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

|共191篇|

FB WhatsApp IG 全球死機,暴露社交媒體壟斷惡果

Facebook 及旗下的 WhatsApp 與 Instagram 在香港時間週一深夜全線死機,很多人頓覺與世隔絕,而正值中午時份的北美用戶,則轉到 Twitter 製作 Meme 圖悶中作樂。適逢美國當局近期指控 Facebook 非法壟斷市場,又有吹哨者現身頂證 Facebook 為求收益默許假資訊流通,連串事件迫使人們反省 Facebook 壟斷市場的惡果。

專業「起底」:為企業找出求職者的社交「小號」

儀容端正、履歷漂亮、談吐得體,就連社交媒體的帳戶也「收拾乾淨」,為何仍會求職失敗,未能被心儀公司錄取?若招聘的是日本企業,這可能與你的「小號」有關。「起底」在香港剛成為刑事,日本卻盛行對應徵方「起底」,委託調查公司查找他們隱藏在各大平台的分身,以此作為重要的篩選準則。多位專家質疑,此舉非但侵犯人權,更有可能違法,長遠還會窒礙年青人的言論自由。

鄭立:最近的社交媒體令我想起鐵甲威龍的 ED-209

連人類自己也不見得有足夠智慧,去判斷所有人類社會的事情,去分辨哪些言論有益或有害、哪些會增加仇恨,現在卻直接用人工智能去監控與封禁言論、處理「仇恨」,用機械邏輯去處理人類問題,這怎可能成事?所以它不單沒有解決任何問題,更會製造新的問題,傷害無辜的人,製造額外傷害,就像 ED-209 一樣。

「沉默就是敵人」:尼日利亞人以發帖對抗 Twitter 禁令

看不順眼就封鎖,大概是很多極權者的「施政」方針。尼日利亞總統布哈里疑因自己的帖文被刪,近日一聲令下便封了 Twitter 作為報復,司法部長更揚言會對設法使用者予以檢控。但禁得了平台,禁不住反抗。不少民眾持續發帖抗議,展示拒絕順服於專政之心,即使一字一句或許改變不了甚麼,但他們更加認同一則發帖:「沉默就是敵人。」

日本八百頁磚頭書大賣之謎

人怕出名書怕厚,磚頭似的數百頁「巨」著,光是拿去付錢也嫌手累,加上近年流行電子讀物,若非「聖經」或「哈利波特」,大概只會堆在倉庫。惟日本出版界近來出現異象,多本定價頗貴且重如鈍器的商業類書籍,相繼成為暢銷之作。這波熱潮的背後,或與一眾無聊又無望的上班族有關。

Facebook 與澳洲之戰,將決定傳媒業未來

昨日起 Facebook 屏蔽所有澳洲傳媒製作的內容,反制澳洲政府立法,強制科技巨頭就分享當地傳媒資訊付費,被澳洲政要批評「行徑有如北韓獨裁者」。近年各地都有投訴指,傳媒投資製作內容後,Facebook 和 Google 作為中介平台卻盡得多數廣告收益,今次澳洲立法便試圖保障本地傳媒行業,能否迫使科技巨頭就範,勢必左右各國未來的監管方向。

Clubhouse:衝破土耳其言論的天花板

在遭中國大陸封鎖之前,語音聊天社交應用程式 Clubhouse 為中港台用戶提供了一個罕有的機會,心平氣和地就香港示威、台獨、新疆西藏等議題表達立場及意見,述說彼此的真實經歷,被譽為內地言論自由的綠洲。無獨有偶,Clubhouse 近日亦因為土耳其海峽大學(Boğaziçi University)示威活動,成為當地言論自由的天堂。

GameStop 事件的背後:WallStreetBets 的緣起

在過去一星期,美國遊戲公司 GameStop 股價瘋狂飆升,由兩週前接近 20 美元,一度高見 483 美元,被一些媒體形容成散戶與華爾街大鱷的世紀對抗。富途、Robinhood 等多家券商下「交易禁令」,更有網民指被券商強制出售 GameStop 股票。在事件背後,Reddit 散戶基地 WallStreetBets 扮演重要角色,美國媒體「商業內幕」就回顧了 WallStreetBets 的緣起。

社交媒體下一站:Clubhouse

互聯網在過去三十年迅速普及起來,主宰了市民大眾的溝通模式。隨著時代變遷,科技不斷進步,人們有不同需要,由千禧年代初的 ICQ、MSN,再到 Facebook、WhatsApp,以及近期的 Signal 和 MeWe,互聯網已經催生了一代又一代的社交媒體。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就預測,語音程式或會牽起下一波社交媒體浪潮。

只需兩年,古巴進入「數碼獨裁」時代

今日網絡幾乎無所不包。即使古巴於 2018 年底才引入 3G 流動網絡,當地人的生活及社會運作亦已在短短兩年間徹底改變。假如 1991 年公開的萬維網代表全世界進入網絡時代,2018 年便是另一場屬於古巴的數碼革命。踏進互聯網,幾乎就是條一去不回頭的路,開放流動網絡的古巴共產黨,亦正面對民眾藉網絡組織的抗議活動。

擺脫監控資本主義,讓科技巨頭成為公共事業?

不止香港用家,全球都有即時通訊軟件及社交平台「搬家」的現象。假設大部分人今天成功擺脫某科技巨頭,守住個人私隱、言論自由平台,但如何確認假以時日,下一個受追捧的通訊軟件社交平台,不會長成另一頭壟斷行業、吞食數據,再用數據反芻物餵哺用家的怪物?民主合作組織總監 Thomas M. Hanna 及研究員 Michael Brennan 認為,讓科技巨頭成為接受監管的公共事業,或是解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