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36篇|

舊烹飪書,何以值錢?

想從五穀不分變成新晉廚神,如今已不太費力。學劏魚?看 YouTube 嘛。求食譜?找 Google 吧。資訊又新又多的互聯網,似乎取代了那一本本煮食教材。但如今在拍賣市場,古老烹飪書深受收藏家喜愛,成交價更可高達逾 10 萬港元。除了物以罕為貴,它們還有甚麼獨特魅力?

抵擋暴政進擊,他們建了一座秘密圖書館

知識從來都是暴政的眼中釘,焚書坑儒是他們的統治技倆。敍利亞內戰期間,當知識分子流亡或被捕、政府對反抗城市狂轟濫炸,有市民就曾經合力在瓦礫搜救書籍,在地下室建立一座秘密圖書館,以閱讀尋求思想自由,維持城市的文化水平。資深法國記者米努依(Delphine Minoui)著作「私運書的人:敍利亞戰地秘密圖書館紀事」記載了他們的故事。

鴻若遠:「鴻:三代中國女人的故事」—— 為消費者微調口味的西式唐餐

記得 90 年代中,我接觸到的外國人,幾個都跟我提起這本書說好看。那時候我總不以為然想:老外懂甚麼中國歷史?老子還要你來推介?受這種無知的傲慢,以及民族自尊心受傷的愚蠢影響,我當時刻意沒看。現在才讀,感覺像意外懷孕後才初次邂逅,是種難以名狀的詭異。

【Soul Monday】在日韓之間,以書本搭建橋樑

以聚集眾多書店、出版社而聞名的東京神保町,有間名為 CHEKCCORI、以韓國為主題的 book cafe,提供約 3,500 本韓文書及約 500 本日文書,從繪本、散文集到青春小說,包羅萬有。南韓出身的店主金承福相信,比起空叫「日韓友好」,好書更能讓人拉近距離,而她和一批喜愛兩國文學的書友,正是最佳範例。

廖康宇:了解國家與工運,讀陳峰「當代中國的國家與勞工」

本書探討了多個研究中國大陸勞資衝突的重要課題,例如在市場化改革下,工人的政治意識形態有何改變?在權威政治體制下,工人和工人領袖如何能夠爭取話語權?中華全國總工會作為中國大陸唯一合法的工人組織,在維護工人權益上有何貢獻和限制?

Moyashi:你去書展了嗎?

香港書展早就被批評是趁熱鬧的活動,或者書籍散貨場,瞄準入場者專程來到,總不會願意空手而回的心理,打個折讓人多買兩本。然後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又有不少人瞄準參展商不願意多付運費離開,趁臨完結的大甩賣時間,買一堆根本永遠都不會讀的書。

Moyashi:美丽新世界 —— 快乐无罪,极权有理

(編按:文章語言為作者要求)当年笔者在付钱时,顺便买了硬皮精装版的「美丽新世界」和「我们」。简体字的反乌托邦作品莫名地增加了说服力,仿佛书本出版自身就成了一件行为艺术品。至于剩下的「1984」,旁边有个牌子说下个月才出版,不过没有所谓,反正那种极权都差不多过期了。

【Soul Monday】侏儒症的她,給好奇小孩的童書

侏儒症患者走在路上,往往因為身形上的差異,承受途人的異樣目光,甚至會有小孩好奇問父母:「為甚麼那人這麼矮小?」現年 22 歲、身高不到 121 厘米的 Danielle Webb 患有軟骨發育不全症,導致生長受限。樂觀的她坦然接受這一切,更希望路上的父母們看到她時,不要「把好奇的孩子拉走」,而是好好向孩子解釋人人各有差異。她為此寫了一本童書,希望提高人們對此疾病的認識。

鄭立:美麗新世界 —— 馬照跑,舞照跳,人人有工返,個個有嘢 ___

「美麗新世界」的設定,有沒有感覺像瓦努阿圖一樣,是你想住的地方呢?可惜的是,沒有公司承包移民去未來的業務,但你可以買小說回來,一邊幻想,一邊返工,慢慢將世界變成這樣。只要香港人一直追求返工,世界總有一天會變成這樣的,香港人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