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共43篇|

石 Sir:英國人看反送中

行文之際,香港政府仍舊龜縮,反送中五大訴求無一得到回應,暴警仍舊大棍大棍無差別打擊示威者、市民、記者以及議員。這個非常六月七月,香港人辛苦了。但香港人的努力不會白費,英國以至世界各地的人,都注視著這城市,為這城市提供力量。

廖康宇:新聞訂閱新趨勢

現今大部分傳媒機構的運作模式,是依靠免費提供海量資訊吸引讀者,再透過賣廣告以及轉賣服務使用者的個人資料圖利。雖然並非所有報章都是免費,但只靠每份十元八塊收入跟本無法應付出版開支。這種商業模式除了令廣告商主導出版,另一缺陷是要培養及凝聚讀者非常困難。

難以慶祝的普立茲獎

獲獎是快樂的,但因別人的死而得到殊榮,又該用哪種心情面對?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作為美國新聞業界大獎,今年特別頒發獎項予 15 項有關美國嚴重槍擊案的報道,佔全部獎項的 5 分之 1。當中,一份地區報章更因深入報道發生於自家報館內的槍撃事件,用血淚得到殊榮。

陶傑:集體步向瘋狂

自從愛森斯坦發現了蒙太奇,負責「剪輯」(editing)的電影剪接師和報刊電視新聞編輯,就成為權傾一時的行業。當這個行業,為政治立場偏頗的所謂知識分子擁有,繼而為一個極權操作,事實真相,如何扭曲詮釋,從心所欲,就是一個國家走向瘋狂、一個民族走向愚昧的開始。

包大人:收費訂閱計劃 —— 蘋果日報的反手一搏

宣傳訂閱時,「蘋果」和黎智英都用「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的成功例子來作比喻。不過,與「紐約時報」的深度報道和高質內容相比,「蘋果」的內容多年來更注重即時新聞、即食娛樂化短片形式呈現的動新聞等,這些資訊易明、即食,但很快被人遺忘,讀者是否願意每月付錢,來購買這些資訊?

解散「泰愛國黨」後,軍政府下一敵人:社交媒體

泰國大選即將於本月 24 日舉行。除了法院宣佈解散烏汶叻公主的「泰愛國黨」外,軍政府與反對派的媒體宣傳戰亦是另一焦點。軍政府掌握電台、報紙等傳統媒體,反對派的宣傳大本營則是社交媒體。英國「衛報」報道,與上一次 2011 年大選相比,現時泰國人使用社交媒體的情況已十分普遍。對此,軍政府亦有加強管控社交媒體的舉措。

包大人:有線新聞換一哥,電視新聞如何走下去?

上星期,有線寬頻宣佈人稱「首長」的趙應春榮休,由曾坐鎮有線新聞近 20 年的資深電視工作者馮德雄出任有執行董事一職。消息一出,甚麼有線新聞「染紅」及裁員的傳言也靜下來了,畢竟行內人士皆認為代號「阿馮」的馮德雄的上任值得期待。

新聞業江河日下,如何維持高質媒體?

過去 10 年來,英國媒體的收入減少一半,收入與維持新聞質素有莫大關係,寒流之下,業界選擇裁員應對。英國政府去年發起一項獨立調查,嘗試找出維持國內新聞業高質素的方法。近日,以英國經濟學家及資深記者 Frances Cairncross 領導的小組,發表 157 頁的報告,公佈調本結果並提出建議。

把好的內容,用對的形式,呈現在大眾面前 —— 李取中、蕭宇辰對談

社群媒體盛行的時代,知識與書籍的來源及定義已與過往大不相同,閱讀的形式也更加多元開放。從紙媒到網媒,從個人網誌到社群媒體,內容生產者如何取材?選擇用甚麼形式和手法與讀者溝通?「2018 Openbook 好書獎」暖身系列第二場講座,邀請李取中與蕭宇辰對談。

「假新聞」文學:子虛烏有的藝術家

「突發消息!克林頓基金會的船隻在巴爾的摩港口被撿獲毒品、槍械和性奴隸……」像這樣隨意堆砌關鍵詞的假新聞,卻總是充斥在社交網絡,不斷被人盲目分享傳播。假新聞之戰,早已影響整個網絡媒體生態,BBC 近日便訪問了一位名叫 Christopher Blair,猶如「始祖」般的人物。

「報道」包裝術:中國官方宣傳走向全世界

上週杜林普在聯合國大會演講時提到,中國正試圖干預美國中期選舉。其後杜林普提出證據,認為中國在美國報章的付費版面上刊登報道,意圖製造新聞,控制輿論。然而,除了美國,中國亦向德國規模最大、且為官方通訊社的「德新社(DPA)」落手,以同樣手法,把中國官方信息滲透到西方。

包大人:點擊率新聞追逐戰

香港傳媒寒冬,過去數年均在紙媒轉為網上的路上掙扎求存;為了網絡廣告收益,大部分新聞傳媒均以網上媒體作主打 Digital First,點擊率成了王道,每小時監察著網上報道的點擊率,甚至在報館的大堂電視、公司的手機應用程式裡顯示即時 10 篇最高點擊率的新聞,氣氛就如證券交易所一般。

膚淺就是金礦,低端人口成為中國科企的致勝關鍵

小米 7 月初在香港主板掛牌,甫上市即急劇起伏,成為香港財金界的熱話。除了小米,縱觀全球股市,其實中國科網公司都可謂今年的新股風頭躉,吸引到外國一群具高教育程度和國際視野的精英所支持。有趣的是,如今有一部分嶄露頭角的中國科網公司,其中國的主要消費族群卻正好跟這批海外精英投資者相反,是一眾生活於四、五線城市的低端人口。

「新聞疲勞」的美國人

自從杜林普出戰總統大選,美國的新聞報道數量急速飆升。無日無之的嘲諷謾罵抹黑,非但令社會撕裂對立,更嚇跑了不少美國人。他們感到「新聞疲勞」(news fatigue),只好透過露營遠遊、翻修家居甚至回憶童年,逃離本地國際的大小報道甚麼脫歐、槍擊案、美朝峰會,都被這些男女拒諸腦外,徹底不聞不問,只為還生活一片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