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共45篇|

電子遊戲的虛擬攝影是藝術嗎?

打戲最著重遊戲性(gameplay)、音樂、劇情,抑或全部?畫面,可能是一部分人的終極追求。今天很多電子遊戲都具有完善而自由度大的截圖系統,遊玩過程看到心儀的畫面,可用不同角度、濾鏡截圖。機能、畫面技術不斷精進的遊戲世界,即使玩家進入同一場景,每次都可能會找到微細的變化。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虛擬攝影師」們正藉這些遊戲截圖,提倡新藝術形式。

林靖風:法國五月「竹穹光影」—— 鋼筋森林與迷宮都市

Matthieu 的詩人絮語和 Cyrille 的攝影空間,在「法國五月藝術節」的推動下,將會在五月底於大館拓展為一場涵括詩詞誦讀、音樂表演和醇酒品嚐的盛會。詩詞裡的幻想空間、相片裡的視覺愉悅、音樂裡的聽覺享受與醇酒裡的味覺旅程,在香港這一個「透明之都」裡油然而生。

以鏡頭掘真的人文攝影師陳德廉

現代人不乏相機,簡單如手上的智能電話,輕觸、一掃、按下,照片已儲存。動作如行雲流水,在星海般的照片庫中,你想留住甚麼?還是這是一個尋找及發現的旅程?觀看人文攝影師陳德廉(Joe Tyel Chan)現於饒宗頤文化館展出的「『攝仁心弦』—— 鏡頭下的陌路溫情」後,相信無論是攝影師,還是觀者的視覺,「有人性,鏡頭裡總有豐收」。

從視像會議虛擬佈景,回顧佈景攝影的時代

疫情下視像會議頻繁,但在家工作的大家未必希望房間入鏡,應用程式內置的虛擬佈景就派上用場。史丹福大學藝術史學家 Kim Beil 教學時發現,學生選用的佈景千奇百怪,令她聯想到 19 世紀流行的肖像攝影,當時人亦喜歡以油畫佈景拍攝,究竟背後心理與今日是否相同?

【法國五月】紀實攝影師 Willy Ronis 以心捕捉巴黎的每個瞬間

羅尼的作品紀錄了巴黎浪漫與平實的一面。這次的「法國五月」藝術節其中一個節目,便是由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及香港法國文化協會聯合主辦的「維利.羅尼的攝影之旅 —— 從巴黎走到威尼斯」攝影展,讓香港市民一睹大師以黑白照所紀錄、每個不期而遇的瞬間。

【專訪】平面照片現浮雕美 Fotomo 紀錄香港點滴故事

我們以照片記住美妙、珍貴的剎那。若要更具體,可以怎樣呈現,才能讓人震撼,甚至有親歷其境的感覺?葉家偉(Alexis Ip)於 2004 年開始以 Fotomo 創作,砌過藍屋、西洋菜街、香港小店、攤檔等,作品「藍屋」及「舊記憶」入選 2005 香港藝術雙年展;攝影浮雕「香港影像:花園街」獲香港當代藝術雙年獎 2009。由平面照片到立體影像,賦予照片新的生命力。他說:「慢慢我發現這(Fotomo)與香港的歷史或社區有關係…… 真的好唏噓,一切變化得很快。」

Moyashi:在想像中旅遊

一般人在選擇旅行目的地的方式大概都是差不多,基本上都是在網上或者雜誌搜尋資料,看看有甚麼想看的風景、想一嚐的食物,然後再決定到訪順序。假期少而想到訪的景點眾多,所以如何在五六日的有限時間內,塞進最多的景點成為現今旅行的哲學。然而,當相片資料中的風景與實際地方有差距、當現實與我們我想像有差距之際,我們會說是「中伏」。

御用攝影師如何塑造美國總統形象

美國總統的鮮明形象,到底從何而來?很大程度,都得歸功於白宮攝影師。他們以一張張照片,記錄了總統的舉手投足,給世人留下永不磨滅的印象。不過,原來在約翰甘迺迪執政之前,並無「白宮攝影師」一職,僅靠不同的軍方攝影師,在國宴及外訪等重要場合拍下實況。

唐明:照片會說謊但超有用

被打死的是越共游擊隊,美國傳媒以「俘虜」稱之,讀者頓感憤然:認為他應該是受「日內瓦公約」保護的戰俘 —— 當然更多的人連「俘虜」的字樣也沒看到,只看到他身穿便服,只道是個平民。而且,美國的「主流傳媒」一直都在批評南越軍人消極無能,缺乏戰鬥意志,因此另一位澳洲攝影師拍到阮玉鸞捨身掩護手下而受重傷的照片,就沒有那麼受歡迎,想必也賣不出好價錢。

Flickr 被收購後,會跟對手合併?

Instagram 是日常相片分享平台,沒有門檻亦無太大規限,但發佈時,仍有版權選項不足、自動授權予 Instagram 等限制。專業攝影師若想在網絡上找到伯樂,Flickr 可能是他們的安全地帶。Flickr 在易手後,新管理層並不打算採用 Instagram 的模式,而是希望 Flickr 能將原有的照片和業界社交網絡,發揮最大效用。

樂施會:初見玉樹

在高原拍攝,除了擔心高原反應,天氣是最大的挑戰。明明陽光普照,漫天飛雲,突然狂風驟雨紛至沓來,豆大的雨點夾雜著細雪,氣溫即時急降到攝氏零度或以下,我們只能急忙走入牧民的帳篷躲避。我們一身狼狽,牧民從容不迫,笑意盈盈的用他們最珍貴的酥油茶招待我們。身處如此嚴酷的生活環境,每天和大自然搏鬥,仍樂天知命,牧民的堅毅和韌力,令我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