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共121篇|

戰時在烏俄人,從合法居民變非法移民

自從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大批烏人逃至歐洲以至世界各地,如今仍在適應新生活,但與此同時,17.5 萬名在烏俄國公民,自開戰後未獲政府延長居留許可,淪為非法入境者,部分更被威脅驅逐出境。受影響人士還包括援烏青年,他們一旦被趕,不是回俄坐牢甚至被迫「調轉槍頭」,就是再次離家四海漂泊。

【圖解】世上那些離開家園的人

這些年我們都談離開。是甚麼驅使一個人離開自己的家園?有些人為了更好的選擇,尋求更好的工作、人生發展,也有人因為無法選擇,被各種天災人禍迫著離散…… 根據聯合國移民署發表的「世界移民報告 2022」估算,截至 2020 年,全球約有 2.81 億人口屬於移民(非在出生地居住的人),佔全部人口 3.6%,即約 30 人之中就有一人是移民。

埼玉縣川口市 —— 為何最多外國人聚居?

與東京僅一河之隔的埼玉縣川口市,15 年來吸引各方遊子以此為家,現為日本最多外國人聚居之地。從最初壯大的中國及韓國圈子,到如今越南、泰國、菲律賓餐廳百花齊放,不少庫爾德人亦在附近生活。全國放送協會(NHK)早前實地採訪,探討這些異鄉人在此紛亂世代,選擇於同一座城落地生根的原因。

【Soul Monday】阿富汗女足在異國尋找希望

阿富汗女性要發揮所長,向來極為困難,婦女權益在 20 年間稍有進步,卻在去年 8 月塔利班重新掌權後迅即毀於一旦。當時阿富汗國家女子足球隊前隊長 Khalida Popal 力勸女球員銷毀所有參與這項運動的證據,但她們的足球夢不會就此破滅,像早年受脅迫而逃亡到瑞士的阿國女足球員就一直為夢想而奮鬥。

過濾營 —— 重現人間的二戰恐怖工具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日前表示,開戰以來已有逾 100 萬人從烏克蘭「疏散」。但烏國官員指控,俄軍從侵佔城市帶走數十萬平民,並在強行送俄之前,把他們囚禁於「過濾營」之中,逐一篩查政治立場。有分析指,這類拘留所曾為二戰時期的蘇聯所用,堪稱駭人恐怖。如今普京重施故技,背後的用意何在?

【烏克蘭戰爭】返回家園的烏國難民

烏克蘭戰火持續,首都基輔市郊的布查(Bucha)更傳出俄軍屠殺平民的消息。戰爭之中,平民是最無抵抗能力的人,截至本月 4 日,逃離烏克蘭的人數超過 420 萬、超過 700 萬人離開故鄉在國內逃難。不過「紐約時報」報道指,現時開始有離國的烏克蘭人,經西部城市利沃夫(Lviv)等交通要道重返家園。

【烏克蘭戰爭】波蘭贏得美譽,下一輪危機正在蘊釀

烏克蘭戰爭已爆發一個月,抵達華沙的難民未有減少。這次危機中,波蘭對鄰國的人道援助贏得國際讚譽,也令世界暫時忘記其屢與歐盟唱反調的形象。不過,波蘭目前已接收 210 萬難民,數目仍持續增加。據彭博社報道,當地民眾開始感受到資源緊絀的壓力,希望得到更多官方援助。

【烏克蘭戰爭】全民皆兵背後,那些沒上戰場的男人

國難當前,全民皆兵。面對俄羅斯軍隊的進迫,大批烏克蘭人奮起抵抗。多數 18 至 60 歲男子被禁止出境,以便隨時應召作戰。當然,戒嚴令下也有例外,多子之父或重病殘障都能獲准離國;有人則賄賂警衛,或在無人邊境溜走。他們似是各有選擇,但當人直面死亡,每步可能也身不由己。

英國如何把握政治難民潮,壯大自身醫療體系

全球獨裁化,多國人民因為政治亂局而被迫出走。2021 年 2月,緬甸軍方發動政變,解散民選政府後大舉抓捕異見者,全國各地兵連禍結,至今亂局依然未平。緬甸變天,促成一大班知識分子逃難,當中包括不少醫護精英。醫學界權威期刊「英國醫學雜誌」就報道,英國收容了一大批緬甸醫生,他們很快投入國民保健署旗下的崗位工作,服務當地居民。

電子遊戲開發者 —— 難民

電子遊戲除了消閒玩樂,也能帶出其他意義。譬如今年 8 月推出的「九十六號公路」(Road 96),就以逃離威權國家為主旨,展開冒險之旅;過程多少令人反思現實。講到出走逃亡,來年將有另一款電子遊戲 Salaam(阿拉伯語指「和平」)推出,開發者正是一名在南蘇丹內戰中出生的難民。

改宗基督教,避免英國驅逐

一些人會越過英倫海峽到英國尋求庇護,今年 8 月,移民越過海峽抵達英國的數字就創下歷史新高。不過,英國內政部不一定批出居留許可,尋求庇護者有可能面臨驅逐出境的命運。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有尋求庇護者以改宗聖公會為契機,避過驅逐。內政大臣彭黛玲就質疑,部分尋求庇護者只是藉改宗,玩弄庇護政策。

小廚大愛:以工作簽證接濟委內瑞拉廚師的美國餐廳

即使是來自政局混亂的國家,一般人亦很難獲得難民資格,如非有特殊技能,要遠走他鄉並不容易。在獨裁者馬杜羅治下,南美國家委內瑞拉人民飽受飢餓、罪案和超級通脹的煎熬。美國巴爾的摩一所小餐廳就一盡綿力,為一班委內瑞拉廚師辦理傑出人才「O-1 簽證」,也令自己憑藉南美風味在當地闖出名堂。

「小飛俠行動」:美國如何在冷戰時期秘密接走上萬名古巴學童

在獨裁國家,很多人即使因為種種原因無法逃離,但仍會希望年輕一代可以呼吸到自由的空氣。在 1960 年到 1962 年,古巴正推行各種社會主義改革,同時肅清不少異見分子。這個時候,美國秘密展開了一場極大規模的救援行動,兩年之間接走超過 1.4 萬古巴學童,這場今天很少被人談及的壯舉,被稱為「小飛俠行動」。

阿富汗難民遇上白羅斯獨裁者:一條沒有出口的逃生路線

去年成功鎮壓異見聲音後,白羅斯獨裁者盧卡申科行事更放肆張狂,今年就把大批非法移民押送到鄰國,試圖擾亂歐盟內部穩定;有部分慌不擇路的阿富汗難民,原本打算經白羅斯逃亡歐洲,如今卻淪為盧卡申科的政治武器,夾在東歐諸國與白羅斯之間動彈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