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Mirror

|共9篇|

方俊傑: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 —— Netflix 的進取之作

如果,「黑鏡:潘達奈斯基」(Black Mirror:Bandersnatch)屬於「黑鏡」系列的第五季,如此比較好像還稱得上有意義,但「黑鏡:潘達奈斯基」獨立成章,我也抽離地看待,只當作 Charlie Brooker 的另一項創作。原來,也不是 Charlie Brooker 的主意,是 Netflix 建議。劇情怎樣不再是重點,給觀眾權力去選擇劇情發展走向才是靈魂所在。在未來成為主流的話,盜版再無用武之地,一家大細圍埋睇電視也恐怕成絕唱,你說這是「互動電影」還是「電子遊戲」?

江皓昕: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 —— 上帝也是坐在電腦前按滑鼠

沒有比這件事情更具宗教意味,霎時間,我們都變成了上帝,坐在電腦前按滑鼠,恣意地操控著故事世界裡主角的每一個選擇 —— 主角並沒有自由意志,他無法控制自己向左還是向右,要揮拳毆打還是要把熱茶倒在電腦上洩憤。我們因為他的舉手投足而娛樂,因為他有更悲慘的結局而歡笑,充分地體現到那句猶太諺語:「人一思考,上帝就笑了。」

方俊傑:「未來殺姬」—— 回憶不必靠科技

唔知幾時開始流行起「殺姬」,是 Scarlett Johansson 扮相帶點性感的「Lucy:超能煞姬」?隔無耐,Charlize Theron 打到飛起的,就叫「原子殺姬」。來到這一次是Amanda Seyfried,又叫「未來殺姬:Anon」。很不幸地,今次,是接近「Lucy:超能煞姬」式講大道理,而並非「原子殺姬」式一味官能刺激;很幸運地,Amanda Seyfried 又全裸又床戲,性感程度遠勝 Scarlett Johansson 及 Charlize Theron。所謂的不幸和幸,是相對的,是建基於你以為「未來殺姬:Anon」是一齣科幻動作片的假設。事實上,你更應該把「未來殺姬:Anon」當成一集「黑鏡」。

方俊傑:「黑鏡」第三季——我要你不斷 like 我

在「黑鏡」中,黑色荒謬至為重要。可以想像到,主角頭頭碰著黑,最終得不償失。我說此故事最貼地,因為你或者可以避開 VR,但今時今日,大概很難視 like 如不見。如果你是網上紅人,like 數根本就如劇情中的評分,是生存工具。即使你只是素人一個,你敢說沒有因為見過自己張美圖秀秀在社交網站博到額外關注而沾沾自喜?又沒有試過因為無人問津而忐忑不安?

江皓昕:Black Mirror(三)——這地球若果有樂園,會像這般嗎

眾所皆知這是一套以科技為題的劇,一邊看一邊質疑這故事一定是個騙局,某個地方必然是假的,這不可能一部只講女同性戀關係的懷舊劇。直至後半部份,女主角 Yorkie 開始穿越時空,離開了 80 年代、90 年代、來到 00 年代去找她的女伴 Kelly,譬頭第一句說:「這不是屬於你的年代。」

江皓昕:Black Mirror(二)——別看我這般,網上的我不長這樣

每一季 Black Mirror 都是驚喜,今季驚喜,大概是大家都覺得劇集水準跌了,久候多時換來眼鏡碎一地。探討的主題明明依然有趣,比許多其他劇集都走前許多了,可為何觀眾看完還是有點失落:「啊?這就完了?」最期待的畫面還沒出現就結束了。關鍵在「留白」。

江皓昕:Black Mirror(一)——關掉手機螢幕,就是一面黑鏡

看看你的手機,不亮時,不就是一面黑色的鏡子嘛?這就是 Black Mirror 的真諦——從智能科技去看這世界,一切都來得有點黑,包括倒照在手機裡的你自己。英劇「Black Mirror」第三季開鑼,離開英倫海峽,移師大西洋彼岸的 Netflix 制作,一口氣播出頭六集。更多的制作資源,更廣的創作寬度,自然是好事,唯一不慣是角色都變了美國人,故事質感明明很英,畫面和導演卻變成了很美,有點文化差異。可是別怕,功夫只是門面,內涵才是看這劇的全部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