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共86篇|

【老掉牙的外國勢力】當白羅國營媒體也罷工

白羅斯總統選舉涉嫌舞弊,全國示威抗議持續,當地人民的日子亦再不如初,星期一早上打開「可信媒體」國營電視台觀看新聞,看到的竟是空蕩蕩的錄影廠。國家新聞頻道數百名員工,因選舉結果及審查制度而罷工,明言:「如果我們不能如實地做新聞,那不如不幹了。」

【書摘】鄭南榕:為言論自由之役奮戰到底 —— 從國民黨五項「新聞指示」談起

當然,光責備自私自利的媒體於事無補,人民對於他們有「知」的權利尚未全面覺醒,甚至人民對於其基本人權遭到剝奪與限制都不痛不癢的時候,言論自由的真正實現無異高調。

打壓媒體之後

韓國電影「1987:逆權公民」中,警察闖入報社搜查的場面,自然是專制打壓新聞自由的表現。數十年過去,反民主的政治領袖又有甚麼招式壓迫媒體?美國 NGO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去年發表的「自由與媒體」(Freedom And The Media)報告,便揭示幾種專制或民主脆弱國家領袖的打壓新法。他們的最終目的,是要將媒體整合到政權控制的體系中,反過來成為支持當權者的基礎。

中國特色的報道,正悄悄改變全球新聞格局

身為黨的喉舌,自然有責任唱好中國、說好中國故事。不過,記者 Louisa Lim 與 Julia Bergin 在英國「衛報」撰文,指現時中國正借外國記者之口,在其他國家訴說「中國好故事」。她們認為,接受「外判」的外國記者,最終都會在自己的新聞媒體上,用母語放大「中國之聲」。

【誰的安全】入獄的作家與知識分子,所犯何事?

倡議言論自由的美國筆會(PEN America)本週發表的報告顯示,去年全球至少 238 名知識分子與作家因其作品而被拘禁,遍佈 34 個國家,大部分來自中國、沙特阿拉伯及土耳其。報告強調,作家及知識分子時常通過作品,提供全新觀點,並「助壓制性社會中的公民設想另一種未來」,而他們也常在「一個國家轉向極權之時」,率先成為攻擊目標。

無廣告時代,「紐時」鶴立雞群之道

「蘋果日報」近年屢受政治打壓,再加上疫情導致社會不景氣,報紙及數碼新聞平台缺廣告,連帶讀者訂閱量急降 20 多萬,要借各界名人呼籲社會大眾繼續訂閱,以維持營運。世界各地報章同樣面臨經濟衰退、廣告量銳減的問題,最終似乎要回歸基本步,依賴讀者才能繼續生存。訂閱制頗為成功的「紐約時報」,早就深明此道。

【來圍個爐】你受夠了武肺新聞?

既然有「抗疫疲勞」,對多個月來持續的武漢肺炎新聞報道感到疲勞,亦正常不過。不同媒介無時無刻都在播放疫情對全球造成的影響,與親友聊天又總避不開相關話題…… 然而,即使再累,人們仍需及時接收最新規例措施、專家建議等資訊;該如何取得平衡,讓自己不再因此焦慮?

金正恩「病危」?媒體為何總是收錯風

自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率先引述消息,報道北韓領袖金正恩手術後「病危」,引發眾多跟進及相關報道,探討不同可能性,甚至分析假如金正恩真的死亡,北韓最高權力落入何人手中。但其出席五一勞動節活動的照片及影片,粉碎了多日來的「病危」傳聞。何以媒體會「收錯風」、在報道北韓內幕時「擺烏龍」?

揭疑犯未審先死,德州小報獲普立茲獎

還押人士遭遇不當對待,甚至因為獄方的玩忽職守,失去性命及公平受審機會。這些無辜受害的未定罪者,如何向外界發聲求助?德州「蚊型」地方報編輯 Jeffery Gerritt 憑著一系列社論,揭發州內多座監獄對囚犯的醫療疏忽,非但喚起公眾關注,更讓他勇奪新聞界最高榮譽 —— 普立茲社論寫作獎。

疫症大流行,新聞從業員的壓力和危機

全球停擺的同時,新聞從業員就和前線醫護一樣,比平日更忙更危險。本港新聞界接連出現感染個案,有機構亦成立 Dirty Team 專跑疫症新聞,下班後直接回家,減低在公司傳播病毒的機會。英美兩地的傳媒機構亦面臨艱難處境,經驗派不上用場,壞消息不斷湧現,記者們正承受前所未有的沉重壓力。

誤導大眾,只需一張舊相片

社交網絡近日流傳一段超市未完全開閘,民眾就如「喪屍」般連爬帶跑衝進去的片段。有指那是疫情下的搶購片段,但事實是影片早在發生疫症前已經上載,為去年 10 月青島一間超市限時搶購促銷雞蛋的「盛況」。以上事例或無傷大雅,但社交網站中大多具誤導成分的帖文,都是利用舊有照片及影片作為最近發生事件的「證據」,增加可信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