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共602篇|

鄭立:迪士尼公主系列何不考慮「帝女花」?

「帝女花」中,嫁給公主的駙馬是周世顯,王子的角色已存在,本來就是戀愛故事,不用改太多。更重要的,是長平公主被人斬下了一臂。第一個殘障的迪士尼公主!這樣宣傳起來一定很有力,而且還是有色人種,簡直是大躍進。她後來還成為了尼姑,光頭公主配漢奸王子,這又是一個突破。

江皓昕:「天能」 —— 老蘭的不浪漫罪名

故事以迴文的對稱結構作時空對倒也不太難懂,這些理科硬資料其實經過多看一點懸疑片和多讀幾本推理小說的洗禮,或是看完電影之後上 Reddit 找時序詮釋圖,你總能夠明白背後的數理邏輯,因為這些都不是 feel,而是 calculation —— 真正需要 feel 的,真正難懂的,其實是人情。

方俊傑:超能計劃 —— 務實而貼地

超能力熟口熟面,但對付超能力的方法貼地到難以想像:你全身冒火?我開條水喉淋熄佢,真有種午間婦女節目的味道。而且,千年難得一遇地,有超能力的人,竟然不心急也不執著於換上一套制服。像 Joseph Gordon-Levitt,他雖然跟美國隊長一樣,也是著死一件衫,但這件衫,只不過是一件在運動舖也買得到的普通球衣。

夕立:夏帆 —— 逝去青春換來的爆發力

從短篇電視劇「預兆 散步的侵略者」(2017 年)起,夏帆的演技開始流露出相當適合恐怖片或文藝片的無力、憔悴,備受壓抑的氣質,但具有相當自我行動力及瞬間爆發力的角色。換而言之,這與在青春劇中的固定形象不同,講求突出轉變的角色,挑戰夏帆的演技。

新國際線?白色恐怖下的恐怖片

上年公映的電玩改編恐怖電影「返校」,以台灣戒嚴時期為背景,當中的政治訊息在台港兩地掀起不少話題。利用恐怖片提出政治控訴,在外國亦有不少例子,有英國學者就介紹拉丁美洲近年冒起一些恐怖片,公開清算政權的殺人罪行,同時兼顧商業市場的口味,加入拉美特色的超現實驚慄元素,令本土政治議題得以帶出國際。

電影「桂河橋」—— 故事純屬虛構?

電影「桂河橋」講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軍上校 Nicholson 與部隊成為日軍齋藤大佐的戰俘。Nicholson 以奉命但不卑屈的態度,修建連接緬甸及泰國的桂河橋。「桂河橋」囊括最佳電影、導演、男主角、改編劇本等七項奧斯卡獎項,英國電影協會亦將之列為百大英國電影。但據英國國家檔案館本月分享的文件顯示,當年的陸軍部對這部電影充滿疑慮。

鄭立:九品芝麻官 —— 原告變被告,沒有法治只有政治

正義取得勝利,是因為主角得到了比其他角色們更大的權力。沒了。不是因為他有道理,不是因為他找到了甚麼大線索,就是權力大過對方。好人得勝,背後的訊息卻沒有比較理想,勝利只因為幸運地得到權力的眷顧,放在現實,這算是甚麼好結局呢?

方俊傑:愛情人形 —— 歌頌日式職場達人

「愛情人形」更加似一齣歌頌日式職場達人的電影,即是情趣娃娃版本的「字裡人間」。高橋一生飾演大學畢業生,為生計,誤打誤撞下做了情趣娃娃工廠的學徒,本來毫無大志,慢慢繼承先師遺願,以創造出有人類質感的情趣娃娃為心願。也因為擁有日本人精益求精的精神,高橋一生才可以娶到蒼井優。

鄭立:無間道 —— 唔鍾意警隊又唔鍾意黑社會,所以兩樣都加入可行嗎?

這也是為何大部分人最後還是會選擇被體制同化,如果所有同事都跟你貌合神離,每天上班都是地獄,最終還是會寧願跟同伴的想法、說話比較相近。體制之所以同化你,是因為體制並不是死的,他會化為習慣與意識形態,投射到你的工作與生活環境。除非有極強的意志力,否則必然會被同化。

方俊傑:不死軍團 —— 自然而然的平權

平權不需要拍一齣「爆炸性醜聞」出來煞有介事。像「不死軍團」,飾演不死人中最早出生的一個,於是做了領袖、做了主角,是很順理成章,也不用刻意強調為何是女人不是男人,為何是同性戀不是異性戀,為何新加入成員是個黑人不是白人。當所有設定,也不用刻意計算來達成大眾對公平的期望,才是真正的平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