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共5篇|

遠離中國之後的日子:旅程已近結束

編按:嚴亢泰曾為居英傳媒人。生於上海,畢業後於北京電台工作。文革後移居倫敦,任職於英國廣播公司的中文科。曾在大陸、香港和台灣的報刊雜誌和本網發表文章。現已退休,定居倫敦。下文出自其第二部自傳「如夢書 —— 遠離中國之後的日子」中,「回憶」一章。

從游擊隊到教師 台灣主婦背後不可思議的生命故事

那時,她年紀尚小,不懂擔憂,每天與其他小孩們一起跳繩、跳房子。「後來還是父親寫信回來,我們才知道他在台灣,他連名字也換了。我們不敢透露父親在台灣的事,那時共產黨滿凶悍的,只要知道家裡有人過去,留下來的人就會受到影響。」Lauren 猜測父親是 1954 年隨著國民黨到台灣的,但那封報平安的家書,隔了 4、5 年後她們才收到。

書摘:異鄉女子—擺脫人販子蹂躪的童妓

自淫窟救出的女孩大多會搬進復康中心或收容所一段日子,一是安排她們回家需時,二是接受心理輔導或處方精神藥物,治療創傷後遺。由於受害人大多來自思想守舊的農村,她們雖然萬分期待與家人重逢,但又對墮落風塵一事羞於啟齒,故對經歷守口如瓶,鬱結出情緒病。不少人亦會患上嚴重失憶或精神錯亂,永久失去對別人的信任或溝通能力。

書摘:異鄉女子—與人權攝影記者穿梭希臘紅燈區

眼前這位對希臘賣淫業異常熟悉的女子名叫安德雅,是一名攝影記者,一向關注人權問題及弱勢社群,過去 18 年馬不停蹄揭示世界各地人口販運受害人的苦況。六年後的今天,安德雅打算再次回到紅燈區,看看國債危機對希臘色情業的影響。而她居然邀我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