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

|共67篇|

【Soul Monday】認知障礙丈夫再次向妻子求婚

中年早發認知障礙症(Alzheimer’s disease)患者開始失去記憶,忘記自己已結婚,但兜兜轉轉又再向妻子求婚,像浪漫電影般的情節,現實中就發生在美國康涅狄格州。56 歲的 Peter Marshall 在 3 年前確診患病,他 54 歲的妻子 Lisa 坦言:「這令人心碎。雖然我們創造出更多新的回憶,但這很痛苦,因我總是想說:『還記得那一次嗎?』我想與他一起懷緬往事,但 Peter 現在甚麼都不記得了,更別提 20 年前發生的事情。」

大腦如何記住時序?

起床梳洗、早餐吃三文治、出門卻塞車…… 不少人會在夜深人靜時躺著回想是日經歷,回憶時,我們常按照發生的次序重構事件,但大腦如何做到順序回顧、連貫串起記憶,卻是科學謎團。法國神經生物學家 Leila Reddy 領導的研究團隊近日發表研究,就從腦部爬梳出負責記錄及回憶時間的神經通路(neural pathway)。

世代遺忘:請記住曾經失去了甚麼

長江後浪推前浪,但不再年輕的人,對一代新人是否勝舊人或者有異議。「一蟹不如一蟹」效應並非新鮮事,研究相關效應的心理學家指出,對下一代有抱怨,反映這些批評既不準確,亦非基於特定文化或時代而提出,純粹是普遍人性的遺忘特質產生錯覺所致。不過,這些錯覺往往不論年紀,發生在大部分人身上;當中,下一代人對前代的遺忘,又會帶來其他影響。

腦霧:記性變差也與疫症有關?

武漢肺炎疫症踏入第二年,全人類生活方式大變,部分人連記性都變差,常會丟三忘四或是心不在焉,出現所謂「腦霧」(brain fog)的現象。由於當中不乏武肺病人,故被視為後遺症之一。但令人在意的是,不少「患者」從未確診,為何也會有此困擾?多名專家作出分析,並提供紓緩方法。

用音樂對抗認知障礙症?

一首樂曲對不同人而言,有著不同的意義,會勾起快樂或傷心的回憶。音樂治療師 Alaine Reschke-Hernández 向一位老人播放 60 年代末歌曲 Sweet Caroline 時,曲調雖然輕快,老者卻流下眼淚,正是因為這首歌喚起了他的悲傷回憶。這個情況反映,音樂若夾雜個人特定記憶,甚至會影響情緒,或可進一步改善認知障礙症患者的記憶及情緒問題。

鄭立:宇宙騎士 —— 當你要殺光自己的親友

這有沒有令你想到甚麼?對,現實多的是。我並不只是說政府走狗,可能還有你的父母、朋友、舊同學,明明仍是同一個人,卻因為不同的政治立場而跟你冷淡疏遠,或視為仇敵。你甚至還有可能在戰場上與其相見,親自解決他們。「宇宙騎士」就是類似的作品。

「邂逅!市中森」:公共藝術與兵頭花園

近日,由康文署主辦,藝術推廣辦事處籌劃的「邂逅!市中森」藝術項目於香港動植物公園展出,他們邀請了 17 組藝術家及藝術團隊,從公園的歷史、集體回憶、文化想像及自然生態出發,透過不同媒介的藝術創作及即將舉行的活動,讓公眾重新認識香港動植物公園,發掘一直存在的美。

懷舊:我們為何懷緬不曾經歷的舊?

面對崩壞的社會政治現實,愈來愈多人懷緬黃金時代的舊香港,當中更不乏年輕世代。未曾經歷那個時代的他們,究竟何以懷舊?美國神經科學學者 Felipe De Brigard 文章分析,類似的不解背後,往往牽涉對懷舊心理的錯誤認知。其實懷舊不必靠個人真實經歷,也未必令人意志消沉,甚至可轉化為龐大政治能量,足以改寫現實。

【*CUPodcast】全部都係雞之三:懂得算術的雞?

雞在古代文明扮演接通神與人的橋樑,作為提醒人每日祈禱的使者。雞的神聖性,令他備受上古及中古人類的敬畏,甚少人會認為雞是愚蠢的。今天在城市難以接觸活雞,現代人對雞的態度亦愈趨冷淡,雞甚至成為電影及小說中,愚笨與拙劣的象徵。直到 20 年前,科學家開始研究雞隻,發現雞有能力理解幾何圖形、認人、保持記憶甚至加減運算,絕非常人想像般笨拙。

為何大人總是不滿年輕人?

香港示威由 6 月延續至今,輿論總是圍繞於所謂「不讀書、不工作、受人擺佈」的年輕人身上。有如早前紐西蘭 25 歲議員 Chlöe Swarbrick 使用網絡術語「OK boomer 」回應在座議員,被轟年輕人沒有基本尊重。世代之間的指罵,似乎從未停止過。到底為甚麼大人總是看年輕人不順眼,覺得他們自大又一事無成?「Vox」文章嘗試揭開謎底。

藝評:評「5 月 35 日」—— 我們(為你)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

「5 月 35 日」的劇情借鑑難屬經歷寫成,六四事件的新聞我們早已讀過不少,見證者以及天安門母親的控訴也是晚會的主要分享,觀眾對此或早已耳熟能詳。唯獨此刻,這些亡魂看似拍打著阻隔著台上和台下的一道牆,令觀眾從代入難屬的劇情中猛然驚醒,讓我們知道,對,這些亡魂仍然昭雪未可期。

提防記憶騙徒:你的記憶不是你的?

不少父母愛跟子女訴說年輕時的「威水史」,當孩子的則總認為父母在說謊。近日「英國廣播公司」的專題報道指出,這種懷疑有一定的科學根據。「假記憶」現象十分常見,我們會自行或被誘導,在腦海中形成虛假的記憶,相信一些沒有發生過在自己身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