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

|共50篇|

失敗的氣泡:越南工廠篇

越南工業區近月爆疫,為全球運動鞋及智能電話供應帶來風險。當地政府已下禁令,要工廠選擇讓工人留在廠區不得外出,或是直接關閉工廠。傢具公司 Truong Thanh Furniture 就選擇前者,幾個星期以來,倉庫內 200 多名員工都留在工廠工作及生活,極少與外界接觸。但防疫措施難以達至滴水不漏,病毒仍經由送貨司機傳播,「工廠 Bubble」就此失效。

以歌聲倡議人權:越南 Lady Gaga 杜阮玫瑰

音樂可以感染人心,甚至改變世界。由約翰連儂、大衛寶兒,再到坂本龍一,世界各地都有音樂人深明歌曲的威力,試圖藉此推動社會革新。在極權國度,音樂人要表態則更需要勇氣。越南亦有一位被西方媒體稱為越版 Lady Gaga 的歌手,無懼打壓,堅持為人民發聲,一度淪為政治犯,最終逃奔美國,踏上流亡之路。她名為杜阮玫瑰。

【香港的陸上帝國史】香港是否曾是越南趙朝的一部分?

過去二千多年,香港長年被多個中原政權統治,不過亦有些時期例外,例如英屬香港、日本三年零八個月、葡佔屯門、蒙古元朝,以上政權要麼是西方的殖民勢力,要麼是來自北方的強大軍事帝國所建立。這次要講的故事,則與上述不同,香港在大約公元前 203 年到前 111 年,曾經由一個被中國稱為「南越國」,越南稱為「趙朝」的政權所統治,該國的地位一直為兩國史學家所爭論。

越南米不再?農民轉養蝦的後患

以往,越南米農一直都在位於湄公河及南中國海之間、有「越南的飯碗」之稱的土地上,辛勤種植極具價值的穀物。但過去 10 年,米農紛紛轉為養蝦,最大原因是受氣候變化影響,使得海水上升,進而令三角洲地區鹽土化(Salination)程度顯著提高,不再適合種植稻米。

抗中的疫苗角力戰

中國承諾,將向 53 個國家無償提供武肺疫苗。卡塔爾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道,中國向外國提供疫苗的同時,國內接種數字卻遠低於輸出量約 10 倍;外界質疑此舉為其疫苗外交政策。另一方面,英國「金融時報」指,美國正同日本、印度及澳洲合作,制定向亞洲國家分發疫苗的計劃,作為中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擴展影響力的戰略應對。

疫情柬埔寨:「安心」進食的野味

雖然柬埔寨疫情相對緩和,但經濟重創仍難避免,在失業率持續攀升之下,愈來愈多人被迫「轉行」,紛紛改去抓老鼠。據「經濟學人」報道,此舉原來一石二鳥,既能解決稻田裡的鼠患,還能把獵物「出口」到鄰國越南,因為當地在武漢肺炎爆發後,竟還有不少人愛吃野味。

1902 年,弄巧反拙的河內獎勵滅鼠行動

香港政府日前宣佈,為每名本地確診感染武漢肺炎市民提供一筆過港幣 5,000 元津貼。專家認為,為取得 5,000 元津貼而染疫的說法不合邏輯。然而,過去就曾有類似的補貼或獎勵措施,演變成不當誘因(Perverse incentive)。1902 年,法國殖民者在河內發起一場鼓勵滅鼠的行動,不僅未能根除鼠患,反而成為養殖老鼠的誘因。

越南人為何愛杜林普?

美國總統選舉暫時未有官方結果,大部分媒體則推算拜登勝選。無論結果如何,以杜林普目前得票率,都難以否認他獲得不少選民支持。除了本國,杜林普在亞洲受歡迎的程度,亦成為新聞焦點。其中一項調查顯示,越南國民幾乎一面倒支持杜林普。為何不少越南人視他為「偶像」?主要原因,與中國有關。

1979 年中越戰爭:中共送給美國的投名狀?

經歷貿易戰和武漢肺炎危機,中美關係無疑已陷入冰點。兩國在 1979 年 1 月 1 日正式建交,至今 41 年,中間經歷了很長的蜜月期,為中國改革開放創造極為有利的條件,而西方資金大舉流入,也成就了中國的經濟奇蹟。但在中美建交僅一個月後,就發生了一件插曲:中越戰爭。而出兵前,鄧小平更曾請示美國總統卡特。

香港人權保障,受惠於越南船民維權抗爭?

香港反送中抗爭,一直得到越南人遙距聲援,聲言要答謝香港當年收留越南船民,但原來香港人奮力捍衛的人權保障,同樣有賴當初越南船民的抗爭。美國歷史學家 Jana Lipman 研究發現,1990 年代越南船民多次在香港律師協助下維權,申請人身保護令,立下大量案例,在普通法下間接守護了香港的人權自由基石。

乾旱加疫情,等於湄公河糧食危機

較早前的科學研究表明,過去一年,中國在湄公河上游的堤壩限制了河流流量,導致湄公河下游經歷嚴重乾旱。禍不單行,湄公河下游國家及漁農業人口,還要承受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下,受破壞的糧食供應鏈。在大米及其他主要食品價格波動之下,當地農村社區能否負擔糧食價格,漸成疑問。

為得尊嚴,歐美老人在東南亞養老

全球多個國家都正在面對人口老化問題,但發達地區醫療費用昂貴,長者難以用相宜價錢獲得妥善照顧。為了有尊嚴地度過老年生活,不少歐美老人選擇離鄉別井,用低廉價錢在東南亞接受高質素的安老服務,像英國患有認知障礙的老人會到泰國養老,更有越戰美軍回到越南生活。

唐明:越戰輸在了另一個戰場

真正的轉捩點是美軍取勝後,並沒有「將剩勇追窮寇」,他們停手,令北越軍感覺到了美軍的虛弱和猶豫。當時的詹森總統也知道美國自身的弱點:「胡志明和希特拉一樣,他不用去參加競選,但是我們一個不留神,就被扣上殺人兇手的帽子。但媒體從來不這樣說胡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