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78篇|

伍常:藝術必修科

由於講座只有一個小時的關係,聽眾也估計大多是所謂藝術圈外人士,故此我特別起了一個相對 broad 和 general 的主題:「耐人尋味的藝術世界」,希望嘗試以一個最簡單易明的方式,把有關藝術界的一些最普遍的誤解,以及藝壇中的一些主要單位和人物,及其角色逐一和觀眾講解。

今期流行配飾:書

讀者為何仍不放棄實體書?原因可以有很多:因為好看的封面、翻頁的觸感、看過的頁數累積起厚度、暫時令人離開智能電話等等。看似過時的閱讀方式,對大眾仍是有吸引力。現在出現另一閱讀的理由,就是打扮需要。

【Soul Monday】故事販賣機:短暫離線的機會

不論是正在上班或下班,要疲憊不堪的上班族,拿起書細細拜讀,只會更疲累。如果一本書是重擔,那麼短短一個文字故事又如何?倫敦最近出現一種閱讀新方式,首個出現在英國的故事自動販賣機,已安裝在金絲雀碼頭。從此,在上班族的車程中,有極短篇故事相伴。

遠離中國之後的日子:旅程已近結束

編按:嚴亢泰曾為居英傳媒人。生於上海,畢業後於北京電台工作。文革後移居倫敦,任職於英國廣播公司的中文科。曾在大陸、香港和台灣的報刊雜誌和本網發表文章。現已退休,定居倫敦。下文出自其第二部自傳「如夢書 —— 遠離中國之後的日子」中,「回憶」一章。

鄭立:除了「抉擇叢書」,大家又有冇玩過「自我歷險叢書」?

「自我歷險叢書」和名字一樣,題材多數是冒險、歷險。所以多數故事,都是探索一個廣大的世界。比較奇想天外,你看封面也比較七彩豐富,故事都是引起你的好奇心,例如問你要去火星還是金星,木星還是土星,智慧判斷的成分不多,但你想看完所有設定的感覺卻大。

【Soul Monday】不能沒有書 —— 意大利小小流動圖書館

「書是必要的。孩子若是一本書也沒有,大多時都是孤獨的。要不是一本書、一頁美麗的文學,誰能陪伴他們呢?我們的生活不能沒有書。」意大利民間流動圖書館 Bibliomotocarro 的創辦人兼司機如是說。這位老人家駕著一架以屋簷為車頂、行駛時「達達」作響的趣怪電動車,駛往被孤立的山區,為當地兒童帶來閱讀的樂趣。

【Soul Monday】完成亡夫遺願 仙台婆婆出繪本

在日本過新年,買福袋乃指定活動。但在仙台的老字號藤崎(FUJISAKI)百貨公司,福袋內除了促銷貨品,還載有一個夢想。前年該店推出「製作繪本」的企劃型福袋,讓客人有機會向摯愛送上禮物留念。當時 62 歲的阿部昭子「搶購」成功,在專業人士的協助下,於去年底發行名為「小老鼠的禮物」的繪本,完成亡夫恭嗣的遺願。

「追憶似水年華」何以是編輯的噩夢?

法國大文豪普魯斯特巨著「追憶似水年華」,為享譽盛名的意識流文學代表作,但原來作品出版至今,依然是編輯界的一場噩夢。普魯斯特經常會把故事重寫,把不同段落拼貼,導致手稿雜亂無章,更出現有悖常理的情節,以致作品首印的大半個世紀後,仍然有不同的編輯版本面世。

Gloria Chung:2019 年談夢想會否太廉價?關於夢想的 10 件小事

過年之前,我收到一本書,是談夢想的,老實說,題目有點老土,其實連我自己說到夢想,也會起雞皮,畢竟年紀也不輕了,說夢想,彷彿和任性牽連著,現在還談甚麼夢想啊,想想買樓啊保險啊,實際點好不好?可是老土說句,人如果沒有夢想,和鹹魚有甚麼分別呢?

P is for pterodactyl:史上最「差」字母書?

香港入的英文入門課,離不開 A for Apple、B for Boy。近年為了「贏在起跑線」,孩子們改學 A for Astronaut、B for Barbarian,幾乎連做父母的也不會唸。誰知難字未算難,一本在兩周前出版的字母書,直接就叫 P is for pterodactyl,還自喻為「史上最差」。但它打入「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出版商急於重印應市。如此奇書,魅力何在?

奧比斯:在埃塞俄比亞推出繪本,呼籲關注兒童眼疾

「會唱歌的樹」故事講述關於一個叫伊利的小女孩,她常常坐在樹下,卻不跟其他小朋友玩耍。因為視力有問題,她從來看不見小鳥,因而相信是樹在唱歌。伊利的媽媽發現女兒的問題,就帶她到眼科診所。當她戴上眼鏡的一刻,她的生命徹底改變了。

單手可揭紙本書,從此改變你的閱讀方式

古往今來,書籍除了輕微改變外貌之外,形式上幾乎仍保持舊貌。但書籍太大本,不方便隨身攜帶,即使是袖珍本,也必須空出兩手翻閱,不便於在繁忙時間的車廂中細讀文字,所以也難怪大多數人轉而以手機閱讀。紙本書究竟有沒有機會變得更「User 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