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

|共13篇|

「批鬥」、「道歉」之風吹到美國

隨著政治正確、社會公義的政治運動深入歐美各國,動輒上綱上線對個人進行批鬥和公審的現象亦趨普及,有識之士不難發現此一社會風氣和中國文化大革命的相似之處。「華爾街日報」的專欄作家 Peggy Noonan 最近撰文,指出美國的網絡生態,和中國文革時期的批鬥異曲同工。

遠離中國之後的日子:旅程已近結束

編按:嚴亢泰曾為居英傳媒人。生於上海,畢業後於北京電台工作。文革後移居倫敦,任職於英國廣播公司的中文科。曾在大陸、香港和台灣的報刊雜誌和本網發表文章。現已退休,定居倫敦。下文出自其第二部自傳「如夢書 —— 遠離中國之後的日子」中,「回憶」一章。

陶傑:「五四」百年,一場春夢

2019 年,是「五四運動」100 周年,中國政府恐怕再不會大張旗鼓紀念。明眼人俱知:一個世紀的時間浪費了,今日的中國,一覺醒來,發現帝制重臨,強人極權的一言堂再現。經過至少 3 代,還要由頭再紀念所謂的「五四運動」,中國人 100 年來自我折騰,向這個世界,交了一張血淚斑斑啼笑皆非的白卷。

陶傑:Stand for something

四十年前今日,江青被捕,中國現代唯一的婦權偶像(Icon of Feminism),突然幻滅。江青被捕後,法國左翼婦女團體曾經在巴黎中國大使館門前示威抗議,她們將江青視為婦女英烈,聯想到著名畫家 Delacroix 那張手持三色旗露半胸乳的法蘭西革命畫,認為華國鋒代表了中國父權的反動逆流,捕捉江青,是中國一場反革命政變。

江皓昕:「闖入者」——懺悔的殺人兇手,依然是殺人兇手

文革 50 週年,找回王小帥導演在 2014 年柏林影展的參賽作品「闖入者」來看。王小帥是中國第六代的獨立導演,曾獲法國文學藝術騎士勳章,一看這種銜頭,就知道文藝腔、長鏡頭、緩慢敘事,這種基因是少不免。歷史本身就是一條緩慢的長鏡頭。

亢泰:為甚麼中國不禁止莎士比亞

莎士比亞劇本的原則是「不從抽象概念而是從現實生活出發」,所以他的劇中人物都能在現實生活中找到,幾百年如一日。那些崇拜權力,對掌權人溜鬚拍馬,諂媚奉承的人物,在莎士比亞的劇本中栩栩如生。那些濫用權力,欺人霸道的當權者既在戲劇中也似乎生活在你身邊一樣。正因為如此,我就覺得非常詫異,為甚麼中國不禁止莎士比亞的劇本出版或上演呢?

陶傑:中彈的企鵝

「當代中國藝術四十年」,有兩張作品特別震撼。

15 個青年婦女好朋友,在 1973 年 5 月聚會合照,題名「留給未來」。那一年是「文革」高潮之後,林彪已死,江青與周恩來的官僚集團正在鬥爭。十五個女子,十五張臉孔,青春猶在,但那個「革命」時代不准化妝,更無整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