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共479篇|

紅眼:「人魚沉睡的家」—— 失魂的軀殻

電影版「人魚沉睡的家」最近總算在香港上映,幾年之後,再認真看一遍這個故事,更為百感交集。人性何物?擁有情感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會輕易將一個生命當成「屍體」,猶如死物踐踏。只有活著但無心、甚至無恥的人,才會對人的生命無動於衷,視而不見,卻轉而對沒有生命之死物投以情感。

鄭立:侏羅紀公園 —— 速龍會趕絕你,所以是你的大敵

暴龍雖然強大但不會迫死你;速龍沒暴龍那麼強大卻會趕絕你,所以暴龍雖然較強,但不是大反派,因為在牠底下你還是有生路。那些會來針對你、找你麻煩,想要將你趕盡殺絕,不留生路的才是危險的敵人。對你來說最危險的並不是最強者,而是對你敵意最強者。

塔利班後,阿富汗電影重新起步

電影不只是娛樂,更是文化骨幹,記載當下時代思想和精神。阿富汗在伊斯蘭遜尼派武裝恐怖組織塔利班掌權的 5 年間,電影被視為荼毒思想的工具而遭肅清。雖塔利班大勢已去,但當地文藝仍處於停滯狀態,一群電影愛好者於是展開了重整電影業的計劃。「華盛頓郵報」特此採訪報道修復電影菲林的工作和多年來堅持的理念。

紅眼:當大雄也在呼喊時代革命時

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這個簡單的道理,連大雄和阿福這些卡通片主角都懂,但偏偏,善於計較利害的成年人仍然假裝懵懂。卡通片的人生啟示,並不深奧,數十年來大概都是這麼顯淺,但日久見人心,最直白的信念,最易被時間抹黑。

方俊傑:「沉默的證人」—— 殮房攬炒,漁人得利

劇情講述 3 名槍手為了消滅罪證,闖入殮房強逼法醫從屍體抽出子彈殻,過程當然多災多難,死傷無數。第一條問題:點解大費周章要陌生的專家為自己劏屍取彈?點解唔整條屍體取走再乾脆燒成灰燼?以前,我會很執著;今日,現實比電影情節更荒誕,看一次警察記者會,再不通的情節,我也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

鄭立:回魂夜 —— 捉鬼用保鮮紙?打鬼用朱古力?

看了這電影後,如果懷疑身邊有鬼,與其花時間疑神疑鬼,不如讓自己的精神變得強健。鬼是除之不盡的,如果你意志堅定,不僅可以不受它影響,甚至可以反過來耍弄它。捉了一隻鬼,可以有另一隻鬼補上,可是有一個鬼影響不到的內心,卻是再多鬼也對付不了的。

方俊傑:「掃毒 2:天地對決」—— 當電影畫面變成日常風景

姊妹作「拆彈專家」搭了一個紅隧景來炸爆,「掃毒 2」也搭了一個中環港鐵站來破壞作為結局高潮;「拆彈專家」有很多情節解極也解不通,「掃毒 2」也接近。跟看到警方出動催淚彈一樣,看第一次很震撼,看多幾次就麻木。反而有興趣想想「掃毒 2」在如此關頭上畫,究竟利多還是弊多?

「美麗新世界」比「1984」更有先見之明?

今年是名著「1984」出版 70 週年,書中的深刻寓意,為現代社會帶來強而有力的警告。小說面世以來從未停止印刷,作者奧威爾從此成為恐懼的代名詞。但在 20 世紀,具先見之明的反烏托邦小說作家,不只他一人。小說「美麗新世界」和電影「電視台風雲」同為具前瞻性的經典,甚至更切合當前的社會和政治狀況。

Moyashi:數碼世界的食文化

香港太興茶餐廳播出新廣告,再想像香港高密度大廈的城市風景,描繪數碼朋克風格的 30 年後香港。主題據講,是未來世界中各種事物都可能是虛假,但惟有太興的味道是「真」。筆者稿費微薄,吃不起太興,對其食物的味道不予置評,本文想討論的只有廣告本身。

鄭立:壯志豪情 —— 香港也有軍教片?去臺灣當兵遇上講廣東話的教官

相信大家都知道臺灣有一個電影品種,叫作軍教片,即是「軍事教育電影」。主要是用來宣傳軍隊,令觀眾增加對軍隊的親切感,甚至是吸引大家去當兵的。香港則沒有兵役,而且連義勇軍團也在 97 年解散了,應該不會有這樣的片種吧?但香港竟然也有軍教片,那就是「壯志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