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共638篇|

方俊傑:帕瑪 —— 流逝的美好

又例如這齣「帕瑪」,你跟他熟不熟?這跟「陳先生」或「黃仔」等名字有甚麼分別?與「月黑高飛」同年的 Forrest Gump,至少會被譯成「阿甘正傳」,不是叫做甚麼「弗雷斯特.甘」。每一次,看到香港曾經很叻很特別很美好的事情,在悄悄消失,也會忍不住一陣難過。

方俊傑:封城之盜 —— 新常態下的尷尬劇情片

如果要用一個詞語形容這齣電影,我會說尷尬。如果想說說新常態對人類帶來的衝突,應該似電影前段,借一對普通人的生活,反映所有人面對的苦況,讓最多的人找到最大的共鳴,從而看看有沒有得到點點安慰;偏偏,到後段,筆鋒急轉,將共鳴感輕鬆踢走。

鄭立:WALL-E 的故事告訴我們,忠實執行職務不等於你沒錯

真理終究是超越法理的,法規背後的道理,比規條的本身更為重要。人類的立法機關之所以不斷運作,不斷修改法規,正因為它們會隨時代轉變而過時,過去對的東西,未必適用於現在。若將法理奉為神聖的規條,只懂得忠實地執行法規而不知變通,在真理面前,只會淪為反派。

Moyashi:數碼龐克與後數碼龐克

終極而言,「數碼龐克」抑或「後數碼龐克」都是概念工具,重要的是如何捕捉時代的變遷,又如何轉化成文字和影像。從美國到日本再回到美國,由先鋒文學到大眾文化,由逆輸入美國的日本九龍城,再到文化懷舊式的重製,數碼龐克一直在不同人手中變化著。

【神奇女俠 1984】沒有大銀幕,英雄電影怎麼辦

在聖誕新年期間,全世界大多數觀眾只能安坐家中,使用串流服務,在電視屏幕上觀賞聖誕檔期大製作,電影創作者認為這實在極為可惜,而且恐怕會令作品收益大大降低。電影「神奇女俠 1984」製片人 Charles Roven 直言,在戲院上映的模式,絕對是超級英雄電影的命脈。

方俊傑:藍調天后 —— 怪你過分自信

可惜,大部分叻人也似 Chadwick Boseman 個角色,不屑跟幫到自己手的大姐打好關係,以為一做就是庸才。真有才華的人還好,但現在看到的,是無論有沒有才華的人都一樣,就算從來未證明過甚麼,從來未有任何貢獻或作品,總之自己覺得自己好勁,一直無運行,只是世界沒有眼光沒有品味,跟自己的能力完全無關。

Moyashi:昆蟲大戰爭 —— 爛片爛如現實

越戰、冷戰、二戰、沖繩美軍基地、環保、人性、還有松竹特製的人情劇橋段,通通塞到短短的 84 分鐘內,造就了一套每分鐘都在超展開的爛片。劇本很想將當時最熱門的社會政治議題放進去,結果就塞得要溢出來。然而仔細想想,這一堆事情真的在 1968 年的世界同時發生著。

方俊傑:消失的情人節 —— 我們與台灣的距離

現在是政府全力配合,為了藝術創作不怕不方便,反而大開綠燈,才成就到一段討到觀眾歡心同時言之有物的佳作。台灣電影像踏著南韓電影的成功方程式,在當權者的遠見和支持下,把商業與藝術平衡得愈來愈好,繼續發展下去,相信總會發展成一門可自給自足的工業,兼且成為代表台灣向外國推銷的形象工程。

鄭立:第一滴血 —— 生存就是勝利?與敵人鬥長命是甚麼回事?

藍波的「鬥長命」,是與敵人一起消耗、一起痛苦、一起忍受不斷惡化的環境,讓對方受不了,而因為藍波比他們更能吃苦、適應惡劣的環境、願意吃狗也不吃的食物,所以才可以炸油站、截電力,攬炒全部人,讓整個環境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