100 萬人因服用偽藥死亡。對此,一百年前就在亞洲經商,替歐美藥廠將產品賣來亞洲,總部位於瑞士的裕利醫藥(Zuellig Pharma),提出了一個新的解決方案:用區塊鏈技術偵測偽藥。

35 年來第一款抗抑鬱新藥,終獲通行

抑鬱症過去一直被形容為隱形殺手,轉念之間,足以讓患者尋短輕生。自 80 年代至今,全球仍未出現突破性治療藥物。不過,長達 35 年以來第一款新型抗抑鬱藥,近日終於通過安全審批。藥物專家表示,這款劃時代的新藥,效果顯著,並能迅速生效,或者能改變無數抑鬱症患者的命運。

孤獨的經歷,帶來了治療孤獨的藥物

從前孤獨是一種態度,現在孤獨已漸成「流行病」,像抑鬱、焦慮一樣,不是一時三刻就可以克服,不好好處理,只會誘發更多疾病。但不同情緒問題都有藥可治,唯獨是孤獨沒有。幸而據「衛報」報道,有望治療孤獨感覺的藥物,正由一名飽嚐孤獨的女性進行前期研究。

為何仍有人被毒蛇咬死?

毒蛇咬人似乎只是老掉牙的電視情節,現實中不太注意到有人被咬而中毒身亡。但其實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每年有 540 萬人被蛇咬傷,當中 270 萬次為毒蛇所噬。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便是蛇毒重災區。因為缺乏適當治療甚至藥物錯配等原因,原本可以預防的咬傷個案,卻以死亡告終。

吸入 Messenger 來治療肺病

藥物除了是一般化學製劑,未來「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下稱 mRNA)亦具備治療多種疾病的潛力,它可以誘導細胞產生治療性蛋白質。到目前為止,這種治療方式最大的障礙是找到有效又安全的方法,將 mRNA 分子遞送到目標細胞。最近一項相關研究有新進展,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研究人員設計了一種可吸入形式的 mRNA,所吸入的「煙霧質」可以直接用於肺部,或能幫助治療囊性纖維化等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