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販賣

|共8篇|

脫北少女「中國夢」破滅 —— 禁錮、販賣、網絡性愛

脫北者的夢想,可能是抵達南方的自由、民主國度。最起碼,亦要在異國求得溫飽,擺脫昔日在北韓的艱苦生活。但對取道中國的脫北少女而言,等待他們的卻可能是人口販賣者。化名金藝娜(音譯,Kim Ye-na)、李真姬(音譯,Lee Jin-hui)的 22、20 少女,分別在去年 11 月及兩年前,在中國東北遭人口販賣者禁錮,強迫從事網絡性愛。

「我能出售梨子,為何女兒不能?」中國農村禮金暴升現象

中國男女比例失衡,男性結識女性、娶妻本來已較困難,有些地方的禮金,更是定價高昂。近日就有傳村莊因禮金公價過高,地方官員要出手阻止,為禮金數目設限。「彭博」專欄作家 Adam Minter 早前就撰文,分析中國的新娘價格(bride prices)現象。

李衍蒨:生死也受惠——同位素分析

上回講到,法醫人類學的技能除了用在屍體上,亦會按情況運用到活著的人身上,主要都是進行失蹤人口身份比對這方面。上次輕輕探討過以骨骼生長及融合(fusion)週期來推斷年齡,這次就解釋一下如何以同位素分析(Stable Isotope Analysis),收窄地理位置搜索範圍,幫忙推斷死者生前的出生地及在生時的旅遊史。

書摘:異鄉女子—擺脫人販子蹂躪的童妓

自淫窟救出的女孩大多會搬進復康中心或收容所一段日子,一是安排她們回家需時,二是接受心理輔導或處方精神藥物,治療創傷後遺。由於受害人大多來自思想守舊的農村,她們雖然萬分期待與家人重逢,但又對墮落風塵一事羞於啟齒,故對經歷守口如瓶,鬱結出情緒病。不少人亦會患上嚴重失憶或精神錯亂,永久失去對別人的信任或溝通能力。

書摘:異鄉女子—與人權攝影記者穿梭希臘紅燈區

眼前這位對希臘賣淫業異常熟悉的女子名叫安德雅,是一名攝影記者,一向關注人權問題及弱勢社群,過去 18 年馬不停蹄揭示世界各地人口販運受害人的苦況。六年後的今天,安德雅打算再次回到紅燈區,看看國債危機對希臘色情業的影響。而她居然邀我同行。

宣明會:消費行為,抉擇童工命運

我們每日的生活也離不開消費,吃的穿的、日用品以至電子產品,當中除了關乎個人需要和喜好等,其實也代表著我們有否履行社會責任,又支持哪些道德價值取向。消費時,如果能夠多一分考慮,多一份堅持,甚至能夠影響產品供應鏈背後的人的命運,特別是一直備受剝削的童工。

中國農村:走私新娘的地獄

多年前由李楊執導的中國電影「盲山」,描寫一個女大學生被綁架入深山做農村新娘的遭遇,揭露了中國拐賣新娘的問題。多年後的今天,問題仍然持續,而且這些人販子的魔爪更已伸延到鄰近的東南亞國家。為何拐賣新娘的需求總是生生不息?罪魁禍首原來是中國的一孩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