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

|共146篇|

只需兩年,古巴進入「數碼獨裁」時代

今日網絡幾乎無所不包。即使古巴於 2018 年底才引入 3G 流動網絡,當地人的生活及社會運作亦已在短短兩年間徹底改變。假如 1991 年公開的萬維網代表全世界進入網絡時代,2018 年便是另一場屬於古巴的數碼革命。踏進互聯網,幾乎就是條一去不回頭的路,開放流動網絡的古巴共產黨,亦正面對民眾藉網絡組織的抗議活動。

擺脫監控資本主義,讓科技巨頭成為公共事業?

不止香港用家,全球都有即時通訊軟件及社交平台「搬家」的現象。假設大部分人今天成功擺脫某科技巨頭,守住個人私隱、言論自由平台,但如何確認假以時日,下一個受追捧的通訊軟件社交平台,不會長成另一頭壟斷行業、吞食數據,再用數據反芻物餵哺用家的怪物?民主合作組織總監 Thomas M. Hanna 及研究員 Michael Brennan 認為,讓科技巨頭成為接受監管的公共事業,或是解決方法。

【見證時代】日本數碼化由 Smartphone 開始

菅義偉甫當首相,日本隨即大力推動數碼化,表示要廢除印鑑和傳真,又檢討電子教科書的可行性,但大分縣玖珠町的改革更快更徹底。町政府與進駐當地的 IT 企業合作,活用數碼科技以振興社區,並協助居民適應疫下新常態,目標是讓全町人人皆用智能手機,在交通、防災、護老等生活各方面,都能更加便利。

直播北海道賣海鮮是門好生意?

過去百貨公司的主流做法,就是在大都市和地區都市中心,開設大型店舖集客。它們最重視賣場,並未積極推動電子商務轉型或數碼化服務。但受疫情影響,店舖一度被迫停業,大環境已經改變,像線上直播特賣會的「直播商務」,現在地區型百貨公司也爭相引入。

白羅斯人打國際線、Be Water 的重要推手

面對反政府示威,白羅斯政府選擇斷網近三日。當地人最初難以接收街頭衝突的消息,國營電視台、其他網站及社交媒體,亦甚少出現示威報道。不過,與本港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人們使用加密通訊軟體 Telegram 互通、接收消息相似,設法繞過限制的 Nexta Telegram 頻道,成為發放消息的重要平台。

Gloria Chung:餐廳食評會消失嗎?

可能就是在生死之間,疫症之下,每個人都變成大愛左膠:以往喜歡的餐廳,可能捱不過這次的危機;以往 take it for granted,吃甚麼有甚麼,現在卻連麵粉也難找,更何況要去餐廳食飯,甚至乎批評呢?況且,這次餐飲業的危機應該會持續好一陣子,誰想要當壞人,負責摧毁那岌岌可危的生意呢?

想她懲罰自己?迷戀金與正背後的東方主義

談及北韓,不少人腦海立時浮現的人物,除了金正恩,大概就是其妹金與正;較早前傳出金正恩病危消息,外界更探討金與正能否繼承兄長地位。然而,某些網民似乎更著迷於金與正的個人魅力,甚至視之為性幻想對象。文化記者 Lauren Teixeira 在雜誌「外交政策」撰文指,金與正成為了西方網民的「寵兒」,並解釋人們對東方女性政治人物的異樣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