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共462篇|

Moyashi:數碼世界的食文化

香港太興茶餐廳播出新廣告,再想像香港高密度大廈的城市風景,描繪數碼朋克風格的 30 年後香港。主題據講,是未來世界中各種事物都可能是虛假,但惟有太興的味道是「真」。筆者稿費微薄,吃不起太興,對其食物的味道不予置評,本文想討論的只有廣告本身。

鄭立:壯志豪情 —— 香港也有軍教片?去臺灣當兵遇上講廣東話的教官

相信大家都知道臺灣有一個電影品種,叫作軍教片,即是「軍事教育電影」。主要是用來宣傳軍隊,令觀眾增加對軍隊的親切感,甚至是吸引大家去當兵的。香港則沒有兵役,而且連義勇軍團也在 97 年解散了,應該不會有這樣的片種吧?但香港竟然也有軍教片,那就是「壯志豪情」。

「花木蘭」真人版:電影預告捱批,迪士尼疑奉承中國?

迪士尼近日發佈「花木蘭」真人版電影預告片,由中國女演員劉亦菲擔演主角,但人物造型與取景惹來網民非議。香港長大的英國劇作家楊靜安分析,電影似乎刻意抹走動畫版花木蘭的反叛性格,在香港和新疆人權問題甚囂塵上之際,迎合中國維穩的主旋律。

方俊傑:「牛津解密」—— 只憑一份近乎執迷的信念

很多目標,例如完成輯錄 60 幾萬個英文生字的來龍去脈,看似是不可能的任務。想完成,只可以心懷一份近乎執迷的信念。拍成一齣看似沒有甚麼市場價值的電影,如是;在極權統治在無情槍火中爭取應有的權利,一樣。

【專訪】聞天祥:有革命才有新浪潮

近日,香港藝術中心主辦「新浪潮.新海岸:康城導演雙週 50 遇見香港電影」,邀請台灣資深影評人及策展人聞天祥來港分享及開辦工作坊。他直截了當指出:「所謂新浪潮,就是有不滿所以有革命,有革命才有新浪潮。因此不滿甚麼,創造甚麼,這些都是十分重要的。」

鄭立:遊戲人間三百年 —— 人類的痛苦源自失去,直至我們忘掉我們曾擁有過

痛苦是因為我們有記憶,我們知道我們曾擁有過,所以才會痛苦。我在想,如果我是主角,再一次遇到那位神仙,我會要求多一件事,那就是可以封鎖或者忘掉部分的記憶,不過,如果我真的有這樣的能力,我是否捨得忘掉那些曾經的幸福呢?

將康城帶到香港?藉導演雙週 50 支援本地影壇新聲音

康城影展 5 月尾閉幕,在 6 月時份,香港竟然有個「小康城」接力?說的,是由香港藝術中心主辦,6 月 6 日至 23 日的節目「新浪潮.新海岸:康城導演雙週 50 遇見香港電影」。乍聽標題,難免有點摸不著頭腦:香港電影又怎會與康城導演雙週扯上關係?客席策展人、影評人徐匡慈(Clarence Tsui)告訴 *CUP,適逢康城導演雙週單元 50 周年,他不但想將導演雙週首屆的電影帶來香港,更想秉承導演雙週的創新精神,藉此活動支援本地影壇的新聲音。

鄭立:上海灘賭聖 —— 也許我們要學習的對象是大軍

面對自己在輸的事實,他選擇了過另一個人生,與其回到失敗的老路去,何不試試另一個可能性?這正是我們很多人都做不到的,很多時我們明知已走上了錯誤的路,也繼續走下去而不願改變,只因為我們沒有勇氣面對走上另一條路的未知。

Moyashi:我看的不是電影,是氣氛

正如 Guy Debord 在 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中的評論,文化在當代成為一種景觀。文化是一場直觀的體驗,文本是甚麼不再重要,重要是所有人都參加這場祭典。所有朋友都去看 Marvel 電影,與在奧海城一起看 TVB 劇集大結局的活動,在根本上是相同性質。如果要為「劇透」附上罪名,應該是「不合群」。

鄭立:我還記得在六四事件時,無綫在播「宇宙小戰爭」

我是在當時看了無綫播的「大雄的宇宙小戰爭」,是叮噹的大長篇。故事講述一個外星人很迷你的「比利加」星球,被獨裁者動用軍隊奪取了政權,當地民主運動的少年領袖,逃亡來到地球。被叮噹他們發現並收留,在叮噹他們的協助下,回去接觸當地的地下組織。

方俊傑:「殺神 John Wick 3」—— John 無忌

單靠推陳出新的動作設計,不可能無限撐落去。於是,在第 1 集可能為求方便或有型的設定,現在變成需要仔細開發的寶藏。來到第 3 集,武俠化的背景比「倚天屠龍記」更徹底,全程警察隱形,完全沒有官府這回事,一切交由地下秩序自把自為。John Wick 拿著武林聖火令之類的東西,四出發掘救兵力抗神通廣大的高桌會組織;來自五湖四海追捕 John Wick 的殺手,根本似爭奪武林盟主天下第一,為證明自己能力重要過獲取 1 億港元的懸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