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

|共91篇|

數據不在「雲端」,在海中默默連繫世界的人們

萬維網(World Wide Web)誕生 30 周年。今日人人習慣了使用網絡,但顯然不是人人都了解網絡數據的移動方式。「很多人以為數據是存放於『雲端(cloud)』之上,其實並非如此。它們是在海洋。」負責 Google 海底電纜建設項目的 Jayne Stowell 如是說。隨著人們對通訊和娛樂的無限需求,如「紐約時報」引述,今日已有總長度 75 萬英里的海底電纜,連接著全球各大洲。

洗腦第一步:反疫苗「資訊」如何雄霸網絡?

反疫苗人士花了超過 10 年時間,在社交平台建立觀眾群甚至策略,確保他們的訊息在搜尋排名或自動化推薦中能夠佔據高位。耳濡目染之下,部分家長吸收這些毫缺乏科學理據的「資訊」,把疫苗視作毒藥,拒絕或延遲子女接種,令一些本可預防的疾病因而擴散。以最近在美國西北部地區爆發的麻疹疫症為例,感染的 70 人當中,大部分都是未有接種疫苗的孩子。

陶傑:當 IT 變成了黑洞

全球化之下,是非混亂,民粹盛行,下一代比上一代在高科技方面,大有「創意」,但在理性思考分析能力方面則明顯倒退。大媽橫行,五毛充斥,有識之士恐懼:有一天極權控制網絡的非凡能力,終有一日會摧毀西方文明世界。這一天若真的來臨,最大的原因應該由手提電話開始。

手寫、打字機、電腦,如何影響作者思路?

作家以往用紙筆寫作,到近代開始使用打字機,直到現在,相信大多已轉為用電腦寫作。盛載文字的器具不同了,對寫作會否出現巨大影響?英國小說家、翻譯家 Tim Parks 正是橫跨這 3 個階段的寫作人,近日他在雜誌「紐約客」撰文,分享寫作路上,面對轉變的心路歷程。

【Soul Monday】「傷健共融」的魔獸世界

表面看來,Mats Steen 是個孤獨的挪威青年。他沒甚麼朋友,在 2014 年離世之前,幾乎長期足不出戶,但喪禮上來了一批陌生的悼念者。這些人與 Mats 素未謀面,甚至不認識「Mats」這個人,卻從歐洲各地前來致哀。唯獨父親 Robert 知道,他們都是兒子的摯友伙伴。只是他們相知相交的地方,不在現實世界,而在網絡遊戲。

波羅的海三國,如何抗衡強鄰的網絡造謠攻勢?

波羅的海三國 —— 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及立陶宛,長期受俄羅斯網絡造謠攻擊,被指摘受到蘇聯恩惠而不感恩、扭曲蘇聯統治歷史。但三國未有束手待斃,政府和民間持續與俄國周旋,示範了如何在訊息戰上以弱制強,更被評為對付俄國假新聞的最佳歐盟成員國。美國網絡安全學者 Terry Thompson 就此撰文,解釋三國反制俄羅斯的戰略部署。

Gloria Chung:面書 —— 面子個面

有沒有人跟我一樣,已經開始厭倦 Facebook 呢?使用 Facebook 已經超過十年了,面書上的朋友,已經從真實的朋友,發展到從來沒有見過、或者好少見面的「朋友」。久而久之,我問自己,其實我想在 Facebook 看甚麼呢?真正我喜歡的朋友,我已經主動去聯絡,經常見面了,或許是專頁的資訊吧,有需要的時候我也會去找找來看,不需要每秒更新。

Netflix 改變了電視形式,更改變了使用數據習慣

Netflix 改變了電視生態,令影片可以無縫銜接地在不同電子產品上播放,而且沒有廣告,觀眾由公司回到家中可以一氣呵成看完影片,再加上懂得利用大數據,掌握觀眾喜好,其用戶數由 2011 年的 2,300 萬,到現在已超過 1.3 億。不過,觀賞或下載影片,不免會用到大量數據,最近有研究指出,單是串流影片已佔超過一半的數據用量。而在影片變成數據使用主流的同時,電玩遊戲也成為新趨勢。

方俊傑:「薄荷殺姬」—— 警察最怕甚麼?

