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

|共77篇|

【展覽】「新活」展:記憶的城市

無論是因為出國讀書、工作或移民,不少人也在經歷與親友別離的時刻。我們的生活模式、社會、城市在疫情等因素影響下亦不斷在變。面對各種變遷,我們對城市有何感受、有何思緒呢?展覽「城市新活(展)第三站:記憶的城市」,邀請了不同界別的創作單位及人士,以他們的作品、設計或收藏,分享他們對城市的看法與體驗。前兩站分別為家和自然,現在到了第三站,人或城市每刻都在變的時候,有甚麼留在各自的記憶中?

嬰兒經驗失憶症:為何你我都忘了人生最早期片段?

你人生最久遠的記憶是甚麼?上幼兒班第 1 天?小時候受傷經歷?相信你未必能想起,自己在 2 歲前發生過甚麼事。科學家們稱這個現象為「嬰兒經驗失憶症」(infantile amnesia),世上絕大部分人都會遇到。羅格斯大學心理學助理教授 Vanessa LoBue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解釋嬰兒的記憶能力。

Moyashi:防疫盛世

「盛世」故事有趣的地方是,雖然「國家救援」是政治宣傳的劇本,但遺忘卻是人民主動配合的結果,而且效果出奇地驚人。對於大眾來說,與其真確地牢記過去,如何修改記憶的意義,讓自己可以更舒適地理解現在其實更重要。

新生柬埔寨的歷史遺禍

當全球多國苦於人口老化,3 分 2 柬埔寨人未滿 30 歲。他們不曾經歷 1970 年代的赤柬血腥統治,亦對越戰時美軍在此地的猛烈轟炸毫無記憶。相比飽受殘害的父祖輩,新世代沒有歷史負擔,更獲現任政權助長遺忘。但往昔遺留的種族滅絕及殺人地雷,以至威權主義的逐步復興,都在威脅這些渴望前進的年青人。

不記得細節才是善用記憶力?

與舊友相聚、回憶過去時,往往會發現大家談的明明是同一件事,細節卻不盡相同,有人甚至會對某些細節毫無印象。近日有認知科學家指出,忘記某些細節或者是一件好事,因為日常生活充滿大量細碎片斷,人類有限的大腦容量無法記住所有事情,選擇性記得,才能善用記憶力。

【Soul Monday】認知障礙丈夫再次向妻子求婚

中年早發認知障礙症(Alzheimer’s disease)患者開始失去記憶,忘記自己已結婚,但兜兜轉轉又再向妻子求婚,像浪漫電影般的情節,現實中就發生在美國康涅狄格州。56 歲的 Peter Marshall 在 3 年前確診患病,他 54 歲的妻子 Lisa 坦言:「這令人心碎。雖然我們創造出更多新的回憶,但這很痛苦,因我總是想說:『還記得那一次嗎?』我想與他一起懷緬往事,但 Peter 現在甚麼都不記得了,更別提 20 年前發生的事情。」

大腦如何記住時序?

起床梳洗、早餐吃三文治、出門卻塞車…… 不少人會在夜深人靜時躺著回想是日經歷,回憶時,我們常按照發生的次序重構事件,但大腦如何做到順序回顧、連貫串起記憶,卻是科學謎團。法國神經生物學家 Leila Reddy 領導的研究團隊近日發表研究,就從腦部爬梳出負責記錄及回憶時間的神經通路(neural pathway)。

世代遺忘:請記住曾經失去了甚麼

長江後浪推前浪,但不再年輕的人,對一代新人是否勝舊人或者有異議。「一蟹不如一蟹」效應並非新鮮事,研究相關效應的心理學家指出,對下一代有抱怨,反映這些批評既不準確,亦非基於特定文化或時代而提出,純粹是普遍人性的遺忘特質產生錯覺所致。不過,這些錯覺往往不論年紀,發生在大部分人身上;當中,下一代人對前代的遺忘,又會帶來其他影響。

腦霧:記性變差也與疫症有關?

武漢肺炎疫症踏入第二年,全人類生活方式大變,部分人連記性都變差,常會丟三忘四或是心不在焉,出現所謂「腦霧」(brain fog)的現象。由於當中不乏武肺病人,故被視為後遺症之一。但令人在意的是,不少「患者」從未確診,為何也會有此困擾?多名專家作出分析,並提供紓緩方法。

用音樂對抗認知障礙症?

一首樂曲對不同人而言,有著不同的意義,會勾起快樂或傷心的回憶。音樂治療師 Alaine Reschke-Hernández 向一位老人播放 60 年代末歌曲 Sweet Caroline 時,曲調雖然輕快,老者卻流下眼淚,正是因為這首歌喚起了他的悲傷回憶。這個情況反映,音樂若夾雜個人特定記憶,甚至會影響情緒,或可進一步改善認知障礙症患者的記憶及情緒問題。

鄭立:宇宙騎士 —— 當你要殺光自己的親友

這有沒有令你想到甚麼?對,現實多的是。我並不只是說政府走狗,可能還有你的父母、朋友、舊同學,明明仍是同一個人,卻因為不同的政治立場而跟你冷淡疏遠,或視為仇敵。你甚至還有可能在戰場上與其相見,親自解決他們。「宇宙騎士」就是類似的作品。

「邂逅!市中森」:公共藝術與兵頭花園

近日,由康文署主辦,藝術推廣辦事處籌劃的「邂逅!市中森」藝術項目於香港動植物公園展出,他們邀請了 17 組藝術家及藝術團隊,從公園的歷史、集體回憶、文化想像及自然生態出發,透過不同媒介的藝術創作及即將舉行的活動,讓公眾重新認識香港動植物公園,發掘一直存在的美。

懷舊:我們為何懷緬不曾經歷的舊?

面對崩壞的社會政治現實,愈來愈多人懷緬黃金時代的舊香港,當中更不乏年輕世代。未曾經歷那個時代的他們,究竟何以懷舊?美國神經科學學者 Felipe De Brigard 文章分析,類似的不解背後,往往牽涉對懷舊心理的錯誤認知。其實懷舊不必靠個人真實經歷,也未必令人意志消沉,甚至可轉化為龐大政治能量,足以改寫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