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

|共69篇|

疫症再加制裁,令北韓男女地位逆轉

大韓民族素有「大男人」的刻板印象,但本月有日媒及北韓消息人士指,平壤男女的地位出現逆轉跡象。妻子成為養夫活兒的經濟支柱,堂堂「一家之主」的男士反而擔起家務,有些人更去「吃軟飯」,照顧獨身女性的起居飲食甚至性生活。這種令外界詫異的變化,與國際制裁不無關係。

中國離婚冷靜期,有用嗎?

根據今年 1 月 1 日廢止的中國「婚姻法」,「男女雙方自願離婚的,准予離婚」,若單方面向法院申請離婚,法院調解無效後亦准予離婚。不過,自今 1 月初開始,中國人要離婚,多了一道「三十天冷靜期」。彭博社專欄作家 Adam Minter 認為,離婚冷靜期反映中國政府在需要促進生育率的前提下,改變了過去對婚姻聽之任之的做法。

千禧世代:無錢才要簽婚前協議書

近日有女士在網上控訴,長期遭受夫家冷待,包括被要求簽婚前協議書。部分網民批評,此舉對事主及婚姻缺乏信任,甚至認為既非富豪也非貴族,搞這一套未免誇張。但美國「華爾街日報」指出,愈來愈多千禧世代主動訂立婚前協議,以防萬一離異要跟對方分「身家」—— 包括寵物、債務、社交媒體帳號甚至是胚胎。

Neo:「逃恥」SP —— 野木亞紀子的世界觀

編劇野木亞紀子像是新聞回顧一樣,把疫症從出現、爆發到大流行的經過,連同主角群的生活變化,按時序一一點出。導演甚至加插新聞片段,以虛實交錯的手法,令美栗與平匡更貼近觀眾,同為被武肺玩弄的可憐人。但玻璃心們不用太緊張,急於說野木是在抹黑、歧視,因為這位洞察世事的編劇,對日本政府、社會甚至人民的質疑,還要更大更多。

武肺時代:婚紗也要變?

武肺疫情令不少準夫婦要推遲婚禮,而由於限聚,辦得成也無奈要縮小規模。但即使困難重重,仍無阻他們舉辦疫症限定的「微型婚禮」。在微型婚禮上,由於規模小,出席親友不多,新娘不用再穿上隆重而華麗的婚紗,她們在網上購買連身裙、連身褲,甚至迷你裙,再佩戴白色口罩,即可行禮。

印度地方立法,「打撃」愛情聖戰?

印度教徒與穆斯林之間的衝突從未止息,近日,執政黨印度人民黨(BJP)管治的印度最大邦北方邦通過法令,任何人以婚姻強迫其伴侶改變信仰,將被判處最高十年監禁。部分印度教徒及政治人物,又指控穆斯林發動「愛情聖戰」(love jihad),這到底是甚麼一回事?

工作狂會毀掉婚姻?

近日,在「南華早報」的訪問中,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自言是「工作狂」,花盡每一分鐘在工作上,沒有休息時間,更遑論花時間與丈夫交談。的確,有些人會選擇獻身於工作,但對於他們身邊的人而言,卻有機會成為大問題。早年有研究相關問題的專家已提出,夫婦之間若有一方工作過多,或會對婚姻產生莫大影響。

表親通婚的禁忌,孕育出近代西方精神?

近代歐美文明何以脫穎而出、主宰世界秩序,歷來有無數理論解說,哈佛大學人類學家 Joseph Henrich 新書卻顛覆傳統見解。縱然學術界主流認為,基督新教成就了個人主義、憲政民主與追求創新的精神,但亨里奇反倒論證,一切是建基於天主教嚴禁表親通婚、瓦解宗族網絡,因而惹起不少爭議。

【Soul Monday】印度愛情計劃

在傳統的印度社會,跨種姓或宗教的婚姻均屬禁忌,部分人為此遭受暴力甚至被殺。早前一個描述不同宗教通婚的珠寶廣告,亦被多方猛烈抨擊。面對這股保守風氣,3 名新聞工作者在 10 月底於 Instagram 發起新計劃,為打破「信仰、種姓、種族和性別束縛」的有情人,送上支持和祝福。

假如有 Take Two —— 尼泊爾童婚劇場

童婚問題在部分東南亞國家如孟加拉尤為嚴重,尼泊爾的童婚率,便高踞亞洲第三、全球排名 17。此外,據 2012 年聯合國人口基金(UNFPA)的調查,尼泊爾的農村婦女中,僅有 9% 受訪者知悉婚內強姦屬非法行為、13% 的人清楚反家庭暴力的具體法律。有見農村社區充斥童婚及歧視現象,尼泊爾劇團 Shilpee Theatre 就選擇創作相關題材劇目,走入農村演出。

「夫妻相」真的存在?

