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立茲獎

|共5篇|

難以慶祝的普立茲獎

獲獎是快樂的,但因別人的死而得到殊榮,又該用哪種心情面對?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作為美國新聞業界大獎,今年特別頒發獎項予 15 項有關美國嚴重槍擊案的報道,佔全部獎項的 5 分之 1。當中,一份地區報章更因深入報道發生於自家報館內的槍撃事件,用血淚得到殊榮。

Gloria Chung:Jonathan Gold 奉獻給人民的美食評論家

繼 Anthony Bourdain 之後, 美國今年又有另外一位舉足輕重的飲食界人物去世:Jonathan Gold。他是第一位,亦是唯一一位以美食評論家身份,獲得美國普立茲獎的人。有趣的是,他不是寫高級餐廳聞名,反而是發掘名不經傳的小餐廳著名。利用自己的文筆和力量,以美食作為媒介,叩問、反映不同的種族生活、社區形態、人民關懷,接納多元種族和文化,將自己奉獻給他熱愛的洛杉磯。

唐明:照片會說謊但超有用

被打死的是越共游擊隊,美國傳媒以「俘虜」稱之,讀者頓感憤然:認為他應該是受「日內瓦公約」保護的戰俘 —— 當然更多的人連「俘虜」的字樣也沒看到,只看到他身穿便服,只道是個平民。而且,美國的「主流傳媒」一直都在批評南越軍人消極無能,缺乏戰鬥意志,因此另一位澳洲攝影師拍到阮玉鸞捨身掩護手下而受重傷的照片,就沒有那麼受歡迎,想必也賣不出好價錢。

【普立茲獎】創辦人死後兩日 佛州小報爭氣奪獎

同名不同命,香港的「太陽報」剛停刊,美國佛羅里達州的「太陽報」卻獲得業內最高殊榮。這份名不經傳的地方小報,打敗「紐約時報」及「波士頓環球報」等世界知名的同業,奪得今年普立茲社論寫作獎。不過,位於夏洛特港的報館氣氛平靜,未有人開香檳慶祝,在網上亦只作簡短報告。如此低調,只因獲悉得獎的這天,正是該報公布創辦人死訊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