「薄荷殺姬」不同。所有事態演變也曝露在陽光之下,不,是在鏡頭之下。尤其結局,講到殺姬用手機作出現場直播,預告會跟黑幫分子大戰,叫傳媒過來採訪,叫警方過來行動,叫市民齊齊食花生,把原先為難題的局限化成有助自己發展故事的優勢,至少是一個具備勇氣的嘗試。甚至可以理解成為一項革命,幽了傳統媒體及傳統劇本一默。為了這短短幾分鐘,我覺得需要為電影加幾十分。

陶傑:期待「功守道」哲學剋美救國

中國還有許多億萬富豪,譬如馬雲也自費拍過一齣短片「功守道」,在片中馬雲擊敗甄子丹、吳京、李連杰,泰國拳王 Tony Jaa,四大高手圍攻,毫無懼色,尚有一套太極剛柔的攻守致勝哲理,在這個時刻,馬雲大師若可現身說法,指點迷津講攻守杜林普而制勝之道,一定瘋魔億萬粉絲。

網上交友的真相:女性玩到 18 歲,男人普遍 50 歲

有研究報告提到,參與網上約會的男性和女性,他們的年齡與和慾望程度落差極大,即可以這樣理解,最樂此不疲地玩網上交友軟件的用家,分別是 18 歲的年輕少女,以及 50 歲的中年男子。而且,參與網上約會的用家,一般都自視太高。無論男女,都會選擇跟吸引力超過自己 25% 的對象來往,試圖高攀一些不屬自己範圍的人。

Google 需要中國嗎?但中國新生代並不需要 Google

近日傳出 Google 正計劃研發一套「和諧版」搜尋引擎「蜻蜓」;與此同時,又盛傳將會跟騰訊等公司合作,藉著開拓雲端技術重啟中國業務。鎖國近 10 年,情況漸有改變,但結果可能令這些矽谷巨企氣餒 —— 儘管城外的人想進去,然而,城內的人已未必真的想衝出去。原因是,經過一個世代的洗禮,今日的中國網絡世界已跟外界形成無可跨越的鴻溝,他們對那些會被濾走的資訊,或獲得這些資訊的渠道,其實都不太感興趣。

膚淺就是金礦,低端人口成為中國科企的致勝關鍵

小米 7 月初在香港主板掛牌,甫上市即急劇起伏,成為香港財金界的熱話。除了小米,縱觀全球股市,其實中國科網公司都可謂今年的新股風頭躉,吸引到外國一群具高教育程度和國際視野的精英所支持。有趣的是,如今有一部分嶄露頭角的中國科網公司,其中國的主要消費族群卻正好跟這批海外精英投資者相反,是一眾生活於四、五線城市的低端人口。

松下、海爾的家電轉型革命

2025 年,你家的雪櫃、電視、風扇、冷氣機會是甚麼樣子?這是全球家電大廠都在思考的問題。今年 3 月,日本家電大廠松下選在成立一百周年紀念日的前一週,宣佈與位於美國矽谷的日系創投 Scrum Ventures 攜手,成立合資公司 BeeEdge。目的就是要引入矽谷的創新活力,促進傳統家電轉型。

BT 的「失敗」,就是串流影音的成功

在互聯網剛發展的千禧年世代,用家要看一段低解像度的影片,都要先等一段時間才能完成下載。然而,如今用家在串流平台打開一套高清電影,或以手機程式選好串流音樂歌單,要等幾秒緩衝時間都覺得受罪。用家要求之所以遞增,可追溯到十數年前,在那個 Netflix 仍經營著郵寄租碟服務,而 iTunes 下載音樂尚未流行的年代,幾乎每個網絡用家都會聽過這個名字,BitTorrent(BT)。一切都拜 BT 的「失敗」所賜。

停一停,諗一諗 —— 爆炸時代應有的慢思考

生活在速食的年代,作家 Ephrat Livni 在網站 Quartz 撰文,指出人們需要接受緩慢的思考、接受意見沒有絕對,可以有所轉換,才能生出緩衝區。當我們不急於得出結論或採取行動時,就可以自由地探索、理智地改變想法,或者刻意不固定自己取向,以解放偏見。她表示在充滿以偏概全的網絡境況中,不妨效法先哲的為學之道,尤其對於自己的立場、領域好好學習,不粗疏苟且,才可以令自己的論調更為精確,不致為人垢病,或是淪為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