我們時不時都會聽到有人稱讚夫妻們愈來愈有「夫妻相」,可能會令人聯想到美滿、和諧的婚後生活,令兩人長相變得相似。過去亦有研究提出,夫妻婚後一段時間,可能會出現外表趨同的現象。但日前發表於科學期刊「自然」的研究則顯示,所謂的夫妻相不是後天趨同形成,而是早在選擇伴侶的階段便出現。

方俊傑:愛情人形 —— 歌頌日式職場達人

「愛情人形」更加似一齣歌頌日式職場達人的電影,即是情趣娃娃版本的「字裡人間」。高橋一生飾演大學畢業生,為生計,誤打誤撞下做了情趣娃娃工廠的學徒,本來毫無大志,慢慢繼承先師遺願,以創造出有人類質感的情趣娃娃為心願。也因為擁有日本人精益求精的精神,高橋一生才可以娶到蒼井優。

白首?罷手?為何上一位不釋懷?

不少相處不順的情侶,一直離離合合,無法逃脫又愛又恨的輪迴。在美國,3 分 2 大學生曾經在分手後復合,一半人仍然跟前度繼續性關係;3 分 1 同居情侶及 5 分 1 夫妻曾經歷離合。分手時如此堅定,為何各散東西後,卻總難以忘記舊情人?若被分手,想要拋開舊愛好好生活,又應該怎樣做?

「一孩政策」後遺,由「一妻多夫」補救?

中國的一孩政策始於 1979 年,於 2015 年正式結束。多年過去,政策造成年輕勞動力不足、性別比例失衡等人口結構問題。長此下去,中國又要面對另一場人口危機,進而窒礙未來數十年的經濟發展。就兩性比例失衡,澳洲經濟學家黃有光教授,近日就提出極具爭議的解決方法 —— 一妻多夫。

疫情下的婚戀關係中,日企找到了多項商機

武肺之下,夫妻相處時間突然大幅增加,使親密關係易生磨擦,離婚、家暴情況接連發生。日本民宿公司在疫情下失卻海外住客,於是轉而為有需要的伴侶提供短期住宿。但另一方面,單身人士在長時間獨處下,尋找結婚對象的意欲大增,日本婚活(相親活動)公司因而抓緊機會,提供網上服務吸引新客戶。疫情引致兩性關係變化,促進另類的新興經濟。

即使國家反對,也要與妳一同穿上白色婚紗

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立法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後,LGBT 平權議題日漸受到重視。然而在南韓,同性婚姻仍是一大禁忌,令很多愛侶無法共諧連理。女同性戀者金圭珍(김규진,音譯)卻無懼社會傳統,即使遭受網絡謾罵,生活上又諸多不便,也堅決與伴侶穿起白色婚紗,大方步入禮堂。

在馬國申請一夫多妻,先問大婆意見有用嗎?

「可蘭經」規定男性穆斯林「可以擇娶你們愛悅的女人,各娶兩妻、三妻、四妻」。馬來西亞雖是世俗化伊斯蘭國家,但亦有專為穆斯林人口而設的伊斯蘭法庭(Syariah Court)。國內的穆斯林男子再娶其他妻子前,須先向法庭申請。而 Nenney Shushaidah 作為當地首名伊斯蘭教法高等法院女法官,職責之一便是審核申請。

伴侶間爭拗不斷,如何解決?

與身邊人的爭拗是一個迴環往復的過程,爭論往往在開始的地方結束,像「即使你知道會令我發瘋,也不拾起你的髒衣服」、「即使我提醒你這件事對我來說有多重要,你仍是會遲到」等對話總沒完沒了地出現。臨床心理學家 Linda Blair 認為,此類爭執其實可以「受控」甚至停止,她在「衛報」撰文,提出幾個解決方法,建議伴侶逐一審視爭拗點,選擇最適合的方法改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