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

|共34篇|

半桶水民主:為何昂山素姬繼續大勝選舉?

全球焦點落在美國大選之際,緬甸同期亦舉行全國選舉,昂山素姬領導的執政黨再度宣告大勝,在 4 分 1 議席預留給軍方下,仍然贏得議會大多數席位。究竟結果背後存在甚麼樣的爭議?當昂山在羅興亞人道危機繼續袒護軍方時,國際社會應如何回應今次選舉結果?

新一屆緬甸大選,被打壓者變成打壓者?

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曾經歷 90 年代起的不公正選舉,甚至被軍政府廢除選舉結果。至 2015 年上屆大選,全民盟及昂山素姬終於勝出大選並執政。11 月 8 日,緬甸將迎來新一屆國會選舉。不過,昔日屢受打壓的全民盟,今天可能反過來成為打壓者。組織人權觀察指出,今屆緬甸大選,出現了排除羅興亞人參與、媒體受不公對待和拘捕異見者等情況。

被高估的黑騎士:中共與亞洲的獨裁們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訪台,獲得歐盟多國力撐,德國外相馬斯更揚言歐洲不受中國威脅。有分析指,歐洲各國已調整外交政策,對華態度由過往利益導向,改為價值觀外交。另一方面,中共近年大力籠絡亞洲的專制政府們,務求建立一套能與西方陣營分庭抗禮的國際體系。可是,有研究就指,中共對這些專制國家的影響力,可能被大大高估。

被遺忘的緬甸「六七暴動」

1966 年,中國爆發文化大革命,極左思潮席捲全球,英屬香港在次年就爆發左派暴動。文革也深深影響東南亞的華僑群體,在 1967 年,緬甸就有華人打算響應文化大革命,卻反被當地人襲擊,更觸發一場大型反華暴動。這場反華暴動,傷亡慘重,卻一直被官方所遺忘。

【緬甸大選】昂山素姬與軍方,互換的親中立場

今年 11 月,緬甸將迎來新一屆國會大選。不少觀察人士均認為,國務資政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將再次勝出。自上屆 2015 年大選以來,緬甸的政治生態在五年間,似乎起了不少變化。當中,中國對昂山素姬或緬甸軍方的親近程度、以及緬甸兩股主要政治力量對中國的取態,皆有改革跡象。

治安真空:教會組義工抓捕黑警

治安真空是犯罪學其中一個特別議題,當一些失敗國家,政府因為天災人禍,而沒有能力提供正常警察服務;又或者因為貪污腐敗而令紀律部隊認受性破產,就會出現治安真空。澳洲國立大學的特聘榮譽教授 John Braithwaite 和博士生 Naing Ko Ko 今年在犯罪學期刊 Policing and Society 發表文章,透過緬甸克欽邦浸信會抓捕毒販和涉毒警員的例子,呈現出另一種治安真空、人民自救的想像。

項明生:英國 VS 法國 —— 城市規劃

忽必烈的大都城,在今天的北京,已經煙消雲散。蒙古人 97 年的統治,只留下一本「西廂記」至今仍然為人唱詠。英國和法國在東南亞的統治百年,又留下了甚麼呢?「明日世遺」將用兩集,比較法國殖民越南、寮國、柬埔寨以及英國殖民緬甸的優劣。

無畏無懼

“Only when we are no longer afraid do we begin to live.”
— Dorothy Thompson, American journalist

直到我們不再害怕時,我們才真正開始生活。
— 多洛斯.湯遜(美國記者)

羅興亞難民唯一可居之處:無人島?

羅興亞難民問題延續至今,仍未完滿解決,其中一大難題,是如何安置孟加拉國內約百萬名羅興亞人。曾任國際慈善機構 Chance For Change 馬拉維地區負責人的 Louis Parkinson,走訪羅興亞人在孟加拉的聚居地科克斯巴扎爾,指當地政府計劃把羅興亞人安置到無人島上的計劃,雖具爭議,但鑑於形勢,可能是唯一務實的辦法。

無國界醫生:被遺忘在馬來西亞的 7 萬名羅興亞難民

有 7 萬多名到馬來西亞尋求庇護和安全的羅興亞人,卻得不到多大注目。馬來西亞新政府上台後,已推行新政策解決羅興亞難民求醫時遇到的部分障礙,可是他們的難民身分一日未獲承認,無論在求醫、求職和求學三方面都只能維持「三不能」的狀態。在馬來西亞的羅興亞難民,同樣要應付眼前的重重挑戰和面對徬徨未卜的未來。

羅興亞人身份問題,靠區塊鏈技術解決?

每當提到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大家定必聯想到比特幣之類的虛擬貨幣,與緬甸羅興亞難民似乎風馬牛不相及,但有組織卻研究以相同技術,向羅興亞人發放電子身份證,解決緬甸拒絕給予羅興亞人公民身份所衍生的諸多人權問題。

一半貧窮,一半涅槃:緬甸人的賣頭髮生意

自古以來,面對禿頭和脫髮這些不願對外露的問題,不少人都情願買一頂假髮,以作掩飾。乍看不出破綻的高級假髮,用的幾乎都是真頭髮,也多數是在中國工廠加工,不過,中國人的頭髮本身不適合製作假髮,鄰近的緬甸才是供應全球假髮、織髮和駁髮的最大「髮源地」之一。耐人尋味的是,頭髮買賣雖是一門生意,但緬甸的賣髮者並非完全只為賺錢才將頭髮割售,在虔誠的宗教信仰和緊絀的經濟條件之間,箇中關係更見複雜。

樂施會:訪羅興亞人,細聽逃亡經歷

在當地最大的難民營巴魯卡里,我們看到延綿千里的山丘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帳篷,而每個帳篷都有一個逃命的故事。我們探訪了卡利達(化名)一家。他患有肺結核,肩膀和肋骨曾遭武器所傷,需由他人用毛氈包裹,掛在竹枝上抬著逃生。由於趕急逃亡,連衣服及食物也來不及執拾,孩子更在途中患上了皮膚病和腸胃病。我們走進空空如也的帳篷跟他們聊天,卡利達說他家最急需的是有營養的食物和太陽能燈:「最小的孩子只有 8 個月大,需要吃有營養的食物。而且,冬天快到 ,白天變短,晚上妻子和孩子要摸黑步行到公用廁所,十分危險。」他的妻子補充說,很多婦女也急需衞生用品。卡利達一家的經歷只是冰山一角,由家鄉逃亡到難民營,他們徬徨無助,每日都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聽到這裡,我們揪心無比。

陶傑:古往今來有幾人

一個人要建立優良的聲譽,可能要幾十年。但要將光環毁掉,可能只需要幾天。昂山素姬一度是西方自由主義者的寵兒,諾貝爾和平奬得主,曾經以柔弱之軀,對抗緬甸軍政府幾十年來的壓迫,呼籲自由和民主。但如英國小說「動物農莊」的預言,兩隻豬男主角「雪球」和「拿破崙」,在令到動物推翻農莊主人之後,自己也成為更殘忍的獨裁者。

概觀東南亞政治腐爛本質

東南亞政局紛亂幾十年,從未休止。馬來西亞快將大選,未知捲入腐敗醜聞的納吉布會否連任;泰國新王還待正式加冕,未知能否鞏固權力;菲律賓恐怖活動頻繁,未知軍隊可否打擊極端分子;中美關係不明朗,未知東南亞局勢如何變化。為何東南亞「亂局」是常態,罕有風平浪靜?我們又應如何理解東南亞政治?東南亞外交專家 Micheal Vatikiotis 的新書或許可提供一些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