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

|共168篇|

俄羅斯「香港化」?

政權要免受「外國勢力」干預?直接立法似乎是所有極權政府的「最佳選擇」。俄羅斯聯邦會議國家杜馬過去數天提出幾項法案,基本要旨是:該國正面臨來自國外的威脅,所以必須迅速採取行動制止。當中大多數建議旨在使俄羅斯與全世界更疏離,並對公民社會及反對派施加更多限制,未來或會進一步針對記者、教師及外國社交媒體網絡。

Fact Check 年代:社交媒體成為真理仲裁者?

在充斥假新聞的年代,事實核查已成為一門蓬勃產業。在選舉前後,社交媒體的核實工作一度掀起爭議,例如 Twitter 及 Facebook 就被指在選舉前限制轉發拜登次子亨特的醜聞;選舉後,Twitter 也以具誤導性為由,遮蔽杜林普多個貼文。有聲音就批評社交媒體的做法,比假新聞本身更危險。

【*CUPodcast】相反意見為何令你暴跳如雷?

小至家人之間的生活習慣,大至全球矚目的政治議題,人際間都無可避免會出現意見相左的時候。這種時刻,有人惱羞成怒,有人卻平心靜氣。能讓人不慍不怒面對相反意見的,是願意聆聽的心。撰寫「你都沒在聽」一書的凱特.墨菲(Kate Murphy),就試圖解釋她建議大眾學習聆聽相反意見的原因。

FB 改版愈改愈差?設計師跟你看得不一樣⋯⋯

9 月,是甚麼時節?自 3 月更新以來不屈不撓、堅守著舊介面的臉書用戶會有感,這是強迫更新的死線。2020 年,我們告別「經典模式」,臉書挾著上一個十年為世界帶來的破壞力與創新力,無論我們討厭還是依賴它,改版像是宣示,未來還要繼續與使用者走下去。

【改不了你那……】每天為 TikTok 祈禱的印度用戶

中印關係自 6 月邊境軍事衝突開始不斷惡化,印度在 6 月下旬以安全威脅為由,禁用中國字節跳動公司(ByteDance)創立的 TikTok,而此前印度是該應用程式的最大市場,下載量超過 6.5 億。禁令一出,當地 TikTok 用戶自言頓成最大輸家,因他們痛失的不只是興趣,還有人際網絡及收入來源。

伍常:The Social Dilemma 的一大警告

換句話說,有些公司賣服務,有些公司賣產品,但社交媒體賣的卻是用戶的個人資料。在這個 Surveillance Capitalism 的時代,「If you are not paying for the product, then you become a product」,就是那麼簡單。(等你還自以為是至高無上的「用家」,實在是笑話。)

白羅斯人打國際線、Be Water 的重要推手

面對反政府示威,白羅斯政府選擇斷網近三日。當地人最初難以接收街頭衝突的消息,國營電視台、其他網站及社交媒體,亦甚少出現示威報道。不過,與本港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人們使用加密通訊軟體 Telegram 互通、接收消息相似,設法繞過限制的 Nexta Telegram 頻道,成為發放消息的重要平台。

【Soul Monday】青少年 Podcast —— 解鈴還需同齡人

真正了解年輕人的,也許只有年輕人。在美國加州安納海姆(Anaheim),有 5 位 16、7 歲的少年主持在 Podcast 節目 Teenager Therapy 中,自由自在地討論精神健康、學校、家庭、友誼及性行為等同齡人煩惱。這個 2 年前在睡房錄製的「柴娃娃」節目,竟迅速引起年輕聽眾共鳴;在病毒大流行下,他們的聲音也令愁困在家的青少年不再孤獨。

Gloria Chung:餐廳食評會消失嗎?

可能就是在生死之間,疫症之下,每個人都變成大愛左膠:以往喜歡的餐廳,可能捱不過這次的危機;以往 take it for granted,吃甚麼有甚麼,現在卻連麵粉也難找,更何況要去餐廳食飯,甚至乎批評呢?況且,這次餐飲業的危機應該會持續好一陣子,誰想要當壞人,負責摧毁那岌岌可危的生意呢?

【*CUPodcast】引發「高潮」的聲音:ASMR 竟是偽科學?

十年前,ASMR 一詞在網絡世界首度出現;十年過去,ASMR 的風潮已經席捲全球,人們紛紛上載耳語、吃飯、摩擦膠袋、擺弄化妝掃具等產生「奇怪」聲音的短片,愛好者則從中獲得無以名狀的快感,風氣之盛甚至引來眾多企業以  ASMR 作營銷手段。有趣的是,ASMR(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自發性知覺高潮反應)看似專業名詞,其實並非臨床用語,而是一名愛好 ASMR 的「打工仔」為了普及而創。