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

|共25篇|

項明生:英國 VS 法國 —— 城市規劃

忽必烈的大都城,在今天的北京,已經煙消雲散。蒙古人 97 年的統治,只留下一本「西廂記」至今仍然為人唱詠。英國和法國在東南亞的統治百年,又留下了甚麼呢?「明日世遺」將用兩集,比較法國殖民越南、寮國、柬埔寨以及英國殖民緬甸的優劣。

無畏無懼

“Only when we are no longer afraid do we begin to live.”
— Dorothy Thompson, American journalist

直到我們不再害怕時,我們才真正開始生活。
— 多洛斯.湯遜(美國記者)

羅興亞難民唯一可居之處:無人島?

羅興亞難民問題延續至今,仍未完滿解決,其中一大難題,是如何安置孟加拉國內約百萬名羅興亞人。曾任國際慈善機構 Chance For Change 馬拉維地區負責人的 Louis Parkinson,走訪羅興亞人在孟加拉的聚居地科克斯巴扎爾,指當地政府計劃把羅興亞人安置到無人島上的計劃,雖具爭議,但鑑於形勢,可能是唯一務實的辦法。

無國界醫生:被遺忘在馬來西亞的 7 萬名羅興亞難民

有 7 萬多名到馬來西亞尋求庇護和安全的羅興亞人,卻得不到多大注目。馬來西亞新政府上台後,已推行新政策解決羅興亞難民求醫時遇到的部分障礙,可是他們的難民身分一日未獲承認,無論在求醫、求職和求學三方面都只能維持「三不能」的狀態。在馬來西亞的羅興亞難民,同樣要應付眼前的重重挑戰和面對徬徨未卜的未來。

羅興亞人身份問題,靠區塊鏈技術解決?

每當提到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大家定必聯想到比特幣之類的虛擬貨幣,與緬甸羅興亞難民似乎風馬牛不相及,但有組織卻研究以相同技術,向羅興亞人發放電子身份證,解決緬甸拒絕給予羅興亞人公民身份所衍生的諸多人權問題。

一半貧窮,一半涅槃:緬甸人的賣頭髮生意

自古以來,面對禿頭和脫髮這些不願對外露的問題,不少人都情願買一頂假髮,以作掩飾。乍看不出破綻的高級假髮,用的幾乎都是真頭髮,也多數是在中國工廠加工,不過,中國人的頭髮本身不適合製作假髮,鄰近的緬甸才是供應全球假髮、織髮和駁髮的最大「髮源地」之一。耐人尋味的是,頭髮買賣雖是一門生意,但緬甸的賣髮者並非完全只為賺錢才將頭髮割售,在虔誠的宗教信仰和緊絀的經濟條件之間,箇中關係更見複雜。

樂施會:訪羅興亞人,細聽逃亡經歷

在當地最大的難民營巴魯卡里,我們看到延綿千里的山丘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帳篷,而每個帳篷都有一個逃命的故事。我們探訪了卡利達(化名)一家。他患有肺結核,肩膀和肋骨曾遭武器所傷,需由他人用毛氈包裹,掛在竹枝上抬著逃生。由於趕急逃亡,連衣服及食物也來不及執拾,孩子更在途中患上了皮膚病和腸胃病。我們走進空空如也的帳篷跟他們聊天,卡利達說他家最急需的是有營養的食物和太陽能燈:「最小的孩子只有 8 個月大,需要吃有營養的食物。而且,冬天快到 ,白天變短,晚上妻子和孩子要摸黑步行到公用廁所,十分危險。」他的妻子補充說,很多婦女也急需衞生用品。卡利達一家的經歷只是冰山一角,由家鄉逃亡到難民營,他們徬徨無助,每日都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聽到這裡,我們揪心無比。

陶傑:古往今來有幾人

一個人要建立優良的聲譽,可能要幾十年。但要將光環毁掉,可能只需要幾天。昂山素姬一度是西方自由主義者的寵兒,諾貝爾和平奬得主,曾經以柔弱之軀,對抗緬甸軍政府幾十年來的壓迫,呼籲自由和民主。但如英國小說「動物農莊」的預言,兩隻豬男主角「雪球」和「拿破崙」,在令到動物推翻農莊主人之後,自己也成為更殘忍的獨裁者。

概觀東南亞政治腐爛本質

東南亞政局紛亂幾十年,從未休止。馬來西亞快將大選,未知捲入腐敗醜聞的納吉布會否連任;泰國新王還待正式加冕,未知能否鞏固權力;菲律賓恐怖活動頻繁,未知軍隊可否打擊極端分子;中美關係不明朗,未知東南亞局勢如何變化。為何東南亞「亂局」是常態,罕有風平浪靜?我們又應如何理解東南亞政治?東南亞外交專家 Micheal Vatikiotis 的新書或許可提供一些解答。

