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共67篇|

誤導大眾,只需一張舊相片

社交網絡近日流傳一段超市未完全開閘,民眾就如「喪屍」般連爬帶跑衝進去的片段。有指那是疫情下的搶購片段,但事實是影片早在發生疫症前已經上載,為去年 10 月青島一間超市限時搶購促銷雞蛋的「盛況」。以上事例或無傷大雅,但社交網站中大多具誤導成分的帖文,都是利用舊有照片及影片作為最近發生事件的「證據」,增加可信性。

【*CUPodcast】19 世紀的假新聞製造者

我們從何時開始有讀報習慣?人為何需要每日追看與自己無關的法庭糾紛?19 世紀的美國「便士報」僅售六美分,辦報人卻利用廣告商機,為自己撈一筆可觀的收入。其中,「紐約太陽報」創辦人班傑明.戴爾更不惜刊登假新聞以刺激銷量,成為早期的假新聞製造者。

收聽:https://soundcloud.com/cupmediahk/3-19a

【澳洲山火】媒體操弄新聞,引導火災輿論?

澳洲大地被熊熊大火吞噬,科學界紛紛指控氣候變化是罪魁禍首,偏偏不少澳洲傳媒避重就輕,誇大蓄意縱火的因素,抹黑環保分子阻礙救援,又淡化澳洲政府的責任。在浩劫當前,傳媒大亨梅鐸旗下報章及電視台,包括第一大報「澳洲人報」被指引導輿論方向,暗中為保守派政府護航。

在假新聞的年代,Fact Check 成為了一門產業

我們正處於充斥假新聞的年代。一方面,後真相政治興起,忽視真相、不顧事實的政客比比皆是;另一方面,獨裁政權如俄羅斯,視假新聞為維穩工具,既把不利政權的新聞描述為假新聞,同時散播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來鼓動民眾情緒。香港這次反送中運動裡同樣流傳大量假新聞, 8 月,Facebook 和 Twitter 則關掉大量疑似與中國政府有關的假帳戶。假新聞蓬勃,意外造就了一門新興產業 —— Fact Check 業的誕生。

以假新聞之名,把記者拉進獄中

當人人都說打撃假新聞時,亦不得不得提防有人藉「假新聞」的罪名,囚禁報道真相的記者。本月 11 日,保護記者委員會(CPJ)發表報告,指今年已是連續第 4 年,超過 250 名記者因工作被捕入獄。其中遭指控撰寫假新聞而被監禁的新聞工作者人數,相較往年的 28 人增至 30 人。

超擬真數碼技術突破,恐助新聞造假?

第 56 屆金馬獎順利落幕,評審團主席李安掌控盛會的能力再次令人讚嘆。然而回到他的本業,最新一部上映的荷里活猛片「雙子任務:疊影危機」評價與票房雙雙失利,反倒是他在該片中所採用的超擬真數碼分身技術,引發了另外一個更深層的討論:未來我們認為眼見為憑的新聞,是否可能會被電影技術造假?

德國政黨「自我訪問」成風,記者地位岌岌可危?

每近選舉,候選人除了加緊宣傳政綱,往往會出席論壇、接受訪問,以增加曝光率。不過,近日德國總理默克爾一段受訪影片在國內引起討論,爭議點和她的言論無關,而是主持人的身份 —— 同屬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的議會黨團領袖布林克豪斯(Ralph Brinkhaus)。自己人訪問自己人,令「德國之聲」不禁質問:「誰還需要記者?」

政局動盪,如何調節個人情緒?

看現場直播、追蹤新聞報道、寫評論、響應大小活動…… 無間斷的政治運動、一條又一條沉重的消息,有否令你感到焦慮、失落和不安?美國有大學調查發現,部分人的身心健康會因為政治因素而變差,甚至在社會間形成「集體病態」。我們要如何調整自己,以走得更遠?

哥倫比亞記者警告:我們正在背棄和平

2000 年 5 月,哥倫比亞記者 Jineth Bedoya 前往訪問一名被監禁的民兵領袖途中,被人綁架、下藥、輪姦和虐待。雖然她幾乎傷重致死,但面對有罪不懲的現象,她未有退縮。「當局多年來都沒調查,所以在孤身等了這麼久、也想過要結束生命之後,我唯有親自去查。」

「暴政」作者:這是民主的艱難時刻

不只香港,近年西方亦見網絡充斥假新聞,助長民粹主義崛起。這些都不禁令人憂慮,自由民主制會否「壽終正寢」。著有「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 20 堂課」、耶魯大學歷史系教授 Timothy Snyder 上月接受「德國之聲」訪問,就不諱言道:「這是民主的艱難時刻。」

中國傳媒滲透非洲?

歐美近年愈加警惕中國在非洲的投資,特別是「一帶一路」的基建設施。但美國智庫組織「大西洋理事會」非洲中心高級研究員 Aubrey Hruby 在雜誌「外交政策」警告,中國最大威脅不在基建,而是對非洲傳媒業的投資和滲透,試圖壟斷話語權以改善中國形象,甚至模塑當地人的世界觀。

全球最年輕記者:鏡頭就是我的武器

3 年前,只有 10 歲的巴勒斯坦女孩 Janna Jihad 無畏無懼,親身紀錄以色列在西岸等地的不公義行為,令她成為全球最年輕記者。時至今日,這位少女仍然謹守崗位,以影片向其 30 萬名 Facebook 追隨者報道拉姆安拉的實況。「這是我唯一的武器,向世界展示巴勒斯坦兒童的遭遇。」

電視轉播到網絡直播,如何改變觀眾的參與?

自 6 月以來,在社交媒體觀看直播,成為令無數港人無奈的「節目」。自 2010 年網絡直播興起,人們在同一事件中,能得到更多觀察角度,甚至可能發現,官方描述的「真實」,與不同網絡直播的畫面有所不同。60 年代越戰至今,媒體播送的形式,由電視轉播發展成網絡直播,一直以更多角度呈現真相,甚至可能扭轉觀眾對事件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