從游擊隊到教師 台灣主婦背後不可思議的生命故事

那時,她年紀尚小,不懂擔憂,每天與其他小孩們一起跳繩、跳房子。「後來還是父親寫信回來,我們才知道他在台灣,他連名字也換了。我們不敢透露父親在台灣的事,那時共產黨滿凶悍的,只要知道家裡有人過去,留下來的人就會受到影響。」Lauren 猜測父親是 1954 年隨著國民黨到台灣的,但那封報平安的家書,隔了 4、5 年後她們才收到。

電郵這回事,這國家的人早就不用了

緬甸鎖國數十載,2012 年在改革派軍政府領導下,再次對外開放。脫節了這麼久,想要追上潮流,本應毫不容易,但意外的是,這個國家直接跳過座檯電腦和電子郵件,一下子來到智能手機和通訊軟件,與外界無縫接軌。對他們來說,電郵擠爆收件箱這種事,好比天方夜譚。

李明熙、Kimberlogic:曼德勒山與烏本橋的日落

敏東皇(King Mindon)自稱為 2,400 年再次轉世的佛陀,在 1857 年從 Amarapura 遷都至北面 11 公里的曼德勒,希望打造一個佛教皇國。最後因為 19 世紀末英軍入侵,王朝沒落,計劃沒有達成,但曼德勒山中依然有保留了佛教學堂,而全世界最大的石刻經文則保存在山下的 Kuthodaw 寺廟內,登往 240 米高山頂的 Sutaungpyei 寺廟之路,至今仍是信徒的朝聖之路。

李明熙、Kimberlogic:曼德勒的酒店與郵輪體驗

Mandalay Hill Resort Hotel 位於曼德勒山腳,在曼德勒皇宮的北面,遠離煩囂,是城中少有的高尚酒店。酒店大堂有樂手奏著緬甸樂器,魚池內有我這生看過最多最美的鯉魚群來回追逐。我們入住高層,一打開房門,就看到綠油油的曼德勒山,及山頂上金光閃爍的 Sutaungpyei 寺廟;山下是酒店的戶外泳池,及其引以自豪的 SPA 館。

緬甸難民問題,昂山素姬為何袖手旁觀?

在緬甸的羅興亞人。緬甸西南部的若開邦,聚居了約 100 萬的羅興亞人,他們被形容為「世界上最受迫害的難民」。外界批評,昂山素姬漠視羅興亞人受迫害和歧視的問題。她近日更表示,國際社會過份關注羅興亞人問題,或為緬甸回教徒和佛教徒的緊張關係火上加油,到底昂山是否變了?

華人在緬甸的經濟殖民

在中國領土以外的華人(漢人,狹義之中國人),從中國視角稱之海外華人,又為華僑,意謂暫居海外的僑民。實際上,不少華人早在外地落地生根,華人在外生活優越,卻往往與當地民族難以融洽相處。據紐約時報報道,在緬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當地居民甚至視華商為入侵者。

3 大慷慨國:同一樣的大方,不一樣的原因

「慈善援助基金會」的研究顯示,中國貴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國民的行善程度,卻在世界敬排末席。反觀鄰國緬甸,在財力上,自然望塵莫及,卻是世上最慷慨之國。是「發財立品」已經過時?抑或捐獻「純粹講心」?BBC 訪問多名人士,他們來自世界慈善國家排名頭三位國家,從中分析各國行善的動力何在,對社會又有何影響。

政治人物迷信之禍

「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如果你是普通小市民,聽信算命先生之建言,無論結果是好是壞,責任都是自己承擔,最多連累家人,導致爭產風波。可是,若你是有權有勢的一國總統、政治家,過份迷信,容讓所謂「預言家」相伴在旁、干預施政,那則可能會禍國殃民——此況不只在古代皇朝發生,在現代還是不時上演。

李明熙、Kimberlogic:E bike 遊蒲甘

買籠基時穿著褲子,未能感受到穿籠基的快感。返回酒店脫掉褲子,穿上籠基駕著 ebike,在蒲甘巿內飆車,才真正體會到女士穿裙的涼快。緬甸人看到我的籠基,而 ebike 身後坐著白人Kim,加上一句通行天下的「Mingalabar(你好)」,大都以為我是她的導遊,直接用緬甸語跟我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